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052 寻找了三十年的答案

0052 寻找了三十年的答案

  (幼苗求推荐票)

  “坐下!”

  完成这属于军人的仪式,赵一翔下达的就坐用餐的口令。

  孙为民给为王亮添上了一把椅子和一副餐具。

  赵一翔这才忍不住张嘴问道:“首长,您怎么在这里?”

  王亮笑道:“哈哈,真是巧了,今天跟几个朋友到这边谈点事,就在你们隔壁那一间,上洗手间的时候正好碰上为民。”

  “首长,您还记得我吗?”一名老兵用期待的眼神看着王亮,尽管他觉得老首长不会喊出自己的名字,但他还是忍不住去问,只要首长说还能记得自己,他就满足了。

  “哎呀,首长日理万机,那时候天天打仗,那么多事情需要去处理,怎么会记得你小子呢?你这不是难为老首长吗?”

  “是啊,你小子跟老首长说话过话吗?老首长倒想记得你,关键是有这个机会吗?”

  几个老兵站出来批评提问题的那小子,也是怕老首长尴尬。

  当年王亮只不过是去者阴山那边做战前动员,就待了不到一周的时间,时隔三十余年,物是人非,怎么可能会记得住每一个人,开玩笑!

  经过几个兄弟这么一说,发问的老兵神色有些黯淡。

  是啊,自己就是一名普通的战士,保卫祖国边疆几十万士兵中的一员,只不过是沧海一粟,首长每天那么忙,怎么可能记住自己的名字呢?

  就在失落的情绪在蔓延的时候,王亮的一番话惊住了在座的所有人,只见他微笑着娓娓道来:“当然记得,你是机枪手张小,家是冀省沧市的,我没有说错吧?不仅仅是你,你们在座的每一位我都认识,连长赵一翔,排长孙为民,一班班副刘旺财,四班班长王红革,战士齐保国、丁一、陆伟......”

  就这样,王亮把在场的每一名老兵的名字都叫了出来,而且还一丝不差的指出了每一个人的老家所在地以及当时的职务。

  王亮怎么可能不认识这些战士们呢,就算是把自己的银行卡密码忘了也不能忘记他们啊,因为他们是最可爱的人!因为他们都是自己的兵!

  老兵们一个个不可思议地张开了嘴巴,这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名字叫张小的那名老兵已经趴在桌子哭得抽搐了起来,你想想,那可是一个中年人啊,上过战场的汉子,哭成现在这副样子,那是得多扎心啊!

  首长还记得他,不仅仅是名字,职务和家乡都记得,这就够了。

  哪怕这些年来日子过得再怎么不如意,在此刻,能够被首长记住,还记得如此清楚,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知道的还远不止这些,你们的出生年月日,你们的血型,你们的入伍时间,你们的民族,包括你们的编号我都记得。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们是我的兵,在战场上,你们是我的兄弟,在军营里,你们是我的孩子。你们说一位父亲会连孩子的名字都记不住吗?”王亮道。

  哭了,老兵们都哭了,不是一般的哭,嚎啕大哭。

  当初王亮虽然没有时间去同所有人交流谈话,但他调阅并仔细查看了每一名战士的档案。

  这些战士明天都是要上战场的,他们很有可能就回不来了,王亮不去关心他们谁还能去关心他们?

  “首长,那年我父亲收到的那笔款子是您给汇的?”四班班长王红革站起来问道,他很激动,声音在颤抖。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提了不提了。”王亮摆摆手,云淡风轻。

  “首长,您就是我王红革的再生父母,我给您磕头了,我给您磕头了!”

  咚咚咚......

  没成想王红革噗通就跪在了王亮的面前,连磕响头。

  “红革,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王亮十分意外,他连忙起身搀扶王红革。

  当年他不仅仅给王红革的家里汇过钱,还有其他的战士,都是家里比较困难的。

  王红革从战场上活着走了下来,可是有很多战士都牺牲了。

  王亮从未提及过自己汇钱的事情,他所做的,只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

  “首长,您不知道,当时我娘得了急性阑尾炎,我们家平日里连馒头都吃不上,更别说是做手术的钱了。如果不是您的那笔钱,生我养我的亲娘就没了!我王红革找了整整三十年,终于找到我们家的恩人了!”王红革抓着王亮的胳膊不肯松开,可见他有多么激动。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你们在前线打仗,为国家流血牺牲,我们就有义务照顾好你们的家人。”王亮轻拍王红革的后背,把他安抚下来。

  感动在老兵们的心头升起,今天王亮带给他们太多太多的意外和惊喜了。

  没有被遗忘,一切都是值得的。

  包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了,是经理黄有为,他阴沉着脸,“孙为民,你出来一下!”

  孙为民不好驳了黄有为的面子,便对弟兄们道:“你们先聊,我过去下,一会儿就回来。”

  “怎么了,黄经理,有什么事吗?”孙为民有些茫然,不过他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黄有为没好气地说道:“什么事?你说什么事?你还有脸问我?你们在包间里又是摔瓶子又是唱歌的,你们想干什么啊?都有人投诉到我这里来了。一群穷当兵的,谁给你们的自信啊。”

  孙为民喝了点酒,已经起作用了,加上刚才被一碗碗鸡汤搞得热血沸腾,现在听到有人竟然敢侮辱军人,登时就怒了,直接撕住了黄有为的领子,质问道:“你他娘的说谁是穷当兵的?有种的再说一遍!”

  “孙为民,你胆子大了是吧?你给我把手松开!”黄有为没想到平日里一向老实憨厚的孙为民会有这种勇气,有些惊慌。

  这劲道也太大了,勒得自己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松开就松开!”孙为民撒手的同时用力一推,黄有为顺着惯性狠狠地撞了墙一下,顿时感觉就不太好了。

  “没别的事我回去了。”孙为民懒得搭理这个混蛋,径直回到了包厢。

  黄有为自知战斗力不行,没有继续发难,小人报仇十年不晚。

  他揉了揉自己的腰,扶着墙往回走,嘴里还不忘骂着:“娘的,一个臭当兵的你嘚瑟什么,给老子等着,老子不收拾了你就不姓黄!哎呦,我的腰啊。”

  本来冲突是完全可以避免的,起码是现在,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