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050 重逢的日子总是不期而至

0050 重逢的日子总是不期而至

  王亮连连点头,表示理解,马小刚是被裁掉的那一批军人。

  同为军人王亮能够体会到当时脱掉军装的老兵们的心情。

  “军营成就了你,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你们的离开不是国家抛弃了你们,军队需要现代化,体制编制需要更新,国防支出需要优化,形势需要我们去裁军。军队少了你,中国由此多了一位家喻户晓的大导演,观众们能够在荧屏上看到优秀的作品,汲取到文化的养分,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王亮继续道:“况且军营也赋予你了很大的财富,你可以自由地干自己的美术专业,当年那优越的物质条件和写生环境让你可以潜心修炼;你收获了战友和战友情,战友给予的知识和力量是一生享用不尽的财富。那个年代,军人的自豪感自觉地转化成了责任感,从军队里走出来的人就没有自私自利、冷漠的。”

  一旁的周天和玗石页都在静静地聆听这位老前辈的谆谆教诲,这些东西可都是在其他地方学不来的。

  尤其是周天,感同身受,他也是当年被裁下来的。

  对于王亮的话,他十分认同,是啊,军营教会了他们太多太多的东西,赋予了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财富。

  物质决定意识,意识是物质的反映。意识对物质具有能动作用,正确的意识会促进客观事物的发展,错误的意识会阻碍客观事物的发展。

  军营对于他们的帮助不仅仅是物质上的,更多的是精神意识层面。

  如果没有军旅生涯的磨练,他们或许没有创造出现在的财富的本领。

  “对,您算是说到我的心坎里去了,说得太好了!”马小刚连连竖起了大拇指,他也是个真性情的人,不会趋炎附势,一是一二是二,有什么说什么。

  他感觉自己面前的这位老人非常对自己的脾气,可深交!

  “行了,咱们这是说到哪去了,还是谈谈剧本的事情吧。”王亮见越聊越远,便把话题拉回正轨,电影才是当下的主要任务啊。

  马小刚这才如梦方醒,那桌上的纸巾擦拭了下眼角的泪水,笑道:“对对对,聊剧本。”

  “先点菜吧,咱们边吃边聊,好不好?”周天的肚子不争取,咕噜咕噜叫直叫,毕竟他早上没有吃饭就跑到干休所去了。

  “哈哈哈,行。”看到周胖子的模样,王亮乐得不行,自然是答应的。

  王亮对于饭菜向来都是不挑剔的,让周胖子几人随便看着点,他起身去上个洗手间。

  洗手间的门一推开,迎面就碰到了一个人。

  王亮本能的避让了一下,但对方却楞住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王爷爷?”孙为民犹豫了一下,试探性地问道。

  王亮这才仔细地去看对方,有几分眼熟,大脑迅速回忆着,终于有了印象。

  “你是,你是孙德胜的孙子为民?”王亮十分激动。

  孙德胜是谁?

  王亮的骑兵营营长。

  当年为了保护身负重伤的王亮,孙德胜拼死挥刀砍杀马匪,最终以丢失一条胳膊的代价将马匪打得溃不成军杀出重围......

  可以说他是王亮的救命恩人。

  孙德胜是在96年去世的,他的追悼会王亮参加了,在追悼会上见过孙为民一面,尽管已经时隔二十余年,王亮仍然记着。

  “对,我是为民。”孙为民也很激动,见到王亮,他仿佛见到了阔别已久的爷爷。

  王亮抓住孙为民的手,连连追问,此刻他有一肚子的话要讲,“为民,我记得你当时不是当兵来着吗?现在在干什么?你的父亲呢?他现在怎么样?身体还好吧?”

  王亮无时无刻不牵挂着孙德胜的后人,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两家失去了联系,尽管王亮托人多方打听寻找,但仍旧是杳无音信。

  孙家人如同躲着王亮一样,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王爷爷,后来我就退伍了,现在就在这家酒店当保安队长。我父亲,他,他挺好的。”孙为民如实交代了自己的情况,但谈到父亲,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谎话。

  他没有忘记爷爷临终前的教诲:王亮不欠自己什么,我孙德胜的后人不得麻烦王亮,违者死不入孙家坟!

  孙德胜一直追随着王亮,尽管失去了胳膊,王亮还是把他带在身边,直到抗日战争结束,俩人才各奔向了自己的岗位。

  孙德胜的年纪要比王亮大,但他打心底里服王亮,从王亮那里他学到了很多东西,跟着这位首长打鬼子也打得痛快,两人的感情十分深厚。

  他之所以在临终前给自己的子孙们留下那番话是因为他怕自己的后人去麻烦王亮,让自己的这位老首长做一些违反原则的事情。

  孙德胜一生坦荡,他自然也会这样要求自己的后人。

  可以穷,但不可以没有底线。

  可以穷,但不可以不爱国。

  可以穷,但不可以没有志气。

  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做事。

  所以孙家人一直躲着王亮,哪怕是知道王亮在找他们,也绝不露面,生怕会给老人家添麻烦。

  这次偶然相遇,孙为民本不想相认的,但他还是没有忍不住,只因为内心深处对于爷爷的思念。

  王亮是爷爷的同事,更是兄弟,孙为民在王亮的身上看到了爷爷的影子,这种感觉,很复杂,很难形容,最终他还是没有忍住。

  “为民,爷爷活了九十五岁了,真话假话还是能够分辨得出来的。你父亲到底怎么了?”

  王亮哪里看不出问题,无论是神情还是语气都有问题。

  “父亲他,得了血栓,已经在床上躺了两年了。”孙为民就不是个会撒谎的人,面对王亮的诘问,他还是吐露了实情。

  王亮叹了口气,孙家人三代从军,一心报国。

  三代人都上过战场,为国家流过血做过巨大贡献和牺牲。

  是自己没有照顾好他们呐!

  见王亮的神情忧郁了下来,孙为民连忙转移话题,道:“爷爷,今天是我们那些当年驻守者阴山老战友们的聚会,当年您给我们训过话,刚刚大家还谈到您了呢,都很想您。您过去坐坐吧,他们一定会很高兴的。”

  “十一军三十一师的那帮小子们都在?”

  王亮眼前一亮,者阴山那场战斗打得惨烈啊,都是半大的小伙子,现在应该都已经人过中年了吧?

  是该见见他们。

  ——————————

  PS:孙德胜的战斗情节可见《一代战将》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