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047 情比金坚

0047 情比金坚

  0048 情比金坚

  回忆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包裹在心灵之外的那层已经变得坚固的壳在一点点破裂,心里很疼,因为这种柔弱被自己藏在一个阴暗的抽屉里不敢示人,已经很久不见阳光……

  王亮觉得自己心里十分难受,像压着一块大石头一样,难受的要死。

  即便是这样,他还是没有停下来,继续噼里啪啦地打着,回忆还在继续,往事不断浮现在他的脑海。

  王亮很清楚,如果他不去讲这段往事,恐怕再没有人会提及更没有人去了解了。

  中华民族从来不缺少英雄。

  英雄,是值得后人永远铭记和缅怀的;英雄,是值得后人永远学习和敬佩的。

  英雄,是永生不死的!

  肉体的死亡算不了什么,灵魂永生不死!精神永生不死!

  就算是心再痛,就算是活活痛死,他也要把孙怀民的故事讲出来!

  王亮一直坐在电脑面前啪啦啪啦地码字,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直到完成创作他才停了下来。

  “呼——终于写完了。”舒展老腰的同时长呼了一口气,一种如释重负的舒畅萦绕在王亮的心头,这种感觉很好,很好。

  “历史的尘埃即将散去,怀民,我与你同在!”

  看了看手表,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晚上七点多。

  苏筱早已回家,但她并没有去打搅王亮。两人相濡以沫携手走过了几十年,互相之间太了解了。

  当看到王亮伏案恸哭的时候,苏筱就知道老伴又在揭自己的伤疤,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王亮的眼泪不是感慨时光匆匆,而是为那些战友,为那些兄弟而流的。

  离别的酒还没有来得及喝,分手的话没有来得及说,你们就这么走了,你们走的时候那么年轻,那么从容,那么淡定......

  老兄弟们,老哥们们,我想你们啊!

  你们还好吗?

  你们在另一边过得怎么样?

  逝者安息,生者坚强,愿天堂没有战争,愿你们在另一个世界幸福安康。

  王亮把《血染长空》的初稿发给了周天,至于后面的完善以及改编成剧本的工作完全可以交给周天手下的那帮编剧们去完成,他们是专业的。

  尽管已经习以为常,但苏筱的心还是提着的,她一直守候在二楼的客厅,仔细听着书房里的动静,毕竟王亮已经不再年轻,毕竟偌大的干休所几乎每个月都会有老人离去。

  见王亮从书房出来,苏筱放下手中的书籍问道:“写完了?一定饿了吧,我去给你把饭菜加热一下。”

  “好。”王亮点了点头,出其不意地将苏筱揽入怀中,在她的耳边低声道:“谢谢,我爱你。”

  到了这个年纪,能得如此一知己,还有什么不能满足的?

  知性、善良、温柔、漂亮......

  王亮觉得苏筱身上有着数不清的闪光点。

  谁说军人没有感情不懂浪漫?

  军人也是人,也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只不过有些时候不善于表达罢了。

  请理解和善待他们。

  “不客气。”苏筱笑了笑,她觉得自己很幸福。

  在当初王亮顶着巨大的压力娶她的时候,苏筱就知道这个男人是值得自己去爱一辈子的。

  苏筱的出身不好,父亲是资本家,姑父是国民党宁波守备区副司令,在战败之后去了台湾,这样的身份同王亮结婚显然是不合适的。

  当王亮的结婚报告递交上去的时候,不出意外地遭到了多方的劝阻。

  授衔仪式马上就要到了,刚从朝鲜战场归来的王亮战功赫赫,肩膀挂上两颗闪亮的将星都不为过。

  而王亮此刻的举动无异于是自毁前途。

  多位首长们找到王亮谈话,反复叮嘱他要考虑清楚,认真斟酌一下,但王亮没有改变决定。

  打从1948年在伦敦邂逅苏筱的那一刻,他就认定了这个女孩将会成为自己的妻子,或许这就是一见钟情吧。

  所有人都不看好这段感情,顶着可能会被撤销党籍开除军籍回乡务农的后果,王亮和苏筱结婚了。

  携手走过了七十个年头,苏筱为王亮生了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如今儿孙满堂,一大家子其乐融融,生活幸福而又美满。

  苏筱清楚,如果当初王亮没有娶自己,或许自己可能会死于那场风波,而王亮,一定会有比今天更好的发展。

  苏筱还记得王亮在二人新婚之夜所讲的那番话:“青春不只是眼前的快活与利益,还有家国与边关,爱情不只有眼前的侠骨与柔情,还有责任与担当,有些事情总要有人去做才行。我选择成为共和国的军人,你选择成为我的妻子。我会用一生一世来守护你。”

  王亮真的做到了,无论别人换了多少个妻子,他始终如一,无论暴风雨来得多么猛烈,他始终为她遮风挡雨。

  一切都是值得的。

  王亮放弃了平步青云,但他得到了一个健康的生活方式,修身养性,方才长寿至今。

  ———————

  翌日。

  家里的座机响了,是从干休所值班室打过来的,讲外面有个自称从京城来的人,是自己的侄子。

  侄子?

  王亮一愣,难不成是周天那小子?

  不应该啊,这犊子干嘛不直接给自己打电话呢?

  摸起手机来一看,丫的,没电自动关机了。

  给手机充上电,一看,不下二十个未接电话,果不其然,是周胖子这个家伙。

  见王亮的电话打了过来,冻得缩成一团的周天激动的差点蹦起来:“喂,我的亲叔啊,您终于接电话了。”

  “手机关机了,你小子过来怎么不早告诉我一声啊。”王亮道。

  这周胖子咋不按常理出牌啊。

  周天:“哎呀,叔啊,您先别说那么多,赶紧跟门口的卫兵同志讲几句,放我进去吧,我在外面都快冻死了。”

  “成,你把电话给战士,我跟他讲。”王亮道。

  周天连忙把手机给了一旁的战士,本来战士还将信将疑,但是听到那熟悉的声音,连忙立正喊首长好。

  干休所就这么大点地方,王亮又是知名人物,但凡是在干休所工作过的战士就没有一个没去王亮家里吃过饭的,能不熟悉吗?

  “是,首长!明白!是!我亲自领这位同志过去,好。首长再见!”接王亮电话的那个战士如同打了鸡血一般,亢奋的很。

  他是打心眼里服这位老首长,打心眼里敬畏。

  因为王亮爱兵如子,因为王亮会友善地同他们每一个人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