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090 先救哪一个?

0090 先救哪一个?

  0090 先救哪一个?

  五天后,王亮和孙为民返回了海城。

  拍摄当然还没有完成。

  作为主角孙怀民的饰演者,王亮的戏份是最多的。

  王亮在竖店待了整整五天,几乎是二十四小时连轴转式的拍摄,属于自己的镜头已经完成了30%左右,因为接下来一周是拍配角和群特戏,王亮总算是可以休息几天了。

  这是马小刚安排的,他本以为自己的执行力够高的了,直到遇见王亮,才知道自己有多弱鸡。

  《血染长空》剧组这几天里虽然很辛苦,很劳累,但在剧组工作人员的脸上看不见疲惫,嘴里也听不到抱怨。

  相反,即便是拍到凌晨四五点钟,他们都是兴奋的。

  王亮的凝聚力实在是太强大了,他在短短几天的时间里就把竖店的几大群头凝聚到了一起,随着退伍军人群演们的加入,不知不觉见,剧组好似成为了一支部队。

  一种良好的风气悄然形成。

  一开始从事后勤和保障类的工作人员以及场务们是不了解剧本内容的,觉得这不过是千篇一律令人作呕的抗日神剧罢了。

  但当他们看到拍摄过程的时候,他们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

  王亮饰演的孙怀民在从小跟随父亲习武,少年时就在武术大赛中夺冠。

  强健的体魄,军人的气质,报国的精神,在这样的家庭中成长的孙怀民,个人的命运与国家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1931年9月18日夜,日本关东军经过精心策划,炮轰中国东北军驻地北大营等处。事件发生后,孙怀民和同学们忧心如焚,寝食难安。他邀了几位同学,乘车赶到了南京。此时,南京大中学生正在进行抗日大游行,开展“送常凯申北上”的请愿活动,孙怀民一行迅即投入到请愿队伍的行列。

  这些镜头都是按照王亮的要求百分之百还原的历史,无论是道具还是服装。

  王亮在此之前没有什么表演经验,但是他很擅长摸索,他就是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和孙怀民更是兄弟,他自然能把人物的灵魂给表现得淋漓尽致。

  很多时候,表演是不需要技巧的。

  孙怀民一行人冒雨前往国民党中央党部请愿,因未获得结果,随即转向外交部。得到的答复仍然是等待“国联”解决,并要求学生返校复课。学生们激动之中,冲开警卫的阻拦,殴打了外交部长王正廷。

  常凯申被迫出来和学生见面,告诫他们:“应用冷静的头脑,热烈的血,以应付国难,如果浮躁气太甚,不过加增国耻而已。政府同人可以接受请愿的意见,一定尽职用力量去办理。”

  那是孙怀民第一次见到常凯申,也是对他影响最大的一次。

  自此,他走上了从军之路。

  刚开始,拍戏的时候大家都是各忙各的。

  但后来,不知是谁先发现这部戏如此具有魔力,总是让人忍不住去探索去做一个观众。

  导致每一组镜头拍摄的时候总会有不少人前来围观,当然也包括很多其他剧组的人。

  戏好,工作人员们自然越来越有干劲了。

  退伍军人们的加入更是为剧组注入了一股强大的强心剂,不知不觉间,剧组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家庭,每一个成员都愿意为这个家不计回报地付出。

  只为这部作品能够早点问世。

  ——————————

  海城,干休所,老张家。

  老张和他老婆、老高、王桂花以及一众退休老头.....

  座无虚席,硝烟弥漫,剑拔弩张。

  说好的围棋比赛就此拉开了帷幕。

  因为王亮棋艺高超,所以在他宣布参加之后,这场围棋比赛便变了一场挑战赛。

  海军干休所的老同志们‘自相残杀’,角逐出一个最强的来挑战王亮,胜者赢下那一万块的奖金。

  比赛开始。

  老张执白子,王亮执黑子。

  五步。

  十步。

  二十步。

  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开局,常规的下法,毫无新意。

  在座的一众老同志都感觉枯燥乏味,感觉自己好像被坑了。

  忍不住一通吐槽。

  “老王,你的水准下降了啊!这都落下二十多子了,咋还不发起进攻啊?”

  “对啊,老王,你的意大利炮呢?该不会是坏了吧?”

  “老张加油!我看这次老张赢定了。”

  老张眼珠子一转,心中一记,“老王啊,你这几天跑哪去了?我听苏先生说你不在家,我说咱们都到这个岁数了,可不能再犯生活上的错误了,这传出去岂不是闹笑话。”

  三十六计攻心为上。

  老张自然知道王亮在作风问题上是够硬的,之所以甩出这番话,嘿嘿,就是为了能让这小子分心。

  虽然拜了围棋八段高手为师,但老张在内心里对王亮还是犯怵的。

  尤其是这种开局,让他心里犯怵,不会是落地成盒吧?

  战斗了一辈子,从来没有赢过王亮,求计算老张的心理阴影面积。

  “老张,你的这点伎俩用来对付老高还行,你觉得对我有用吗?”王亮波澜不惊,一手落下一枚白子,另一只手撸着小孩。

  小朋友看上五六岁的样子,一脸呆萌。

  在地毯上专心致志地拼着乐高积木,很享受那双粗糙大手的爱抚。

  这小胖子不是别人家的孩子,王亚菲的儿子,王亮的外孙张一诺。

  老高:“......”

  老张见‘计谋’被无情戳穿,只得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棋局当中,要发力了!

  啪啪啪——

  战斗继续。

  不过让老张吐血的是王亮的注意力似乎并不在棋局上,跟一诺玩起了乐高积木!

  老张心想:“能不能尊重一下我!”

  当然,暴击还在后面。

  王亮向一诺甩出了一道世纪性难题:“一诺啊,姥爷问你一个问题啊,如果姥爷和爷爷同时落水了,你会先救哪一个?”

  老张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恨不得冲上去干掉这厮。

  这是什么破问题!

  老子就是他亲爷爷!

  你这不是难为孩子呢吗?

  不过与此同时老张还是不由得竖起了耳朵,想要听听一诺的回答。

  一直以来,老张就和王亮处处攀比,尤其是在宠孩子方面上,绝对是寸步不让。

  做爷爷的老张觉得一诺选择先救自己的可能性比较大,毕竟孩子是他老张家的人啊,更多的时间都是待在老张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