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049 马小刚的故事

0049 马小刚的故事

  挡路者同样也是一身西装,不过他的衣服的料子看上去要比孙为民的那一身好的多,还配有丝绸材质的口袋巾,逼格顿时就上去了。

  孙为民怎么不认识对方,是酒店的经理黄有为,这可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黄经理好,我今天是来参加战友会的,好久没有见到那些老战友了,所以才穿得正式了一点。”尽管心里窝火,但孙为民还是僵硬地笑了笑。

  孙为民已经不再年轻了,家庭的责任和生活的重担已经不允许他去意气用事。如果再年轻十岁,他一定会暴揍面前的这个冷嘲热讽的家伙,然后扬长而去。

  但是现在的孙为民没有这个勇气,父亲脑血栓瘫痪在床,母亲因为常年操劳身体也每况愈下,看病都是要花钱的。妻子刚刚又为自己生了第二个孩子,还等着自己赚奶粉和尿布的钱呢。

  虽然当保安队长每个月赚的不多,但也好歹是一份稳定的工作,哪怕是再不如意,他也不想失去这份工作,所以必须要忍辱负重。

  “我知道我知道。你们那群战友早到了好几个,在富贵厅呢。”黄有为怪腔怪调地说道。

  “谢谢黄经理,我这就过去,您先忙。”孙为民实在是不想和这个家伙再聊下去了。

  “对了,孙队长,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这顿饭你们可要悠着点吃啊,咱们酒店的规矩可是概不赊账。我看你的那帮战友们也不像是什么有钱人,比你混得还惨呢,一会儿可别喝得酩酊大醉没人结账,到时候为难的可是我了,你说我......”

  黄有为的话还没有说完,孙为民就把一沓钱扔在了前台的桌子上,“这是五千块钱,就当是押金,我这个月的工资还没有发,如果这些钱不够到时候可以让财务把我的工资扣了。黄经理,我们退伍军人从来不吃白食。”

  说完,孙为民就离开了。

  黄有为的脸色阴沉下来:“妈的,一群臭当兵的得瑟什么,真以为自己大爷了?穷逼非得打肿脸充胖子,不清楚自己个有个几斤几两吗?”

  孙为民自然听到了黄有为在他背后说的这番话,尤其是听到‘臭当兵的’那四个字眼的时候,他的身体在颤抖,手也一直在哆嗦。

  他们真的只是臭当兵的吗?

  无从得知。

  或许是因为已经麻木了,孙为民并没有找黄有为算账,直奔了富贵厅。

  ————————

  没过几分钟,王亮和周天便乘坐出租车到了,两人直接去了富贵厅旁边的牡丹厅。

  在路上的时候周天就给马小刚和玗石页打了电话,告诉二人下楼到包厢先看看菜单。

  牡丹厅。

  不得不承认,海龙大酒店在装饰设计方面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牡丹厅这个名字可不是白来的,推门一入,花团锦簇的牡丹花率先映入人的眼帘,还有阵阵花香。

  当然,包厢里并不是摆满了真的牡丹花,而是一些以牡丹为题材的画作、人造牡丹花等等。

  常有人讲月季芬芳,桂花幽香,栀子花清香,山茶无香,但花色绚丽。牡丹只以花大色艳见长,牡丹不香,愧对天香之谓。

  这是不对的。

  牡丹香有木香味、药香味、水果香味等,香味浓而不烈,是自然界主流香味,同一簇花卉中,牡丹香可能盖过其它香。牡丹之香大气,异于众香,牡丹香味为天香,实至名归。

  王亮凭借着自己这几十年养活的经验可以判断出这屋内的牡丹香是大自然的产物,而非人工合成。

  “叔,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马小刚导演,这位是编剧玗石页。”周天道。

  王亮这才从花香中走了出来,方才真的是被陶醉了。

  作为实力派导演,马小刚是十分擅长观察的,看到王亮那如醉如痴的样子,他可以断定这是位真正懂艺术懂欣赏的退休老干部,而不是那种附庸风雅的俗人。

  “马导,你好,久闻大名,今天很高兴能见到你。”王亮主动伸出手。

  谁知马小刚并没有给王亮这个面子,而是立正,板板整整地敬了一个军礼:“首长好,原京城军区战友文工团美工马小刚向您报道。”

  王王亮一愣,这才记起来这位马导曾经当过兵,便回了一个军礼,然后道:“请稍息。”

  “是!”

  这是军人之间打招呼的方式。

  “小玗,咱们也不是生人了,你写的那篇文章可是把老头子我看得心花怒放,很好!”王亮又看了看玗石页,这是个长得很清秀的年轻人,眼神里写满了刚毅,有点军人气质。

  “老首长您过奖了。”玗石页有些激动,主动上前握手。

  四人坐定,没有点菜,先是一通寒暄。

  军人之间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王亮和马小刚今天是第一次见面,但因为都有着军人的背景,一下子就打开了话匣子。

  马小刚回忆道:“说起我的当兵过程,那还真是挺有意思的。我77年就被京城军区的坦克师选中了,先是在宣传队帮忙。由于当年的征兵工作已经结束,无法办理参军手续。领导对我说:‘你先在这儿干着,回头明年再招的时候给你补进来。’于是,我便借了战士的军装,大摇大摆地在营区里招摇。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是真的当兵了,知底细的人都说我是一名装假兵。”

  “那个年代能够穿上军装是多么光荣的一件事情啊,多少青年心向往之。”王亮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对,78年我被京城军区战友文工团特招入伍,从事美工工作,我这才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军人。但跟其他的战士不一样,我一进文工团就是穿四个口袋的干部服,那时,战士穿两个口袋的士兵服。当时,凡是军区以上级文艺团体和体工队的军人,无论是干部还是战士都着干部服。”

  马小刚的兴致起来了,继续道:“领军装后,我当时的第一感觉是兴奋。第二感觉是风光,那个年代是真正崇尚军人的年代,全国人民学习解放军。这种风光自然就想着急于与家人分享,向外人表露,当天我就向队长请了假专门回家让我妈看了一下。母亲笑得嘴都合不拢,问我:‘这是我儿子吗?’我说:‘不是您儿子,还有谁穿这么神气的衣服给您看呢?’到现在我还是觉得穿再高档的衣服也没有当年穿军装帅气。”

  讲到退伍,马小刚竟然热泪盈眶:“本来你是部队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怎么就把你择出来了,而且没什么商量的,今天通知你走你就走吧。说实话,在感情上接受不了,就像母亲对孩子宣布:我不要你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