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128 一九九五年的选择

0128 一九九五年的选择

  深夜的宁省大山深处,温度是零下十八度。

  冷到了骨子里去,就是这样,特战队员们带着疲惫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又得爬起来继续去战斗。

  仅仅过了半个小时。

  响起了激烈的枪声。

  ‘恐怖分子’疯了,丧心病狂的他们趁着夜色向部队营地发起了突然袭击。

  特战队员们可不是什么软柿子,他们迅速组织防御,继而转为进攻。

  在激烈的交战当中,前来偷袭的‘恐怖分子’见损失惨重,当即转身向山谷逃窜。

  联合指挥组迅速发出命令,采取尾随追击和机降迂回伏击的战法,将‘恐怖分子’一伙堵截在了包围圈内。

  “在北侧山谷侦测到‘恐怖分子’的手机信号,已确认其老巢位置!出击!”

  在侦察查明白情况之后,战斗再一次打响。

  “你们别逼我!放我们走!人质在我手上,再往前我就要撕票了!”

  “你们放了我们,我不想死!”

  ‘恐怖分子’发现特战队员正在组织进攻,用人质来做要挟,并依托对己方有利地形继续抵抗。

  指挥组迅速做出决断,在正面吸引‘恐怖分子’的注意力的基础上,派出几组特战小队多方位隐蔽接近,而后同时发起进攻。

  砰砰砰,砰砰砰——

  各小组到位,发现战机,当即开火。

  ‘恐怖分子’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人质在第一时间被解救,头目见大势已去,慌忙带着几名亲信逃窜。

  他们能跑得了?

  直升机搭载一队特战队员进行快速机动,对逃窜之敌进行超越截击。

  其余特战队员兵分两路,呈两翼夹击之势展开追击。

  短短二十分钟之后,对讲机里便传来了全歼残敌的喜报,山地剿恐战斗取得最终胜利。

  这本是一件高兴的事情,大获全胜啊!

  但战士们却都高兴不起来,一些老兵和干部甚至悄悄抹起了眼泪。

  “中国武装部队宁省总队某特战旅副旅长黄国涛,在演习中遭遇车祸,不幸牺牲。”

  评论区。

  “黄国涛?就是之前那个露脸的上校军官?”

  “牺牲了?这怎么可能?骗人的吧,前不久还和老首长打招呼呢,说好的凯旋归来呢?”

  “这一定是假的!黄副旅长是在演习中阵亡了吧?别他娘的胡扯,他是我的老连长啊!”

  网友们不愿意去相信。

  身高一米八四、身材魁梧、声如洪钟的黄国涛就这样走了。

  王亮久久说不出一句话,只感觉内心一阵阵绞痛。

  虽然他和黄国涛相处的时间不算长,但他非常了解这个军官。

  “来的时候他是带路人啊,是他把官兵们从军营带到了这茫茫戈壁这深山老林,战风沙、砺剑法、锻筋骨,强胆魄。临走了,你为什么把自己孤零零的留在戈壁上?国涛,你告诉我为什么?!”王亮自言自语。

  部队要撤离了,战友们的眼里噙着悲伤的泪水。

  车队渐渐开出戈壁离开大山深处,官兵们频频回望,都想把副旅长带回家。

  是的,他是位首长。

  上校副旅长。

  但战士们都服他,打心眼里敬佩他。

  对于他们来讲,黄国涛不仅仅是首长,更是他们的兄长,无微不至地照顾他们的兄长。

  “国涛的父母都是警察,他从小学的就是忠诚、信念和正义,在这样的家庭里,保家卫国、除暴安良,对于他来讲都是耳濡目染,刻到骨子里去的。从军报国的理想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在他的深深扎下了根、发了芽啊。”

  王亮坐在东风运兵车的后车厢里,旁边只有孙为民,他自言自语,听上去好像是在讲他眼中的黄国涛。

  网友们安静了下来,评论区消停了。

  都在静静地听着,想听听这位副旅长的故事。

  你们总是说军官待遇怎么怎么好,权力怎么怎么大,你们可曾知道他们付出了什么,他们承担了些什么。

  基层军官的故事听过了,现在就听听这位副旅长的故事吧。

  “一九九五年,抗日战争胜利五十周年,中央军委发布命令,授予京城军区和济市军区十名老红军、老八路以红星功勋荣誉章或独立功勋荣誉章。至此,全军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红军、老八路,已有五万七千三百九十四人分别获得这种功勋荣誉章。”

  “一九九五年,十四届五中全会在京城召开。强调要正确处理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的若干重大关系——国防建设和经济建设的关系。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上唯一的一位中将总参谋长张万年将军增补为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

  “一九九五年,大学毕业实行双向选择、京九铁路全线铺通......”

  “一九九五年,国涛结束了高考,填报的第一志愿就是军校。最终被武警学院录取。进入军校之后,他努力学习和刻苦训练。总是一个人匆匆行走在宿舍、食堂、教室三点一线上。”

  “四年后,国涛作为优秀学员毕业了。他放弃了留校当教员的机会,而是当了排长下了连队。部队搞比武集训,正是紧要的关头,母亲大人突发脑溢血住院,听弟弟讲父亲的头发一夜之间白了许多,他甚至萌生了转业回家照顾父母的想法。”

  “作为人民警察的父亲得知大儿子的想法之后写了一封信,彻彻底底地改变了他的想法。”

  【党培养了我们一家,你要在部队干出一番事业来。母亲在家有我照顾,切勿分心走神】

  唱高调了吗?

  感觉好笑吗?

  是否觉得不屑?

  我只能说,这就是当时一封普普通通的家书,军警家庭的书信,饱含拳拳爱国之心的一封信。

  这是一位党员父亲对儿子的期望和告诫。

  一片赤诚。

  黄国涛接到信后,打消了之前的那些念头。

  自此,他学会了心无旁骛,习惯承受,承受压力、挑战和种种磨砺。

  他无所畏惧,倔强地一点点打磨自己,让自己更坚韧、更有定力、更加强大。

  决心踏踏实实地留在部队里继续干下去,矢志军营的志向因此也变得更加坚定,在最后的比武考核中,他获得了第一名。

  担任连长的时候,黄国涛经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自身训练拿不出手,官兵心里就不会服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