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089 要走心

0089 要走心

  从马小刚等人的表情里,阮大壮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莫非握到自己的把柄了?

  越想越不安的阮大壮干脆道:“录像了吗?没有录像的话我可以给你们当人证啊。这帮家伙,胆大包天,竟然连这么贵的高清摄像机都敢偷,眼睛里根本就没有法律道德观念!”

  群头们对于阮大壮撒丫子跑路的行为姑且还能够容忍,但这家伙竟然指认自己是小偷,群头们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指着他的鼻子便骂道:“阮大壮!你他娘的还是个人吗?明明是你让老子来偷高清摄像机的,现在竟然还当上证人了!你能要点脸吗?!”

  阮大壮理直气壮:“说话可是要负责任的,你别胡说啊!”

  “行了,别演了,一个副导演戏怎么也这么多?”

  王亮实在是看不下去这出闹剧了,忍不住站出来打断,看看群头们一个个要杀人的眼神,王亮觉得再人有这个阮大壮嚣张下去今天可能要出人命。

  阮大壮直接闭嘴,保持沉默,心想看看你们有什么底牌。

  马小刚问道:“老首长,咱们报警吧?”

  这话一出,群头们的心都凉了,恐怕是真的要去蹲监狱了。

  想想家里的老婆孩子,他们就想哭。

  千不该万不该,就算是接不到戏也不能干这种蠢事啊!

  毁了,真的是毁了。

  本以为王亮会点头,但他的话让在场的众人均是感觉到十分诧异:“不必了,让他们走吧。”

  马小刚一愣,自己没有听错吧。

  虽然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半,是人最容易犯困的时候,但在室外,冰冷的风一吹,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不应该听错啊。

  老首长竟然讲把人放走,这是开哪门子玩笑啊?

  同样惊讶的还有群头们,他们不解地看着那位穿着军大衣的大叔,当真的要放自己走?

  图啥啊?

  阮大壮也不明白王亮到底是在唱哪出戏,总之放人是件好事,省得到时候到了法庭被这些群头咬上一口。

  虽然伤不到自己,但阮大壮还是嫌麻烦的。

  马小刚追问:“为什么啊?他们可是偷了咱们的设备啊。”

  “都是苦出身,互相体谅理解着点,这天也不早了,外面这么冷,让他们回去歇着吧,明天不干活了?生病感冒发烧多耽误事儿啊,不赚钱养家了吗?”

  王亮倒是不悲不愤,淡定的可怕,更像是把群头们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看看这些群头,再看看阮大壮,王亮知道他们不是一路人。

  为什么坏人作恶最后要让好人来擦屁股呢?

  这个世界上没有这样的道理。

  马小刚清楚王亮的脾气,说到这种地步了,肯定是不容更改的,只得从命。

  马小刚对群头们道:“行了,老爷子的话你们也都听见了,姑且放你们一马,如果再有下次,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群头们起身噗通就跪在了王亮的面前,泪水不停地在眼圈里面打转。

  那番话实在是扎心,很多时候亲人也说不出这么掏心窝子的话来!

  萍水相逢,素不相识。

  自己干了对不起对方的事情,对方不追究责任放自己一马不说,竟然还担心在这么冷的天会感冒生病影响第二天的工作,赚不着钱补贴家用。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总之群头们的内心被触动到了,难受,特别难受。

  感觉对不起这位老爷子。

  或许只有磕头才能表达感谢和感动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岂能说跪就跪?都给老子起来!”看到群头们的表现,王亮就知道他们不是坏人,起码是能被感化,有良心的。

  “我们不是人,我们对不住您啊!”

  “您就让我跪着给您磕几个响头吧。自打我爹和我娘没了之后,还没有长辈这么关心过我,我错了!”

  群头们边哭边磕头,他们知道被扭送至公安会是什么结果。

  人家老爷子凭啥放过自己,那显然是把自己当成是自己的孩子了,那番体己的话,扎得心窝子疼。

  王亮叹了口气,都是苦命的人啊。

  是啊,如果有有学历有资本,谁来吃这份苦受这份罪。

  都不容易啊。

  王亮把哭得最凶的那小子拽起来,无奈道:“行了,都起来吧。你们还想让我这个老头子一一把你们都给扶起来啊,我扶还是不扶呢?”

  “老爷子,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我那有三十名群演,明天就让他们过来跟您拍戏。”

  “我那也有十八个弟兄,抽成我一分不要,人您可着用!”

  “我也是!”

  在阮大壮愤怒的注视下,群头一个个表态。

  均以市场最低价加入到《血染长空》的队伍。

  “好,谢谢你们,血染长空欢迎你们的加入!”王亮笑了,有些事情啊,你得走心,得掏心窝子。

  其实王亮是不愁演员的,就在白天,他安排孙为民联络了几十名尚未找到称心工作的老兵过来当群演。

  但王亮想了想,既然要让老兵走这条路子,总得需要引路人不是。

  显然,这些知恩图报的群头是不错了的人选。

  多给老兵们创造一些出镜的机会,王亮完全相信,通过努力他们一定会端稳这个饭碗的。

  因为他们是素质过硬的军人。

  这算是老兵基金的第一个项目吧——帮助老兵就业

  群头们感激涕零的走了。

  阮大壮也准备离开,这里没自己什么事了啊,自己就是个打酱油的。

  但未能遂他的愿。

  刚走两步就再次被孙为民拦住了去路。

  “哪去啊?阮副导?”

  王亮冷笑,还真以为老子脾气好是怎么着?

  对老实人,王亮自然可以宽容,但对这种社会的渣子祸害,他可就没有什么好怜悯的了。

  “我还能去哪啊,回去睡觉呗。”阮大壮佯装淡定,不能慌不能慌,露怯就输了。

  王亮:“大家都是明白人,就没有必要装傻充愣了吧。”

  阮大壮忍不住撕破脸皮:“你到底想怎么着?啊?你要有证据就报警抓我?没有证据就别跟我在这里废话!老子要回去睡觉!”

  王亮:“你服吗?”

  阮大壮:“......”

  看到阮大壮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王亮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对于坏到骨子里面去的那种人,只能......

  王亮:“为民,让他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