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106 致伊木河的守护者

0106 致伊木河的守护者

  评论区也炸了!

  “牺牲?!这么好的人怎么牺牲的?老天爷瞎了他的狗眼吗?!”

  “我就知道是这样!我就知道是这样!好人为什么长命!”

  “敬礼!连长走好!”

  “不辱使命,为国戍边,好兵!敬礼!”

  王亮用孙为民递过来的卫生纸擦了擦泪水,哽咽了良久才道:“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下午,蒙省伊木河边防一连连长杜宏训练执勤检查哨所途中不慎摔下山崖,抢救无效牺牲,年仅三十二岁。”

  王亮几度哽咽,但还是继续讲道:“自此,杜宏告别了已经怀孕两个月的妻子,告别了重病中的母亲,告别了伊木河,告别了他最热爱的岗位,告别了他的兵们,告别了巡逻线、告别了大门岗、告别了哨所、告别了库房、告别了马厩、告别蔬菜大棚.......”

  “最让杜宏自豪的事情是参加二零零九年的建国六十周年大阅兵。”

  那一天,他站在参阅的战友前做自我介绍:“我叫杜宏,是陆军学员方队第六排的一名队员。我部队驻地在共和国版图的最顶端,我的战友们每天用脚步捍卫着祖国的每一寸土地,在这里我们要用我们的脚步向祖国六十周年华诞献礼。”

  杜宏知道,他身上肩负着伊木河所有官兵的期望和骄傲。

  他必须以飒爽的英姿走过天安门广场,就像在所有哨位上做的那样。

  评论区。

  “英雄走好!”

  “杜连长没有离开,他只是忙碌在另外一个哨位上。”

  “祖国和人民永远不好忘记他!”

  “请照顾好他的妻子和遗腹子,让英雄走的安心。”

  “敬礼!”

  “敬礼!连长走好!”

  “老兵在此……连长走好!”

  曾经,这个故事感动了许多人。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谁还能记得这位连长?

  生命,只有一次。

  选择成为军人,就必然已经做好了奉献和牺牲的准备。

  你们说军官的待遇福利怎么怎么好,可何曾知道他们付出了多少?

  现在还有人记得杜连长吗?

  他只不过中国人民解放军当中十几万连长中的普通一个,只不过是沧海一粟。

  在这个寒冷的夜晚,王亮放声痛哭。

  这一刻,他的心里想的不仅仅是杜宏,而是更多更多牺牲的英雄们。

  鲜为人知的英雄们。

  无名英雄们。

  感动得了一时,感动不了一世的英雄们。

  情绪激动的王亮不由放声吟诵:

  致伊木河的守护者

  纪念伊木河连长杜宏

  连长杜宏牺牲了

  你问我杜宏是谁

  是啊

  如果不是因为牺牲

  你怎会知道

  一个千里之外的边防连长

  下连在伊木河

  当班长在伊木河

  提干在伊木河

  任职在伊木河

  现在

  长眠在伊木河

  你问我伊木河在哪

  是啊

  如果不是被死亡和热血

  唤醒的战争和意外

  你怎会知道

  万里边防线上的一个小连队

  那里的连长和那里的士兵

  是荒无人烟的兴安岭深处

  是极北之境的边疆哨所

  是极寒之地的孤独考验

  是共和国版图最顶端骄傲的冠冕

  去过伊木河的战友会问

  无知无觉的土壤

  真的比生龙活虎的呼吸更为宝贵吗

  冷硬寂寞的边境铁丝网

  真的比雪白坚固的骨殖更值得珍惜吗

  答案是苦涩的肯定

  那寒冷边陲每一撮冻僵的土壤

  都关乎你我的福祉

  那每一段悄无声息的边境铁丝网

  都代表着饱受磨难民族的尊严

  伊木河的守护者

  他的手曾为年轻的战士擦去眼角的泪

  他的脚无数次踏在先辈传承的边关路

  连长杜宏

  你长眠在这条走了十几年的山路上

  什么也不说

  祖国知道你

  祖国知道我

  。

  这首诗是两年前作的,作者并不是王亮,但他仅仅看一遍就记住了,深深地印在了脑海里。

  记住这位英雄!

  杜宏的兵们,他们也有很多很多话想说。

  中士:“冬天大雪封山期间,连队战友过集体生日,连长为了让大家喝上饮料,他不惜背处分,私自开车前往距离连队九十多公里处的卡站。”

  “去年比武,肩膀习惯性脱臼的连长,忍痛坚持跑完400米障碍,只为伊木河连队的荣誉。”

  “连长每晚总会不厌其烦地为睡觉踢被子的战士们盖好被子……连长是我永远的榜样,我永远最敬爱的老大哥。”

  列兵:“在我结束新兵连下连队的那天,连长和我在同一辆车里,我只记得他早早的给连里打了电话:‘让炊事班把饭菜做好,而且不能低于八个菜,让锅炉房把热水烧好,保证一到连队就能吃到热饭,用得上热水。’”

  “我们只有一个月的缘分啊,这么好的一个人呢,上午还在和在组织我们训练,到了下午却......。好连长,我一辈子的连长!”

  三级军士长:“没有忘记你的那句话,‘界碑在我面前,人民在我身后,责任在我肩上,祖国在我心中。’,杜连,你走了,我会把这些小子们带出来的。男儿有志存高远,甘将青春卫和平!”

  上等兵:“无论是烈日还是暴风雨,连长都会一如既往的组织战士们开展训练,当我们把不愉快的表情都表现在脸上时,连长就会大声训斥大家:就是天上下刀子也得训练,难道下雨天就不打仗了,记住你们都是我伊木河的军人!伊木河没有一个人是孬种!”

  少尉:“连队里战友的母亲患了重病,家里条件困难,连长带领大家捐款解难,他说:战友的母亲也是大家的母亲,我们要把身边的每一个人当做自己的亲兄弟一样对待。”

  故事讲完了,王亮蹲在地上。

  对于这位老兵来讲,这样的回忆太过于残酷。

  没想一次,心就在痛一次。

  一旦思绪打开,那将是无穷无尽的......

  但王亮还是要讲,他讲,有人愿意去听,那么有人就会记住这些英雄,口口相传,青史留名。

  国家在发展,时代在进步,英雄永远不能被遗忘!

  杜宏,还有那些把燃情青春、火样年华、一腔热血甚至可贵生命泼洒在这条冰河中的北疆卫士们,他们的身躯已经化为傲雪樟松、巍巍山峦、冰雪丰碑,他们的生命已经融入奔流不息的额尔古纳河,界碑会铭记他们的奉献,界河会诉说他们的忠诚。

  英雄的背影没有远去,英雄的故事激励着更多的英雄,等到来年杜鹃花开、万山红遍的时候,为了守护祖国的每一寸领土,无数热血儿男又将汇聚在这里,接过他们曾经握在手中的钢枪……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