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105 用生命诠释北疆卫士的赤诚

0105 用生命诠释北疆卫士的赤诚

  在网友们的期待中,在瑟瑟寒风之中,王亮开始了故事的讲述。

  那是二零零二年的冬天,年仅十八岁的杜宏参军入伍了,从家乡蒙省鄂市来到了千里之外的北疆边防,成为了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

  新兵下连队的时候时,因为表现突出,各训练科目成绩优异,杜宏被各个连队抢着争抢着要。

  就在大家伙以为杜宏会选择一个条件最好的岗位的时候,他的选择却让人大跌眼镜。

  杜宏主动申请去了最偏远、最艰苦的伊木河边防一连。

  就这样,杜宏在伊木河埋头一干就是五年的时间。

  后来,因为在部队工作成绩优越,二零零七年,他被保送到了石市的机械化步兵学院学习深造。

  毕业前,他又做了一个选择,那便是选择回到自己曾经战斗过的伊木河边防一连。

  继续他未完成的事业。

  边防一连的驻地伊木河位于大兴安岭的深处,在中俄界河额尔古纳河南岸。

  那里冷,极寒天气下气温能达到零下六十摄氏度,全年无霜期仅有八十天。

  那里苦,每年大雪封山长达四个月。

  那里荒,方圆百公里荒无人烟。

  那里险,要时时刻刻面对复杂的边情。

  但杜宏还是毅然决然选择了这里。

  只因为这里有熟悉的营房、有熟悉的战友、有熟悉的边境线、有熟悉的孤独、寂寞和寒冷。

  当杜宏再次回到连队见到战友们时,他说的第一句话是:“终于回到家了!”

  对,他把这里当了家。

  二零一零年,边防一连被京城军区授予“伊木河模范边防连荣誉称号”。

  第二年,团党委在为连队选配新任连长时首先征求了杜宏的意见。

  杜宏的同学、朋友们都建议他离开伊木河,借着这个机会选择个离家近点的岗位。

  此刻杜宏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他知道远离父母,没法照顾的辛酸。

  他知道远离爱人、让她一人守家的艰难。

  他更清楚自己年龄大、学历低、发展进步空间受限的现实。

  但是杜宏的心里还是那个坚定的信念:“我是伊木河的兵,不把这个连队带好,我就是千古罪人。”

  就这样,他第三次选择了伊木河。

  王亮讲到这里,评论区热闹了起来。

  “这个干部不孬!”

  “好样的!”

  “后来呢?”

  “接着讲啊,老首长。”

  “这么好的人怎么从来没有报道过呢?”

  “我知道杜宏,他是......哎,算了,还是继续听老爷子讲吧。”

  “我怎么隐隐约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呢?杜连长他?最后?”

  王亮稍微顿了顿,组织了下语言,继续自己的讲述。

  伊木河边防连管段一百多公里,山高林密、地势险峻、情况复杂,执勤控边任务十分繁重。

  从一名普通战士到一个连的指挥员,当兵打仗、带兵打仗、练兵打仗的信念早已融入杜宏的血脉。

  他带领连队官兵苦练军事技能、提高实战本领,在边关哨卡锤炼雪域精兵的血性担当。

  杜宏深知,要想捍卫祖国领土的尊严,就必须要有过硬的本领。

  刚入伍的时候,他的身体条件并不突出,凭着不服输的一股劲,他给自己开起了小灶。

  每次跑步都要系上沙绑腿、穿上沙背心;做俯卧撑,他在背上绑了几块砖头;练单双杠,别人做十个,他坚持做二十个,实在做不动了就在杠上撑一会儿;手榴弹投掷,每天至少甩上七八十枚教练弹。

  经过一番苦练,新训结业考核时,杜宏获得了三项第一、一项第二。

  打那时起,他逐渐成了团里的训练尖子,成了各级比武场上的一员猛将。

  二零一一年全团建制连军事技能比武,授称不久的边防一连第一次与其他连队正面交锋,杜宏背负着巨大的压力。

  他带着战友们连续一个多月摸爬滚打,泡在训练场。

  比武期间,杜宏一个人参加了全部二十项比武中的十三项,最终勇夺七项第一,将团体总分第一名的红旗扛回了连队。

  四年后的二零一五年,三十岁的杜宏已经是全团年龄最大的连长。

  又是在比武场上,杜宏的表现再一次让全团官兵深受震撼。

  由于长期高强度的训练,杜宏的左臂有习惯性脱臼的毛病,在进行400米障碍比武时,旧伤复发,攀爬云梯到一半时重重地摔下了障碍。

  连队官兵劝他:“连长你别上了,我们照样能拿第一!”

  在现场的团长也看着心疼不已:“就冲杜宏的这种精神,他完不成我也要给60分。”

  杜宏却说:“我是伊木河的兵,是一连之长,这时候不上啥时候上?”

  他耷拉着左臂硬是重新站上跑道,几次从云梯掉下来,又在战友的帮助下重新爬上去,咬着牙坚持跑完了全程。

  见过杜宏抓训练的人都说他太“狠”,像个“疯子”。

  边防一连的官兵都知道:“连长是一个制定了训练计划就不会更改的人”。

  二零一五年的一天下午,突然下起大雨,军士长建议将计划在室外进行的战术训练改为室内学习,他找到杜宏,话才说到一半就被杜宏一句话憋了回去:“难道下雨天就不打仗了吗?”

  随后,全连照常集合,向训练场进发。

  路上有一处水洼,官兵们都绕了过去继续前进。

  杜宏见状,二话没说,自己先从水洼处低姿匍匐过去,带着满身泥水站了起来。

  连长的意思大家瞬间就领悟到了:战争不会选择天气!

  随后,从干部到战士,大家一个个从水洼处匍匐通过。

  为了把每名战士都练成精兵强将,杜宏经常带着官兵“折腾自己”,野战生存一走就是两三天,“假想敌”袭击一整就是后半夜。

  他带着大家改建特种射击靶场,把三种枪械完全分解,让官兵结合后再比射击。

  就在牺牲前几天。

  他还计划着利用元旦假期开展适应性训练,在林海雪原上组织一场“猎人比武”。

  .......

  “牺牲”两个字说出来的时候,王亮早已经是老泪纵横。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