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112 永垂不朽!

0112 永垂不朽!

  0112 永垂不朽!

  忠诚的故事讲完了,滚雷英雄的故事讲完了。

  有人听进去了,热泪盈眶;也有人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浮躁,悄然离开。

  讲这些战争回忆,王亮是强忍着悲痛的。

  年老了,每讲一次,心就要被刀尖给扎一下。

  但他还是要讲,趁着有人关注自己,把英雄们的故事讲出来。

  滚雷英雄,时隔三十多年了,还有人记得他们吗?

  从一九八三年的第一届春节联欢晚会,到二零一七年的第三十五届春节联欢晚会,整整三十五年过去了。

  每年的除夕夜,万家团圆。

  可是烈士们的家里呢?

  摆着的是空荡荡的座椅对应着的是碗筷,还有墙上的遗像。

  他们永远不会回来了,多少母亲哭瞎了双眼,多少妻子日日思念而罹患上了精神疾病,多少烈士的遗孤没有人去关怀走上了歧途。

  今天的万家灯火,是昨日烈士们用自己的赤诚之心和血肉之躯滚出来的。

  还记得那些振聋发聩的口号吗?

  “亏我一个,幸福十亿人!”

  “再见了,祖国!再见了,母亲!”

  “宁可前进一步死,决不后退半步生。”

  “宁让自己鲜血流,不让祖国寸土丢。”

  “历史上中国的侵略战争就没输过!”

  “为了四化,拼了!”

  听到这些口号,嚎啕大哭亦或是不屑一顾的笑了。

  这不是唱高调,喊出这些口号的战士们已经用自己年轻的生命证明了自己的忠诚。

  所有的自卫反击战老兵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忠诚。

  忠诚,永生不死!

  评论区。

  “我的双眼含泪,血性男儿们!祖国强大了,我们决不能忘记你们!”

  “唉!向伟大的老兵致敬!”

  “这已经不能用震撼来形容了。”

  “那个年代的英雄,你们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战士滚雷,心痛,哭了。”

  “老兵路过,我曾经的战友,老山烈士马占福就是滚雷英雄!我的兄弟,天堂可好?等老弟过去咱们一起喝酒,喝最烈的酒!”

  “壮哉!把这些滚雷壮士的事迹拍成电影将是何等的震撼?!”

  “九十年代的战争,四十年代的装备水平,倘若没有视死如归的战士,很难想象结果如何。”

  “我一个大老爷们看的泪流满面,应该懂得感恩。铭记民族英雄,正是有了他们的牺牲,才有了我们今天的安康生活!敬礼!”

  “痛哭!烈士英灵永垂不朽!”

  ......

  故事讲完,评论不断地在刷。

  网友们都是情感最真实的流露,无论这个社会变得再怎么冷淡,人心也都是肉做的。

  只不过缺少一点感动而已,当感人肺腑的故事走入他们的内心世界,这一刻,他们无需伪装,不再冷漠。

  这次,王亮没有流泪。

  他忍住了,作为一名军人,要的是坚强。

  但孙为民不一样,他已经躺在地上了,蜷缩成一团,哭得泣不成声。

  他是这场战争的亲历者,而他的那个连队,也诞生了不少可歌可泣的英雄。

  不然,在前几天的战友会上,老三连就不会只到三十余人了。

  剩下的那些人在哪?

  他们被安放在匠止烈士陵园、南山烈士陵园、法卡山烈士陵园、宁明革命烈士陵园、防城烈士陵园、那坡烈士陵园、西畴烈士陵园......

  你从未到过,甚至都不知道名字的烈士陵园。

  看守他们的,是活下来的战友。

  “这是一场血与火,正义同邪恶较量的战争!当伟大祖国的领土被侵占,人民遭屠杀的时候,她最忠诚的孩子们必然会挺身而出,用不容小觑的力量,去维护民族的尊严,领土的完整!”

  “三十年代和四十年代,在抵御小日本子侵略的时候,杨靖宇用自己胃里的枯草、树皮和棉絮吓傻了鬼子,彰显了民族气节。五十年代,在抗击美帝国主义侵略的朝鲜战场,黄继光用胸膛堵住敌人的枪眼,为战友开辟出前进的道路;六十年代,在卫护我国领土完整的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中,罗光燮舍生滚雷场,用年轻的生命迎来胜利的曙光;八十年代,为了反击越南的挑衅,保卫边疆各族同胞的安宁,无数年轻军人毅然以血肉之躯滚向敌人层层敷设的雷场,用鲜血和生命为祖国谱写了一曲时代的壮歌。”

  “朋友们!同志们!感谢这个伟大的时代吧,感谢她所带给我们的和平幸福的生活。感谢那些为我们牺牲的先烈,他们用他们的热血换来了我们的幸福。”

  “维护国家领土、领海、领空主权完整,保障国家安全,维护人民利益及民族尊严,在历次反侵略战争中,献出宝贵生命和作出杰出贡献的仁人志士们,永垂不朽!”

  ——————

  豫省周市110指挥中心突然接到了一通奇怪的电话。

  “喂,是110吗?”

  “对,这里是周市110指挥中心,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我要自首!”

  女警员一怔,怕是什么恶性案件,连忙问道:“您说您要自首?请把情况仔细说一下,好吗?”

  只听电话另一头突然放声大哭:“我以前侮辱过革命先烈,我不是人,我不是东西,你们快派人来抓我吧!快来抓我啊!抓我!”

  女警员又愣了,这是在搞恶作剧吗?

  还是对方精神有问题?

  电话另一头的男子似乎是能够听到女警员的心声,吼道:“我不是精神病!我脑子也没有问题,我只不过是知道自己做了错事,想要弥补而已!”

  “那,那您能说一下您是怎么侮辱革命先烈的吗?”女警员还是耐下心来问道。

  “我,我在网上发过帖子,质疑过一些先烈的事迹,你们快安排人过来抓我吧,抓我吧,我良心难安啊!”

  “首先侮辱革命先烈行为是不对的,但很抱歉,这不在我们警方的处理范畴内。”

  “那怎么才能抓我?怎么才能判刑?告诉我!”

  “首先需要有诉讼人,此类案件的原则是不诉不理,如果您想追究责任,可以到法院起诉......”

  “好,我这就去法院起诉我自己,再重申一遍!我不是精神病!我只是一个犯了错想要改正的罪人!”

  知错就改,善莫大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