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071 你剽窃我们的学术成果!

0071 你剽窃我们的学术成果!

  0071 你剽窃我们的学术成果!

  一听到冉泰兴报出的题目,王卫民和魏乾坤顿时就不淡定了。

  尤其是魏乾坤,狗血的剧情再次上演,跟三十年前一模一样。

  他怎能淡定?

  怒火攻心的魏乾坤抓起手头的矿泉水就扔向讲台的同时骂道:“冉泰兴,你特么的给我滚下来!”

  不过他的准头不行,即便冉泰兴不躲闪也没能击中。

  郑天禄早就预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作为协会会长,他正气凛然地站起来主持公道,“魏乾坤,你想要干什么?这里是学术会议,不是菜市场!你们两人之间有什么个人恩怨私下里去解决,都是高校教师,还张口骂骂咧咧,大打出手,这像什么样子?教师的职业道德不用我来教你们了吧?”

  这次魏乾坤说什么也不能让冉泰兴这个小人再得逞了,他辩解:“郑会长,证明vinogradov均值定理的十五种方法是我们京城大学的学术成果,冉泰兴他剽窃我们!”

  哄~

  “剽窃学术成果?不会吧?”

  “真的假的?”

  “真没想到啊,老冉竟然会干出这种事情来,他可是数学协会的副会长啊。”

  “你忘了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当年的那场风波可是闹得满城风雨啊,到现在还没有定论呢。”

  魏乾坤的话一出,整个会场哄的一下子炸了,陷入到了激烈的讨论之中。

  但凡是与会的学者都是有点成就和资历的,年龄普遍在四五十岁左右,对于当年冉泰兴和魏乾坤的恩怨也都略有耳闻,尽管没有证据指明冉泰兴在二十多年前剽窃了魏乾坤的论文,但明眼人心里都很清楚事情的真相。

  近年来魏乾坤在学术上捷报频传,各大核心期刊上都有他的高水平学术论文发表,成绩显著。

  不仅仅是基础数学领域,在心理学和物理学等方面也小有成就。

  冉泰兴就惨了,除了当年那篇轰动一时的硕士论文,他实在是再拿不出什么能看的过眼的学术成果了。

  虽然发表过几篇论文,但质量不敢恭维,某宝千字100的水平,当然那些都是为了评职称用的。

  事实摆在那里,啪啪啪打脸,一切尽在不言中。

  郑天禄见场面有些失控,干咳了两声,并道:“小魏,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啊。你说冉副会长剽窃你们京城大学的学术成果,有什么证据吗?”

  “证明vinogradov均值定理的方法是我们京城大学王卫民教授和他父亲的共同研究成果!我们在这次学术会上要汇报的就是这个主题!”魏乾坤义愤填膺,他真是恨不得冲上讲台去杀了冉泰兴这个王八蛋。

  被延期毕业的那一年,他生不如死。

  魏乾坤考虑过通过自杀来警醒周边人,证明自己的清白,但一想到体弱多病的父母,他放弃了。

  他不能死,他必须要忍辱负重地活下来,只有活下来才能战斗,才能复仇。

  同样的一幕再次出现,他岂能淡定?

  郑天禄早就做好了十足的准备,反驳道:“这并不构成证据啊,有规定讲只允许京城大学可以研究vinogradov均值定理的证明吗?难道我们其他的高校就不能就这个学术问题展开研究吗?还是你们京城大学有这个特权?”

  不得不承认郑天禄这波节奏带的好,京城大学顿时便成为群起而攻之的对象。

  齐鲁大学代表:“对啊,早就看不惯你们京城大学了,怎么那么霸道呢?科研经费紧着你们用不说,到最后还打压我们这些扑街。”

  福旦大学代表:“就是,还不兴人家水木大学研究vinogradov均值定理,你们是要学法西斯,像希特勒一样搞独裁吗?”

  南凯大学代表:“学术向来都是自由民主的,不允许有所谓的特权阶级,不能因为研究课题方向相同就断言是剽窃,这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双非大学代表们:“无语。”

  王亮蹙眉,魏乾坤这小子到底是嫩啊。

  人家明显就是早有准备,设计好了圈套等着你往里面钻。

  在进入会场之前王亮扫了一眼与会人员的介绍,那个郑天禄是水木大学的教授,那肯定是和冉泰兴穿一条裤子啊。

  想让姓郑的帮你主持公道,天真了。

  评估组老专家:“大家先都冷静一下,先让冉教授把水木大学的vinogradov均值定理证明方法给咱们介绍一下,然后再由京城大学的代表介绍一下他们的证明方法。比较一下,万一是两家同时研究出来的呢?如果出现雷同,那咱们再去讨论是谁剽窃谁的事情。好不好?”

  齐鲁大学代表:“同意!”

  福旦大学代表:“没问题。”

  南凯大学代表:“中。”

  双非大学代表们:“行吧。”

  评估组专家见魏乾坤还站在那里,不由得问道:“魏教授呢?你什么意见?”

  “他也同意,没毛病!”王亮一把将魏乾坤拽回了座位上,装逼打脸的套路不是这么用的。

  “爸!冉泰兴这混蛋一定是偷了咱们的证明方法。咱们十五种,他们也十五种,这绝对不是巧合。”王卫民也怒了。

  学术圈里面最忌讳的事情是什么?

  那就是剽窃。

  人家没日没夜、呕心沥血、绞尽脑汁研究出来的成果就这样被狗叼走了,谁能忍得了。

  “对,叔,我最清楚冉泰兴是个什么样的畜生了,猪狗不如!”魏乾坤对王亮老叔将自己拉回座位的举动很是不高兴,现在不争一会儿等冉泰兴讲完就连哭的地方都没有了。

  王亮恨铁不成钢地指了指二人:“你们两个啊,太嫩了。那个会长郑天禄是水木大学的教授,他还能向着你们?再看看各大高校的代表们和那些评估组的专家,这明显就是早串通好了的。不是我说你们,你们京城大学平日里太张扬了,树敌太多,现在知道了吧?什么叫墙倒众人推。”

  魏乾坤:“......”

  王卫民:“......”

  两人竟无言以对,这老头到底是敌军还是友军。

  “爸,那咱们怎么办?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学术成果被人家盗走了?”

  王卫民觉得老爸也不是那种能忍的人啊,这次为什么如此淡定?

  王亮眉毛一挑,问道:“你把vinogradov均值定理的证明方法发表到学术期刊上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