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119 地上虎贲林立 天上雄鹰翱翔

0119 地上虎贲林立 天上雄鹰翱翔

  0119 地上虎贲林立天上雄鹰翱翔

  评论区。

  “老首长这是要干啥?咋还穿上装备了呢?莫非要跟着上直升机进行索降?”

  “不会吧,一把年纪了还能玩直升机索降?”

  “手套、8字型金属环,没错了,是直升机索降的必备工具,是要玩索降无疑了。”

  “啊?九十五岁了还能玩索降?”

  “老首长,您可千万别逞强啊!安全最重要!您在我们心中永远都是无所不能的,您是最厉害的,已经不需要去证明了!”

  看到王亮穿装备的画面,评论区再次沸腾了。

  此直播非彼直播。

  观看那些妖艳贱货的直播,网友们自然是自己怎么爽怎么来,你直播电钻吃玉米把头发卷掉了关我们毛线事情?你直播生吃活鸡拉肚子关我们屁事?

  在网友们看来,那些妖艳贱货只不过是一只猴子而已。

  王亮就不同了,随着一个个催人泪下的故事讲出来,网友们对于这为老人有了一个更深入的了解。

  在了解的同时,感情也越来越复杂。

  更多的是像家人一样的关怀。

  孙为民见有这么多网友担心,不由得解释道:“同志们大可不必担心,老首长每天都坚持训练,身子骨硬朗着呢。况且每个季度老人家都会回到部队进行回炉训练,莫说是索降了,高空跳伞也不在话下。”

  网友们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只见王亮开始了教学模式。

  “在索降过程中,人的平衡点应该落在小腹部。不管用什么东西拴住身体,最佳的拎点应该在腹部最舒服最合适。”

  “长绳的一头栓住固定物,另一头甩下去。揪住手头的一段,折起,穿过一个8字型金属环的上孔后反别在8字型金属环的“腰”上。注意8字环的下孔勾连上人的腹部的位置。”

  王亮便说便进行操作,活脱脱的一个老司机,一旁的特战队员们也着实被惊着了。

  太溜了。

  直升机以排山倒海之势呼啸着到达了指定位置,在离地面十五米的高度进行悬停。

  两名特战队员先进行索降,随后便到了王亮。

  王亮左手戴上手套,握绳,置于左后侧屁股边上,用来做下降用的刹车器。

  “走咧!”

  握紧、刹车松手、速降

  十分灵活。

  着陆,安全利索,丝毫不拖泥带水。

  因为地面有特战队员拿着手机直播,所以网友们看得十分清晰。

  “赞赞赞!十五米,听着不高,五楼差不多就是这个高度,刚刚拉开窗户看了看,好吧,我怂了。给老首长点赞。”

  “666,我对老首长的配合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后排举手有问题,老爷子,我看特战队员们都是头朝上索降的,您咋还头朝下呢?感觉好危险。”

  王亮解答道:“不错,一般的索降都是采用头朝上双手握住索降绳双脚钩住的姿势,但我采用的是头朝下的姿势,在落地前有一个空中翻滚动作,使头部朝上。算是一种个人习惯吧。以前在国外学习的时候,发现这样能够加快索降速度,要知道实战中,你在索降时就是敌人的活靶子,所以早一秒着陆就多一个活下来的机会。”

  “原来如此,受教了!”

  王亮并不是演训的主角,他只是一个见证者。

  这个世界终归是属于年轻人的。

  直播在继续。

  特战小组乘机到达任务地域后,先期降落地面的队员立即进行外围警戒,保证小组其他成员安全……

  战斗打响了.......

  一番合作下来,中俄特战队员们的默契度更高了。

  “如果战场威胁比较大,是否会提高索降高度?”

  “请问你们在训练中最高的索降高度是多少?”

  训练完毕,俄方队员仍意犹未尽,对身旁的中方队员抛出了一系列紧贴实战的相关问题。

  中方队员在解答后也就自己在平时训练中想到遇到的一些问题,询问俄方的具体做法,真正达到了学习交流、共同提高的目的。

  中午吃饭时间,王亮没有忘记自己之前说过的话,把关于排雷的最后一个问题解答完。

  “在部队的实弹演习当中,炮弹打出去,不一定都会爆炸,这就需要我们的排雷兵去负责最后的清场。或许有人会问,演习一般都是在茫茫戈壁,人迹罕至的地方,至于让我们的战士冒着生命危险去排除哑弹吗?”

  “我只想说,为了人民群众生命财产的绝对安全,军人,什么时期都能做得出来。好,下面我还是要围绕着一个人来展开讲述,不过大家可以放心的是,这次并不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在部队排爆专业中,有这样的一句话一直流传着:“要么凯旋而归,要么照片相随。”

  在没有硝烟和战火的准备战争时期,排爆兵,是离死亡最近的一个职业。

  排爆是被人们称为在“和平年代里走向硝烟,生死攸关时冲向危险”的高危专业,而排爆兵也是一支踏上工作岗位就面临着生死考验的兵种。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7集团军某旅地爆连连长曾建林,就是这个队伍当中的一员。

  86年,他出生于川省的一个小山村。

  入伍前,他曾经打过两年工,当过服务员,干过炮工,做过装载机驾驶员。

  他总感觉自己的生活里缺少点什么,那身迷彩。

  后来,为了追寻父辈的成长轨迹,他毅然投身军营,成为一名战士。

  大山出来的娃,肯吃苦,能吃苦。

  提干,自然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有人说,哑弹就是“睡老虎”——沉睡的时候相安无事,醒来时就嗜血伤人。

  在地爆连,曾建林的工作就是天天和炸药、雷管、哑弹打交道。

  有人会说。

  上尉连长,是军官啊,是干部啊。

  还用亲自去排雷?

  让战士们上不就行了。

  放屁!

  无论是哪个兵种,在部队分工如何,一旦有任务,主官一定是冲在最前面的。

  在排爆部队,不单单是连长,就连做政治工作的指导员也要会处理地雷等爆炸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