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129 追忆大山深处的忠魂

0129 追忆大山深处的忠魂

  黄国涛是这么讲的,更是这么做的。

  白天,他同官兵们一起训练。

  晚上所有人就寝后还要给自己加餐,就像《特种兵》里面的陈排一样。

  他觉得,干部就应该有干部的样子。

  五公里越野带头跑,危险困难的科目他带头练。

  短短两年的时间下来,黄国涛便对全连精通所有作训科目,全部科目都能组训施教。

  他也由此成为了全团公认的六最连长。

  训练最实在、专业最过硬、作风最扎实、带兵最用心、荣誉最多,伤病最多。

  身上没有点伤,好意思说自己是当兵的吗?

  军人从来都不会拿自己的伤来说事,除非站不起来了,绝对要咬着牙继续干下去。

  这就是中国军魂!

  为了什么?

  那面象征的国家的五星红旗。

  在官兵心目中,黄国涛就是一个敢趟新路子、敢啃硬骨头的领导。

  今年的四月份,黄国涛已经担任团长两年的时间,部队改革调整,他所在团被撤销,他又从团长的岗位被分流到了副旅长的岗位。

  改革调整前,不少朋友关心他的去向。

  黄国涛回答:“有位置努力干好,换位置尽快适应,没位置坚决服从,即便是脱下军装,也是为改革强军作贡献。”

  他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

  部队调整分流前,他依然像平日里一样。

  带着机关的干部们认真研究讨论部队调整分流面对的矛盾困难,白天跑到各单位去了解需求,晚上又熬夜加班制订方案和计划,没有一丝携带。

  离任的命令宣布后,黄国涛还带着新组建单位的干部们到兄弟单位学习经验,熟悉装备性能、讲解训练组织、编写操作教案。

  从白天忙碌到黑夜,常常是整宿整宿的不睡觉。

  有人问过他:“你的单位都被撤销了,干这么多有什么用?”

  “少想些个人利益,多想些强军大局。虽然我不知道自己明天会去哪里,但我知道自己今天要干什么!”

  他回答的回答字字铿锵有力,句句掷地有声。

  是啊。

  这个时代,这个世界,有人彷徨着,有人清醒着。

  有人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有人知道自己要付出什么。

  人,生来是一张白纸。

  可为什么若干年过去,有的变成了一张黑纸,有的还依旧是洁白如初呢?

  就在刚刚,作训参谋徐自国还在跟黄国涛怄气呢。

  因为黄国涛坚持要对演习方案做进一步的修改,这已经是徐自国第十几次返工了。

  徐自国:“有必要这么夸张吗?一张构想图我已经修改了十多遍,一个火力计划改了二十多稿。”

  现在,徐自国哭得泣不成声,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旅长,我错了,我改!你让我改一千遍一万遍都行,我只要你回来,你回来啊!”

  黄国涛选择自己步行五公里回营地,这才发生了意外。

  他之所因坚持回营地。

  是因为。

  他想让自己的司机好好休息一下。

  他想利用这段时间再同战友们商讨下方案。

  他想和战士们住在一起,这样心里才会有底。

  坚持回连队宿营,是因为他心中有责,心中有兵。

  黄国涛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有人说他无趣,但更多的人称赞他活的纯粹。

  他把所有的官兵都当作自己的亲兄弟,他说话做事老实质朴。

  在人情世故上,他差了好多好多。

  他坚信这是靠素质立身靠能力吃饭的一个年代。

  “做人越简单越好,活得越纯粹越好,穿上这身军装,少说多做,默默奉献就行了。”

  黄国涛总是这样说,也一直都是这样做的。

  王亮没哭,他安静地讲述着:“国涛同志坚守原则,冷面严苛。”

  担任团参谋长期间,他牵头承建所在单位信息化营院改造,涉及网络改扩建等十多个项目,累计经手资金三百多万元。

  多家公司通过种种渠道找到他,甚至带着贵重的礼物登门拜访,希望能够在招投标中特别关照一下,都他被无情拒绝。

  今年,黄国涛负责年度军事训练考评。

  一个荣誉连队训练成绩达不到优秀,按照规定不能参评先进连队。

  有人打招呼道:“老黄,这个连队是老先进了,总不能让他们在二零一七年断了线吧?这可是荣誉连队啊。你改下分数吧,达不到优秀的科目,回头让他们补上。”

  黄国涛还是毅然决然按照原始考核成绩上报。

  坚持原则,严格要求,但他对战友却是一片真情。

  今年六月份,因为部队改革,兄弟单位一百多名官兵转隶到武警特战旅。

  从城镇村庄来到荒无人烟的大山,当中有不少人因为环境、工作上的陌生而萌生退意,准备再干一年就走人。

  黄国涛知道后直接拿着铺盖卷住进了该连,和转隶过来的同志一对一谈心,了解他们的困难,帮他们想办法,解决问题。

  为的就是留住这些好兵。

  他不是在走形式,因为直到牺牲之前,他还一直和营连官兵们吃住在一起。

  得知黄国涛牺牲的那一刻,这些官兵们都落泪了。

  战士高非的家里突然发生变故,继续要用钱,自己的那点津贴根本就不够用。

  高非依旧记得当时的情形,黄国涛在熄灯后来到他所在的连队,把他喊出来,硬塞给了他一个信封。

  沉甸甸的,里面装了两万块钱,这对于当时急需用钱的高非来讲无异于雪中送炭。

  燃眉之急解决了。

  参谋杨灿至今记得,自己在训练中手臂意外骨折,情况不容乐观,有转业的风险。

  这个时候,黄国涛‘走后门’了,多方托关系找朋友,联系上了军医院技术最好的骨科专家,亲自带杨灿去看病。

  这才没有让这个年轻军官的军旅生涯由此中断。

  “这就是我所了解的黄国涛同志,他就是这样的,就是这样的。”王亮看上去有些失魂落魄,恐怕没有人能够体会到他此刻的感受。

  好兵,都是他的心头肉。

  说好的凯旋归来,你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