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087 属于军人的迷彩不应被污秽附着

0087 属于军人的迷彩不应被污秽附着

  不等阮大壮有所表达,王亮就甩出去了两个字:“滚蛋!”

  “成,好,好,好!这梁子咱们算是结下了!我要让你们在竖店寸步难行!”

  阮大壮捂着火辣辣的脸,他何尝不想反击,讨要回这充满耻辱的一巴掌,但当他看到高大硕壮的孙为民朝这边走过来的时候,他选择了隐忍。

  在战场上杀戮过的军人,身上总会有一股强大的气息,压迫得人喘不动气。

  归根结底阮大壮还是被孙为民手中的拿把道具大刀给吓着了。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一直想着要息事宁人的马小刚知道自己没有去挽留阮大壮亦或是规劝老首长的必要了。

  马小刚觉得自己找到了曾经丢失的一些东西在慢慢地回来。

  原则、尊严、道德、正义......

  老首长的那一巴掌不仅仅打在了阮大壮的脸上,更打在了他的脸上,一个脱了军装褪了色的军人脸上。

  娱乐圈是一个大染缸这一点不假,但有一种颜色永远不应该被污秽所附着,那便是迷彩!

  属于共和国军人的迷彩。

  王亮看着若有所思的马小刚,问道:“小刚,你觉得我刚刚那么做对吗?”

  这次马小刚没有犹豫没有迟疑,坚定的回应道:“对!老首长,我明白了!”

  王亮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算这小子还没有到那种无药可救的地步,自己打的这一巴掌也值了。

  哎呦,就是这他娘的刚结痂的手有些疼。

  你妹,裂口子了!

  就这样。

  原定饰演孙天乐的柯梦彤回到了剧组,王亮亲自给她出题来试戏。

  果然,这孩子一点都没夸张,对于孙怀民妹妹孙天乐的这个角色,她是下了一番功夫去钻研的。

  理解人物是体现人物的前提,体现人物是理解人物的结果。

  剧本只能起辅助功能,好演员会在剧本的基础上对人物进行深刻的理解,又称再加工。

  演员的表演不仅仅是要把台词对完,在每一个细微的动作上,都要把人物描摹得淋漓尽致。

  一颦一笑一回眸,都要饱含感情的。

  再就是人物本身的性格方面。

  只有感悟到人物的内心世界,才能更好地塑造出塑造出完美,鲜活的人物形象。

  妹妹孙天乐的戏份不多,但在整部影片中的地位却举重若轻。

  孙怀民是军人不假,但他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

  用现代的话来讲,他还是个妹控,兄妹情深。

  王亮至今仍然记得这对兄妹嬉戏打闹时的那一幅幅画面,恍如昨日,可惜他们都不在了,相隔两世。

  自从哥哥孙怀民走了之后,孙天乐终日难见笑容,为了铭记哥哥,故改名为孙难......

  王亮能从柯梦彤的表演中看到自己记忆中的孙天乐(孙难)的影子,能让自己落泪,很真实,这个角色非她莫属!

  ————————

  电影开拍了,来自阮大壮的报复也来了,一系列麻烦接踵而至。

  头一个麻烦便是招不到群众演员。

  马小刚不甘心,对新上任的副导演说道:“你把酬劳加到一天两百块再去试试。”

  “马导,没用的。阮大壮都把话放出去了,哪个群演敢到咱们《血染长空》的剧组接戏,就让他一辈子在竖店影视城接不到戏。就算是加到一天两千块钱也不顶用啊!这里没人愿意得罪阮大壮。”副导演摇摇头,愁眉苦脸。

  强龙不压地头蛇。

  阮大壮这条地头蛇盘踞在竖店十几年,和这里大大小小的群头都有联系,打从《血染长空》剧组出走的那一刻,他就放出了狠话。

  直接导致剧组招不到群众演员,那哪怕开出市场价的几倍,都无人问津。

  就连剧务也在一夜之间都跑了。

  当然,闹心的事情还不止这些。

  剧组车的油天天被偷,到第二天一早用车的时候便发现油箱里面的油空空如也。

  道具也出现了被盗的现象,剧组订个盒饭都被半路打劫......

  显然,这是阮大壮在搞鬼。

  制片主任:“群演招不到,场务也招不到,天天丢东西,现在连热乎饭都吃不上了,再这么弄下去这戏还怎么拍啊!”

  生活制片:“是啊,安全保障都没得,这戏没法子拍了。”

  摄像:“哎,不开机的这几天算不算工钱啊?不给算的话我可走人了,还有好多活等着我呢。”

  ……

  王亮拍案而起:“妈的,活人还能让尿憋死?为民。”

  “到!”孙为民被吓了一跳,扔下手头的盒饭便立正。

  “你……”王亮低声在孙为民的耳边嘱咐了一番,最后拍拍肩膀,道:“去吧,就按我吩咐的做。”

  “好,我这就去办!”

  原本还是愁云惨淡万里凝,听完王亮的话,孙为民整个人都兴奋了,屁颠屁颠就跑去办事去了。

  王亮则蹲下继续扒拉自己的盒饭,真好吃。

  这一幕自然被工作人员看在了眼里,不由得低声讨论。

  “诶,你说俩人说啥呢?”

  “看那表情,我估计是要撤了,不然我实在想不出什么能让人如此亢奋的事情。”

  “得,又得重新找工作喽。”

  一时间,《血染长空》剧组要散伙的消息在竖店不胫而走。

  最后不可避免地传到了地头蛇阮大壮的耳朵里。

  宴请群头的酒桌上。

  得知这一消息的阮大壮开怀大笑:“来,众家弟兄,我老阮敬你们一杯,谢谢你们帮我挺我支持我。”

  群头甲:“嗨,这有啥,敢跟咱们阮导过不去,咱们能不抵制他吗?”

  群头乙:“是啊是啊,阮哥,您这话就太过言重了,什么谢不谢的,这都是弟兄们应该做的,应该做的。”

  群头丙:“对,只要阮哥一声令下,弟兄们愿意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哈哈,众家兄弟兄弟捧杀我老阮了,来,再敬你们一杯。革命尚未成功,弟兄们仍需努力继续战斗!”阮大壮自然开心了,不管这些人说的是真心话还是违心话,他就是高兴。

  喜欢这种万人敬仰的感觉。

  在竖店,想要玩的转就得找他阮大壮,谁都不能例外。

  酒喝完了,套路的差不多,阮大壮说话了,“既然几位弟兄都表态了,那我老阮有一事相求,只求弟兄们能够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