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078 手撕玻璃,心心念念救人

0078 手撕玻璃,心心念念救人

  0078 手撕玻璃,心心念念救人

  肖四成是著名媒体人,他在现场,也参与到了救援之中。

  听两个青年对见义勇为者出言不逊,他十分愤慨,站出来批评道:“我说你们两个够了,别光在这站着说话不腰疼,有本事你们就上!you —,哔哔!”

  光说不练假把式。

  这个年头会说的人不少,真能干事的人却不多。

  肖四成对王亮佩服不已,这才是真正的英雄!

  话糙理不糙,再加上肖四成膀大腰粗,两个青年自知不行,均是哑口无言,静静地望着施救的王亮。

  看看王亮这边,他自认为自己的拳头练得已经够硬了,但砸了两次之后发现前挡风玻璃更坚硬!

  并没有出现丝毫破碎的迹象。

  你妹,现在这汽车质量真是杠杠的啊。

  有点小尴尬。

  王亮:“算你硬!”

  气不过的王亮左右看了看,发现道路边有大石块,便跑去搬过来继续敲打玻璃。

  还是石头硬啊,不一会儿的功夫挡风玻璃便被砸出了一个破洞。

  这时已经可以清晰地听见两名被困男子的呼救的声音。

  听伤员的声音如此有力,王亮便知道这俩人一定没有受重伤,大小伙子连这点疼都忍不了?

  那多半是废了。

  喊得如此让人烦躁,王亮不由得吼道:“都别他娘的嚎了!老子这不是正在救你们呢吗?!都给老子安静点!”

  霎时间,两个伤员便被王亮的气势给镇住了。

  换句话说,霸气侧漏的王亮让俩人有了一种强烈的安全感,之前的绝望和恐慌均是一扫而空。

  军人,哪里需要他们便出现在哪里,他们的出现让群众们有了依靠,变得无所畏惧。

  他们是共和国的第一道防线和最后一道防线。

  同王亮判断的差不多,俩人都只是受了些皮外伤,之所以发出这种凄惨而又响亮的哀嚎声完全是因为恐惧。

  见石块已经起不了什么作用了,王亮干脆将其扔掉,还是手好用。

  不是手撕鬼子,而是用手去把玻璃上的小洞撕成一个大口子!

  王亮完全有这个手劲。

  但玻璃碴子也不是好惹的。

  在撕扯的过程中双手不免被扎破,鲜红的血从王亮的手背上渗了出来。

  “流血了!”

  “别撕了啊,玻璃碴都扎到手里去了!”

  “我看着都疼!”

  血滴在地上,滴在挡风玻璃的碎片上,更滴在围观群众们的心里!

  那两个嬉笑的青年的脸变得严峻起来,他俩目不转睛地看着王亮,眉头紧锁,一脸紧张,那双流血的手触动到了他们。

  不仅仅是他们两个,在场的所有群众都在为王亮捏着一把汗,为王亮揪心。

  十指连心,谁痛谁知道,可就在这危急的关头,皮肉疼痛又算得上什么?

  王亮没有停下,手撕挡风玻璃不是为了耍酷,他只想着伤者可以早一步脱离危险。

  终于,终于。

  挡风玻璃被撕破了!

  王亮觉得自己的体力有些不支:“快,来几个壮实点的帮我把人弄出来!”

  肖四成连忙上前:“来了!”

  在几个壮汉的帮助之下两名伤者被从车里面抬了出来。

  为了避免现场发生二次事故造成人员伤亡,王亮用自己正在滴血的手关闭了事故车辆的发动机,并将车钥匙给拔了下来。

  这时,救护车和医护人员也赶到了事故现场,王亮张罗着救援群众一起伸出援手,在医护人员的指导下把伤者转移到救护车上。

  王亮一边救人一边招呼围观群众远离事故车辆、抓紧撤离现场。

  救护车开走了,王亮和王卫民也不动声色地回到了自家车上。

  没有什么好声张的,举手之劳而已。

  岁月静好,背后必定有人负重前行。

  作为一名共和国的老兵,王亮就是负重前行当中的一个。

  车上。

  王卫民见老爹的手还在不停地流血,吓坏了,连忙道:“爸,您一定得撑住啊,我这就送您去医院!”

  “撑你个头!”王亮白了咋咋呼呼的儿子一眼,随后十分淡定地从手套箱里拿出卫生纸擦了擦手上的血,这才认真查看了下伤口的深度。

  继而道:“没事,你老子暂时还死不了,去什么医院?听我命令,目标军港,全速前进。耽误了送我孙子,老子揍死你个瘪犊子!连这点血都见不得,以后出去别说是我儿子!老子没你这么个怂货儿子!”

  以前打仗的时候被小鬼子的子弹给打中了都能挺下来,这点皮外伤算个球啊。

  这个王卫民,三天不骂上房揭瓦。

  或许这就是爷俩的打开的正确方式吧。

  军人父亲,总是会暴躁一些。

  “是!”

  王卫民知道自己又多嘴了,老爹又不是孩子,也不是那种逞强的人。

  想想应该没事,还是先往军港方向赶,到了那边也能处理伤口。

  启动,挂挡,踩油门,跑路。

  “哎,别走啊!”肖四成刚靠近车子,想要问问王亮的尊姓大名,好回去写上一篇报道,没承想车子疾驰而去。

  “海B12345,跑不了你!”肖四成暗暗记下车牌号。

  ————————

  军港,寒气咄咄逼人。

  由北海舰队导弹护卫舰盐城舰、潍城舰、综合补给舰太湖舰以及舰载直升机组成的编队整齐停泊在岸边。

  原本冷清的军港在今天显得格外热闹了起来,汇聚了很多人,他们当中有父母、妻子、丈夫、孩子。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那便是军属!

  光荣的军属!

  潍城舰的甲板上。

  王亮来回走动着,检查着舰上的武器装备,有些日子没有上来瞅瞅了,倒也新鲜。

  值更的战士不时投来异样的目光,眼神中充满了狂热和敬畏。

  在海城,当海军的,几乎没有不知道王亮这个名字的。

  共和国的功勋老兵,具有极富传奇性的一生,无数军人的偶像。

  一名军官小跑过来,道:“老首长,再过一个小时咱们的编队就出发了,去给这些孩子们讲两句吧。”

  王亮慈爱地打量着在一旁忙碌着的孙子王源,笑着回应军官道:“我今天的身份是军属,是来送孩子的,你让我讲啥子?”

  看王源那小子在那边忙来忙去,完全没有要搭理自己的样子王亮不由得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