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121 喀秋莎

0121 喀秋莎

  午饭过后,在网友们的‘威逼’之下,王亮这才答应回宿舍休息一下。

  事实上,他真的有些疲惫,想要好好地睡上一觉。

  九十五岁了,精神头肯定不比年轻人。

  两天的时间,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疲惫,去回忆那么多的往事,对于心灵也是一种折磨。

  每一次去想,心都如同刀绞一般,痛彻心扉。

  原本已经结痂的伤疤,再度被撕开,皮开肉绽,这太残忍。

  王亮觉得自己痛并快乐着。

  痛在想念那些与自己并肩作战过亦或是素不相识的英雄们。

  乐在这个时代有这么多的年轻人能耐下心来去聆听英雄的故事。

  王亮愿意用自己仅剩不多的生命去做这项事业。

  王亮觉得自己很幸运,没能死在抗日战场上,鬼子的刺刀没能捅死他,子弹打进他的脑袋都夺不走自己的生命;在朝鲜战场上,美军和南韩的飞机大炮整日整夜地狂轰滥炸,尽管伤痕累累,他还是活了下来。

  印阿三、越猴子,更不值得一提。

  在战争年代里,王亮也没能想到自己活下来,活到今天。

  还能有什么不满足的,还能有什么特殊要求。

  现在的年轻人,功利心实在是太重了。

  军衔,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比比那些牺牲的战友们,他们当中很多人的尸骨还躺在异国他乡。

  少将?中将?

  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将军?”

  刚到宿舍楼门口,王亮听到好像有人喊自己。

  将军。

  既熟悉又陌生的两个字眼。

  声音很熟悉,有些沧桑。

  汉语说得还是那么蹩脚。

  “雷恰戈夫!”

  回头一看,果不其然。

  帕维尔·瓦西里耶维奇·雷恰戈夫。

  他是王亮的老朋友了。

  一九一一年,雷恰戈夫生在莫斯科的州农村。

  一九二八年,他加入空军服役。

  一九三一年军事飞行学校毕业后,历任飞行员、飞行中队长。

  一九三六年参加西班牙战争,他的中队共击落了四十架敌机。

  其中,雷恰戈夫本人击落了五架战斗机和一架轰炸机,被授予苏联英雄称号。

  当然,王亮也曾两次获得苏联英雄的勋章。

  一九三七年,雷恰戈夫作为苏联援华航空队飞行中队长到中国参加对日本侵略者的作战。

  王亮同他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两人共同制定并参与了空袭台湾日军松山机场的行动。

  后来,两人之间还发生了很多交集。

  在雷恰戈夫落难,差点要被拉到刑场枪决的时候,是王亮在关键时刻伸出了援助之手,救了他一命。

  说来说去,王亮算得上是雷恰戈夫的救命恩人、敬佩的上级。

  “少将,雷恰戈夫向您报道。”

  白发苍苍、佝偻着身躯的雷恰戈夫在这一刻奋力挺直,立正,向王亮敬了一个军礼。

  苏联的军礼。

  同解放军的军礼基本上一致,唯一稍有区别的是右手可不接触军帽或头部的任何位置。

  “雷恰戈夫,不要再喊我将军了,苏联都没了,哪里还有什么将军。”王亮摇摇头,将军,听着真的是不习惯。

  “您永远是我心目中的将军,不论苏维埃还存在与否,永远都是。”雷恰戈夫很是倔强。

  直播没有关闭,网友们也都看到了这位身穿旧军装的苏联老兵。

  没有人去评论苏维埃怎么样怎么样,大家都在静静地看着听着。

  在他们眼里,雷恰戈夫仅仅是一位老去的士兵。

  曾为了自己的国家,浴血沙场的老兵。

  他,为了自己的国家战斗过,就值得尊重。

  王亮:“老雷,咱们上一次见面,应该是一五年吧?阅兵。”

  “是的,二零一五年五月九日,红场阅兵,喀秋莎。”雷恰戈夫点点头,脱口而出。

  能看得出来,对于上次见面的情形,他记忆犹新。

  两年前红场阅兵时的画面也浮现在王亮的脑海里。

  王亮愿意同网友们分享自己那段难忘的经历,历史,真的十分令人震撼。

  当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苏联老兵看到自己当年的座驾T-34-85型坦克。

  老兵激动的跪在自己的座驾面前痛哭流涕。

  是什么让他的情绪几度崩溃?

  他想起了和自己一同出生入死的战友们。

  他想起了自己的各种委屈和不幸。

  他想起了曾经的那段辉煌的岁月。

  二零一五年五月九日,上午。

  莫斯科红场。

  那是王亮和雷恰戈夫最近一次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庆典的阅兵式上,中国人民解放军仪仗队在中俄人民耳熟能详的《喀秋莎》的旋律中,炫目登场。

  他们神情坚毅,仪态从容,步伐沉稳而矫健,展示着令世界耳目一新的军容和军姿。

  当仪仗队走过红场的时候,在观众席上的所有参加过卫国战争的老兵听到《喀秋莎》这首歌的时候,均是忍不住放声痛哭。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河上飘着柔曼的轻纱;喀秋莎站在那竣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喀秋莎站在那竣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姑娘唱着美妙的歌曲,她在歌唱草原的雄鹰;她在歌唱心爱的人儿,她还藏着爱人的书信。”

  “她在歌唱心爱的人儿,她还藏着爱人的书信。”

  王亮虽然不是苏联人,但他不止一次去过苏联,在苏联待过很长一段时间,也多次参加过不少战斗。

  王亮知道,当喀秋莎的歌声奏响的时候,老兵们肯定想起了几十年前的那场卫国战争。

  他们曾为了苏维埃,为了莫斯科,为了列宁。

  浴血沙场,殊死搏斗。

  “啊这歌声姑娘的歌声,跟着光明的太阳飞去吧;去向远方边疆的战士,把喀秋莎的问候传达。”

  “去向远方边疆的战士,把喀秋莎的问候传达。”

  “驻守边疆年轻的战士,心中怀念遥远的姑娘;勇敢战斗保卫祖国,喀秋莎爱情永远属于他。”

  “勇敢战斗保卫祖国,喀秋莎爱情永远属于他。”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河上飘着柔曼的轻纱;喀秋莎站在竣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