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075 我真不是装逼

0075 我真不是装逼

  16.射影空间代数簇的算术性……

  17……

  18......

  ……

  28……

  只见王亮奋笔疾书,从第1条写到第28条。

  就这样,二十八条崭新的Vinogradov均值定理的证明方法诞生了。

  每一条证明的思路和方法都是另辟蹊径,新颖奇特。

  外人看不出什么门道,但行家里手看了之后均忍不住拍案叫绝。

  学者们一个个捶胸顿足,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放在平时,他们根本就不会往这些方面联系,因为这毫无关联。

  而王亮,恰恰就在这无关联的背景下生生建立出了让人无可挑剔的联系。

  最终完成了证明!

  郑天禄和冉泰兴两人的脸已经被打肿,他们虽然没有什么真本事,但最基本的验证能力还是有的。

  完成快速验证的学者长吐了一口气:“呼——除了第27条有点问题,其余的全部都成立!!”

  其他学者们开始议论纷纷。

  “已经可以了!二十七种全新的证明方法,这简直就是天下一绝啊!牛掰!牛掰!外国人估计要吓尿了!”

  “老先生才是当今中国数学的希望!是当今数学界最璀璨耀眼的巨星!”

  “厉害,太厉害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谁能给我一巴掌,这到底是不是在做梦?!在我有生之年竟然能够看到这一幕,激动!”

  “加上之前的十五条,一共是四十二条,太不可思议了,证明方法恐怕是已经穷尽了吧~”

  “看那简单粗暴但又不失规范的证明风格,之前的那十五条应该也是出自老先生之手,冉泰兴和郑天禄是剽窃!”

  王亮扔掉粉笔头,摆摆手。

  十分严肃地就学者们的质疑展开了解答。

  “刚刚哪个孙子说第二十七条有问题的?你用拖拉夫斯基公式去验证试试!”

  “怎么可能穷尽呢?在老子的脑子里至少还有一百条证明方法。只不过年纪大,身体不行了,写不动了。你们凑合着看看这些吧,不懂的别问我。”

  “娘的,这么一道初中水平的证明题还跟老子叫板上了,还剽窃,能不能要点脸了?非得逼老子露一手。以后这么简单的题别来烦我!”

  学者专家们听了直接吐血!

  你妹的,还有一百多条!

  这明明是世纪性数学难题好吗?!

  到了您这里竟然成了一道初中水平的证明题!

  装逼!

  太装逼了!

  老兵不死,不仅仅会砥砺前行,更会装逼打脸!

  负责验算的专家:“错了!我错了!第二十七条是成立的!我用了祖师爷给的拖拉夫斯基公式去证明,结果对上了!”

  众人:“……”

  王亮云淡风轻,他这真不是装逼,涉猎广有涉猎广的好处,只要你有了一定的积累,思路就打开了,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王亮的每一天都没有白活,他一直在学习,一直在充电,脑子里已经装下了成千上万本书籍,形成了一个偌大的图书馆。

  当需要的时候,不需要刻意提取,知识便源源不断地涌现出来。

  根本就拦不住,绝非装逼,真的!

  王亮不忘叮嘱儿子道:“对了,三子,给老子整理一下发学术期刊!这次可别再被人家给剽了~”

  明显是话里有话,讲给冉泰兴和郑天禄这俩货听的。

  “好咧!爸,我现在就整理论文。”此刻王卫民的心情是无法形容的。

  他万万没有想到老爸又搞出了这么多证明方法,到底是老司机啊!

  爽,爽爆了!

  啪啪啪——

  看看脸已经被打肿的冉郑二人,再看看那些一脸崇拜望着自己老爸的学者们,王卫民突然感觉扬眉吐气了一番。

  魏乾坤已经哭了,他奶奶的,正义总算是战胜邪恶了。

  舒畅,真舒畅!

  继而王亮话锋一转,看着郑天禄道:“郑会长啊,咱们再来接着说说电脑的事情吧。”

  “电脑?电脑怎么了?”郑天禄提心吊胆,他的心态已经崩掉了。

  王亮颇带玩味地说道:“不要质疑你的‘吸血虫’病毒,它很好用,刚刚那些证明方法都是我现编现想的,并没有输入到卫民的电脑里面,所以你只剽到了十五种证明方法。”

  现编现想?!

  学者们已经不想同王亮说话并向他扔了一坨屎。

  “什么‘吸血虫’病毒?我什么都不知道?”郑天禄大惊,王亮竟然连病毒的名字都知道了?!

  好慌啊——

  现在的王亮可算是有地位了,一呼百应,学者们如同小迷弟一般跟节奏。

  “祖师爷,刚刚您一直在强调电脑,怎么?电脑有什么问题吗?”

  “该不会是郑老狗在里面被安装了什么病毒吧?”

  “不可能啊,我天天用金子毒霸查杀木马病毒,没发现什么问题啊。”

  王亮点点头:“不错,郑天禄在给你们购买的每一台电脑里面都安装了病毒,一种名字叫吸血虫的病毒。是倭国人发明的,很猥琐,一般杀毒软件根本查杀不出来。你们的研究成果毫无隐私可言,各位可以仔细地回想一下,自从装备了这台电脑之后,你们的学术成果有没有被剽窃过?”

  南凯大学与会代表:“靠,还真有过,好几次我的论文码好了,然后投给期刊都会被拒,他们每次回复的原因都是重复率太高!麻蛋,那都是我一个字一个字地打出来的,怎么可能重复!”

  福旦大学与会代表:“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我老婆是研究契丹文字的,有一次她在我的电脑上完成论文。后来往期刊上发的时候也是因为查重的问题被拒了。哔了狗了,全国研究契丹文字的学者用掰手指头的方法都能数得过来,我托关系调查了一下,有人竟然公开在网上贩卖学术论文!那里面就有我老婆写的那篇!”

  齐鲁大学与会代表:“我......”

  评估组老专家也忍不了了,站起来指着郑天禄的鼻子道:“麻蛋,郑天禄,真是你这小子搞的鬼?我说我的那些视频和照片是怎么流传出去的,你小子竟然不给老子打码就挂到网上去了!老头子我跟你拼了!”

  双非大学代表:“老专家,能弱弱地问下是什么视频吗?”

  大学代表们:“靠!都什么时候还八卦这个!抓重点!干他妹的!”

  手无缚鸡之力的学者们在此刻愤怒了。

  如同农民伯伯辛辛苦苦耕耘了一年,到最后却颗粒无收。

  对,就是这种愤怒。

  也不知道是谁先出的手,放倒了冉郑二人,然后便是一通拳打脚踢似的暴揍。

  怎么能打人呢?!

  代表正义的王亮扒拉开学者们,来到人群中间喊道:“哎,哎,你们一个个的别打人啊,有什么问题交给公安机关去解决,千万别动手打人啊!打人是犯法的!”

  当然,说这话的同时王亮不忘对着冉郑二人的屁股狠狠地踹了几脚。

  就是看不惯你们这些狗日的!

  .......

  不知道是谁报的警,警察叔叔来了。

  郑天禄和冉泰兴被带走接受调查,他们两个涉及的已经不是简单的学术论文剽窃了。

  倭国人的病毒,安装在我大中华学者的电脑上,窃取机密信息,完全构成间谍罪。

  至于那位评估组的老专家,他有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