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117 一句话让你泪崩

0117 一句话让你泪崩

  在公路不通的雷场,战士们往往需要扛着二十多公斤的扫雷爆破筒,单凭两条腿,一步一步往几公里外的山上爬。

  与其说是爬,我想用挪来形容更加合适。

  背运扫雷爆破筒的几个多月里,程俊辉的手、肩、脚后跟磨得红肿、出血。

  没有什么好的处理方式,擦点碘伏,继续干活。

  往往伤口还未结痂,就又磨破,最后长上老茧就好了。

  程俊辉的腰因超负荷肌肉损伤,可我从没听他叫过一声苦。

  他也是我们扫雷队公认的最能忍耐的士兵。

  危险总是离他很近,过去他总是很幸运。

  刚加入扫雷队的战友刘明第一次清理爆沟,用扫雷耙刨出一枚木柄已经高度腐烂的手榴弹,当时拉火管的一头缠在耙齿上,弹体已经掉落在了地上,呲呲冒着白烟。

  因为是第一次,没有经验,刘明被吓得动弹不得。

  “快卧倒!”

  千钧一发之际,程俊辉奋不顾身,一把将刘明扑倒在地上。

  所幸那是枚哑弹,程俊辉才躲过一劫。

  如果手榴弹响了,后果不堪设想。

  宿舍里,程俊辉生前的床铺上,安静地摆放着棱角分明的军被。

  床底的鞋架上,战靴乌黑锃亮……

  有时我会产生一种错觉,仿佛程俊辉一会儿就回来了,他只是出去执行任务了,亦或是回老部队帮忙打擂去了。

  他没走,他还在我们的身边。

  在清理程俊辉的遗物的时候,我们发现,程俊辉牺牲时身上只有47.5元钱,而生前却先后向六名战友伸出援助之手,共借出一万七千多块钱。

  上等兵陈晓海:“五月,我初到芭蕉塘雷场扫雷,水土不服,上吐下泻,因为连续几天拉肚子导致身体十分虚弱,向山顶背运扫雷爆破筒途中晕倒,就是副班长把我背下了山的。”

  “西瓜你们先吃,我把这片雷区搜排完。”

  这是程俊辉留给上士由坚诚的最后一句话。

  回想起程俊辉牺牲前的那一刻,由坚诚哽咽着说:“俊辉知道我昨晚腰疼了一晚上,想着他自己多干点,我就可以多休息会儿。我真后悔,当时没拉住他!”

  “下面的我来讲吧。”王亮在一旁舒缓了下心情,打断了少校。

  最后的片段,王亮的印象最深,感触也最深。

  “好。”少校点点头。

  “程俊辉同志的父母从山城赶来处理后事,见到扫雷队的队长,问的第一句话是......”

  尽管已经控制好情绪了,讲道这里,王亮还是忍不住哭了起来。

  因为这一段,实在是太让人心痛了。

  王亮含着泪讲道:“程俊辉同志父亲见到扫雷队的队长,问的第一句话是:‘我们家庚庚(烈士的小名)有没有欠着大家的钱?要是有,不用担心,我这个做父亲的一定帮他给大家还上。”

  “那天,在场的所有排雷官兵,听到这一句话,没有一个不掉泪的。”

  战士们纷纷道:“爸!妈!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的儿子,亲儿子。我替俊辉照顾好你们的!”

  “好,好,我又有儿子了,我又有儿子了,有这么多儿子啊,我很幸福,我很开心。”老父亲是笑着哭的。

  一个来自山城,善良淳朴的农民。

  在生离死别当中,最痛苦的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

  程俊辉父亲那原本就沧桑的面庞更是衰老:“庚庚说要去边境扫雷的时候,我就知道会有危险。但是庚庚了不起,给我们争光了!”

  参加扫雷作业以来,程俊辉个人累计作业一百三十天约九百一十余小时,运送扫雷爆破筒三点二吨多,排除地雷、手榴弹等爆炸物一百二十余枚。

  程俊辉牺牲了,千千万万的程俊辉又来了,他的战友们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为了让雷区变成可放牧可开垦的牧场,他们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继续战斗啊。

  生死,已经置之度外了。

  程俊辉,给他们打了个样子。

  共和国的排雷兵,把青春绽放在雷场上,无怨无悔。

  截止到今天,程俊辉生前所在的扫雷队所负责的田蓬镇10.6平方公里的雷区已经彻底清除完毕,交付地方政府使用。

  王亮:“青山作证,程俊辉同志用生命践诺厚重情感与坚定信念天长地久,现如今,他曾经战斗过的雷场,焦土重发新绿,牧笛牛铃又在山间回想,而村民们,再也不用担心脚下会踩到地雷。”

  评论区。

  “我们家庚庚有没有欠着大家的钱?要是有,不用担心,我这个做父亲的一定帮他给大家还上。听完这句话,我泪崩了。”

  “以前我追星,现在我还追,我追的是共和国最闪耀的明星——军人。”

  “不管那么多了,我就要去当兵,我也要像程班长一样,做一名优秀的共和国军人。”

  “中国无战事,中国有军人牺牲。战争年代的兵不易,和平年代的兵难当,向共和国千千万万的军人致敬!感谢有你们一路保护,国泰民安!”

  看到这里,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基金会的办公室内一片肃静。

  不时会有啜泣声。

  周勇涛也不例外,作为老兵,他时刻关注着部队的消息。

  去年,程俊辉牺牲。

  他看新闻了。

  了解到了,很悲痛。

  在今天听完王亮的讲述之后,他感觉自己有了一种之前从未有过的感觉。

  “赵超,你想办法,尽快联系上这位老先生。这么多人以他的名义捐款,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当面感谢一下他老人家。”周勇涛道。

  “明白,主任,我这就去办。”赵超点点头,他的心情同样沉重。

  其实,不仅仅是关爱抗战老兵基金,中国拥军优属基金、中国转业军人基金、越战老兵基金......

  在今天,都收到了不少善款。

  从一毛,到百块千块再到十万百万,不论多少,凝聚的都是对老兵的关怀,饱含的都是对军人的钦佩。

  这一刻,他们不再是孤军奋战,不再是独自负重前行。

  ——————————

  程俊辉,1994年生,重庆长寿人,云南省军区扫雷指挥部扫雷3队下士。革命烈士,荣立二等功一次。

  希望有人在若干年后仍能记住他的名字。

  当被问到程俊辉是谁的时候,不要问:“他演过哪个电视剧?”

  “记住!他是烈士,在3年零6个月的军旅生涯中,用生命书写着对党和人民的忠诚,用牺牲证明了90后战士铁一般的担当的革命烈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