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076 家是温暖的代名词

0076 家是温暖的代名词

  下午,会议结束之后魏乾坤婉拒了王亮的邀请,表示自己要去见一位老朋友,王卫民则跟着老爹回了干休所的家。

  “爸,您这个脑子到底是什么材料做的?今天真的是太给力了!看看给那些家伙们吓的,真爽。乾坤也总算是报仇雪恨了,看得出来,他很开心。”

  一向沉稳的王卫民难掩内心的激动,都到家门口了还没有忘记刚才的那一茬事情。

  跟着老爹玩整个人都年轻了不少。

  王亮语重心长地说道:“只要肯埋头苦干,你小子也能跟我一样。你们这一代人太浮躁了,动不动就爱装逼,这是不对的。”

  “诶,爸,我记下了。”

  王卫民对于老爹后半部分的话实在是不敢苟同,说起装逼,刚刚就数您装得最凶,最清新脱俗了。

  当然,这话他是不敢当着老爹的面去说的,除非是活腻歪了。

  120急救医生给郑天禄和冉泰兴两人验伤的时所说的话还在王卫民的耳畔边回绕:“尾巴骨严重错位,先固定骶部,马上复位!”

  还有那画面,一名戴着消毒手套的医生将手食指伸入***,拇指抵在骨折部,当食指摸清向前移位的远端段时,用力向后推顶,冉郑两人鬼哭狼嚎了好一会儿才得以完成复位的。

  王卫民不寒而栗,浑身直打哆嗦。

  他看的很清楚,那两脚是自家老爹踹的!

  稳!准!狠!

  一人一脚,正中尾巴骨,老爹绝对是故意的!

  王卫民暗暗庆幸,多亏老爹平日里揍自己的时候没下狠手啊,不然活不到今天呐。

  见儿子怵在那里一阵哭一阵笑的,王亮顿时觉得自己这个孩子可能真的是在智力上有些问题:“你小子在那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你妈都想死你了,还不快进去!是不是欠踹?!”

  “不不不!”

  听到‘踹’字,王卫民吓了一条,连连摇头摆手,便绝尘而去。

  王亮:“神经!”

  这就是父子的日常。

  ————————

  虽然隔几天就通一个电话,但哪有面对面来的真实。

  做母亲的能不想自己的儿子吗?

  毕竟是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母子一见面便有说不完的话题,直接把王亮这个爹晾在了一边。

  王亮也习惯了,自己家的教育模式是虎爸猫妈,这就意味着几个孩子同妈妈的关系特别好,几乎可以做得到无话不说。

  其实王亮的要求也并不怎么严厉,他从来不在学习上对孩子们做一些高要求,更注重的是品格和能力方面的培养。

  事实证明这种教育方式是合格的,几个孩子的事业虽不算惊天动地,但都是踏踏实实地为国家和社会做贡献,三观正,交心的朋友也多,日子过得美满幸福,这就足够了。

  “成,你们娘俩聊,我给你们准备晚饭去。”王亮苦笑着奔入了厨房。

  打开冰箱看了看,刚好有肘子,做喽!

  算是犒赏三子那一拳。

  谁说军人不会过日子没有情调的?

  王亮必须得站出来啪啪啪打脸。

  从择菜、洗菜到切菜、配菜,他这个老兵均是轻车熟路。

  家里买菜的事情是由王亮和苏筱轮流负责的,每周采购一次。

  一周开始的两天集中吃菠菜、空心菜啊这种不耐储的绿叶菜,中间两天吃大白菜、卷心菜、芹菜、西兰花这些耐储的绿叶菜,剩下三天则吃更耐放的洋葱、胡萝卜、南瓜、茄子等等。

  老年人的生活虽然单调,但从来不无趣。

  洗菜不麻烦,但是泡去农药需要等待时间。

  王亮便先处理比较耗时的肘子。

  备好葱姜,花椒,大料,香叶,干辣椒,冰糖,丁香,肉桂,豆蔻等一众调料。

  肘子用水浸泡洗干净,把残留的猪毛拔干净,然后入凉水焯水,打去浮沫,捞出洗净。

  王亮非常的动作十分娴熟,这是他的最拿手的菜了。

  当年自己的分区搞猪养殖的时候没少烧这道菜来犒劳战士们,那一个个的吃相,可别提了。

  拿窝窝头沾芡汁,此味只应天上有!

  对,就是这种感觉。

  两口锅。

  一口放水葱姜等所有的香料,老抽,生抽,煮开。

  另一口则放少许油,倒入冰糖,小火翻炒。

  到颜色变成红色,起大泡冒烟,离火,糖色便炒好了。

  将糖色倒入锅中,再放入肘子,水没过肘子。

  放料酒。大火烧开之后转小火,炖制。

  剩下的就交给时间了。

  肉香扑鼻,王亮开始处理其他的菜品。

  化冻后的三文鱼抹上盐,橄榄油,胡椒,包上锡箔纸,烤箱一塞,OK。

  噼里啪啦一通操作猛如虎,终于,在七点之前王亮整出了四菜一汤。

  酱肘子、锡纸烤三文鱼、青椒洋葱、糖酥卷心菜外加玉米胡萝卜汤。

  “开饭了!”王亮边上菜边招呼。

  娘的,穿着个围裙咋有种地主家长工的感觉呢?

  “哇塞,爸,终于能吃上您做的酱肘子了!”

  看到酱肘子,王卫民的眼睛都要冒星星了。

  “吃吧吃吧,都是你的。”王亮哭笑不得,这小子说的好像自己没吃过一样。

  “真的?”王卫民难以置信,幸福来得太突然。

  “我和你爸最近在调节饮食,卫民,这都是你的。”王卫民的样子弄得苏筱这个当妈的忍俊不禁。

  吃着这软糯可口,皮肥而不腻,入口即化的酱肘子,本应该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不知为何,王卫民发觉自己的眼角竟然噙着泪水。

  七十年代、八十年代、九十年代,记忆疯狂地涌入自己的脑海。

  从牙牙学语、蹒跚学步的幼年时代到懵懵懂懂的青葱少年,从毛头小伙子到今天已为人父。

  一路风雨,一路歌,有幸福,有遗憾,也有失落,父母一直在,家也一直在。

  家,很美好,很温馨。

  王卫民真希望父母能够长命百岁,真希望这种温馨不要永远永远都不会结束。

  吃着肘子,五味杂陈,百感交集。

  或许只有到了他这个岁数才能想这么多吧。

  只要爸爸妈妈在,哪里都是家!

  王卫民:“爸妈,我爱你!”

  ————————————

  PS:我的家,如果让我用语言来形容,突然发现无从下笔。倒也不是没东西好写,只是想写的太多太多,无处落笔。

  想父母亲人了吗?想家了吗?

  发个信息问候或打个电话唠唠吧,父母一定会很开心,因为他们无时无刻不牵挂着在外的你。

  和平年代的人是幸福的,珍惜当下。

  【子欲养而亲不待】请永远永远别让这句话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写着写着就有了感慨,我想爷爷了,但他已经不在......

  好了,不说了,要落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