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123 牺牲与纪念:老兵荣耀

0123 牺牲与纪念:老兵荣耀

  0123 牺牲与纪念:老兵荣耀

  “同德军的地雷比起来,日本人的地雷就差太多了,对我们根本就构不成什么威胁。在狭窄的山谷里和陡峭的斜坡上,坦克沿着我们挖好的通道全速前行,后面紧跟着步兵。我只记得当时我们是一路追赶,而日军是一路撤退。”

  科金讲述的正是远东战役期间,近卫坦克第六集团军平均每昼夜前进一百五十公里,越过大兴安岭,前出至中国东北的故事。

  “后面,我们经历了一场恶战,打得非常激烈,好多兄弟都牺牲了。”

  科金回忆,当时油料告罄,装甲部队不得不在内蒙古的鲁北和突泉集结休整两天。

  得到情报之后的日军出动了八十六架轰炸机,进行了整整十二次集中轰炸。

  苏军的一百五辆坦克、二十七门火炮和四十二辆汽车在轰炸中被摧毁,当然,还有不计其数的士兵葬生于炮火之中。

  两天后,近卫坦克第六集团军才得到空运的油料供应,重新恢复进攻。

  左翼先头部队攻占吉林洮南,歼灭伪满的骑兵第一师,俘虏敌人一千三百余人。

  当然,落入到苏军手中的俘虏们的待遇可不比......你懂的。

  至此,日本关东军心脏地区的大门被彻底打开。

  战争结束,在回国前。

  科金认识了一个能讲得一口流利俄语的中国姑娘。

  两个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

  科金在临行前曾和那个姑娘合影留念,只可惜那张照片在他回国的途中丢失了,这也成为了他心中永远的遗憾。

  “其实我已经记不清她长什么样了,只记得她笑起来很甜、很美。”

  王亮:“有些人永远不会老,而有些人却从未年轻过。老兵们的青春燃烧在战场上,他们永远年轻。”

  科金看似讲得随意,但时隔七十多年,他仍然能够记得如此清晰。

  看得出来,那段记忆深深地烙印在了他的脑海里。

  曾经的那个中国姑娘或许已经嫁人,或许没能熬得过战争岁月......

  但可以肯定的是科金永远也不会见到她了......

  每一个人的心里都会有难忘的事情或是难忘的人。

  退休后的科金积极参与筹建和组织太平洋舰队老兵委员会。

  他经常探访中小学,讲述战争故事,传播老兵精神,还时常和委员会的老兵一起探讨如何更好发挥老兵委员会的社会功能。

  “我叫陶格夫匹尔斯的克拉夫迪娅?德米特里耶夫娜?捷列霍娃,来自拉脱维亚。”

  另一个讲述者是一位老太太,她向大家展示了下自己年轻时候的照片。

  尽管是黑白照片,但丝毫掩饰不住她年轻时候有多漂亮。

  而现如今,物是人非。

  十九岁的时候,捷列霍娃结束了医学院的学习并获得了医师的证书,而就在这个时间,她被送往上战场。

  捷列霍娃亲历了在顿巴斯和北高加索地区的战斗,强渡第聂伯河并解放罗马尼亚。

  一九四五年五月,她所在的战地医院驻扎在了保加利亚。

  直到一九四七年底的时候,她才得以回到祖国拉脱维亚。

  她回忆道:“曾经有过很多次危急时刻,发生过非常惨烈的斗争。最另我感觉到惊心动魄的一次是我们的军队横渡第聂伯河的时候,敌人疯狂地轰炸和射击木筏、船只。那些成功渡河并守住战略要地的士兵被授予了苏联英雄称号。”

  “击退德军后,我们的医院驻扎在了右岸,但仍然不时传来敌人对河面的轰炸声。当时每一次爆炸声响起,我都感觉心惊胆战,因为你不知道敌人的炮弹会落到哪里。最幸福的时刻就是解放保加利亚的全过程。我们攻击十分迅速,一切都好像历历在目。当地居民把我们当成是真正的解放者,用鲜花夹道欢迎我们,用苹果热情款待我们。”

  捷列霍娃被授予了伟大卫国战争二等勋章、红星勋章、保卫高加索奖章。

  王亮:“感谢你为反法西斯战争所做的一切。”

  “我叫维拉?伊利尼奇娜?特瓦里什维利,来自格鲁吉亚。”

  特瓦里什维利是一九四二年应招入伍,经过很短暂的训练,她被分配到了斯大林格勒的炮兵团。

  至今她记得那些炮弹的重量,沉甸甸的,“每一枚炮弹都重达十六公斤。上级命令我们这些姑娘们,必须把它们从炮弹箱里拿出来,然后再放进大炮。一整天都是干这些事情。”

  “炮兵阵地是敌人袭击的重点,周围不断发生爆炸,碎片飞溅。我们在年底转移到了库尔斯克,也就是在那里经历最为惨烈的一次轰炸。近四百架敌机向我们疯狂地投掷炸弹。整个土地都被翻了一遍,我真没想到自己最后还能活下来。”

  战争末期,特瓦里什维利被调派到第268荣誉红旗勋章航空团。

  在那里她也收获了自己的爱情,与飞行员的丈夫相遇。

  她的丈夫,早已经去世。

  特瓦里什维利被授予了伟大卫国战争二等勋章、红星勋章、勇气勋章......

  评论区。

  “反法西斯老兵没有国界,他们理应被全世界接受与尊敬!”

  “他们一定是吃了不少的苦。在中国也有很多这样的老战士,不知道他们过的怎么样啊?看着这些我就感到心酸。”

  “苏联军人和平民在二战的英勇事迹有很多,由于受到冷战政治与冷战文化的影响之下,多年来被西方世界刻意忽视,使得苏联对抗法西斯的英勇事迹鲜为人知。这些参加过卫国战争活下来的老兵日子过得并不如意。”

  “老兵凋零,精神不死!”

  王亮长叹了口气:“时间过去太久远了,我至今还记得这样几副画面,身穿前苏联军装,胸前挂满勋章的老兵坐在公园长凳上,寻找亦或是等待着他的战友。这位老兵,从二战结束以后每年都会前往莫斯科高尔基公园的相同地点,与战友相聚,这是他们曾经的约定。他没有缺席任何一届阅兵,但每一年赴约的,只有他一个人。”

  “一名老兵走在游行路上,没有警察去阻拦他,因为他的胸前挂着沉甸甸的勋章。只见他手上拿着鲜花和气球,周围是观看阅兵的群众。但形单影只的他,只能以手抹泪,哭得很委屈。我知道他为了什么哭泣,已经全部逝去的战友们。”

  “老兵们,仍然坚持着战场上的乐观精神,勇敢面对自己的生活。老兵不死,只会砥砺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