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142 军人为我们守边关,我为军人送平安

0142 军人为我们守边关,我为军人送平安

  0142 军人为我们守边关,我为军人送平安

  王亮摘下帽子拍了拍皮衣男的肩膀,试探性地问道:“同志,你认识我吗?”

  倒不是王亮自恋,但他总是隐隐约约感觉有些不对劲,莫非是受到了自己直播的影响?

  要知道王亮在宁省直播中俄2017联合演训,是被宁省卫视和市电视台报道过的,而且听军属们讲他们的亲戚朋友们都特别喜欢看,直播那四天基本上是天天都在追。

  可以说得上是爱不释手。

  “我怎么......”

  暴脾气的皮衣男回头刚想怼,但看清楚王亮脸的那一刻停滞住了,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缓了好大一会儿,皮衣男这才迟疑地吐出了两个字:“王亮?!”

  王亮笑着点了点头:“对,我是王亮。”

  “首长好!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疆省军区第十边防团二级士官李勇向您报道!首长,对不起,刚刚我态度不好,我......”李勇意识到自己之前的称呼不妥,自报家门后连忙道歉。

  “没事没事。第10边防团?阿克苏乌什,天山西段,中吉边界。”王亮倍感意外,感情这小伙子是个退伍兵啊。

  边防团,那绝对是能吃苦的部队。

  “首长,您知道我的部队?”天山西段,中吉边界,听老人家说出来的这些,李勇激动不已。

  王亮的直播他一直都在追,对于老爷子的身份他也有所了解。

  李勇觉得,像这么牛的人物肯定不会知道他们的部队,毕竟是边防的,鲜有人问津。

  “我当然知道。”王亮点点头,守边关的部队,还真没有他叫不出来的。

  如果不是怕泄密,部队番号都能给你喊出来。

  王亮对第10边防团有很深的印象,不由得问道:“老兵,你之前在哪个哨所服役?”

  “首长,我是乌宗图什河哨所的,您应该没有听过吧?我们那个地方很偏僻。”李勇挠挠头,怕老首长尴尬。

  王亮不假思索地道:“原疆省军区别迭里边防连的一个季节性哨所,地处中国与吉尔吉斯斯坦边境的乌宗图什河河源。暮春时节,乘车需要绕过三十六个之字形回头弯,翻越海拔四千五百多米的穷铁列克达坂,历经五个多小时的颠簸才到达哨所。”

  李勇的表情有些错愕,那么偏僻,那么名不见经传的哨所老首长都能如数家珍?

  这也太夸张了吧!

  “六十年代我到过你们的这个哨所,当时的戍边条件远远比不上现在啊,我还记得当时我们在路上突然遭遇到了暴雪和冰雹袭击。在翻越穷铁列克达坂的时候,两名战士甚至出现了强烈的高原反应。是哨所充当向导的战士一直鼓励着我们,唱着歌,手拉着手,深一脚浅一脚地爬上山顶、走下达坂,五十一公里的山路,大家走了整整二十多个小时。”

  “乌宗图什河哨所的兵,不简单!”王亮很了解,尽管近年来哨所的戍边条件有了很大改善,但恶劣的自然环境仍然考验着官兵们。

  “首长,谢谢您能记得我们!我替我的战友们向您表示感谢,有您的这番话,我们付出的再多艰辛也是值得的。”

  王亮的话扎心窝子,只有到过哨所的人才能真正体会得到那种艰苦,因为王亮顶着暴雪和冰雹袭击,克服高原反应登上了哨所,李勇打心眼里敬佩。

  见扯远了,王亮连忙把话题拉了回来:“李勇,前面都是来办理改签,给那位伤病战士让座的?”

  “对,老首长,一听到广播大家就过来了。”李勇点点头。

  王亮真的是被惊着了,波音737-800可容纳旅客162人,感情是全军出击啊。

  所有的旅客听到消息之后都赶了过来。

  棒棒哒!

  认出王亮之后,旅客们自觉地为老人家让出了一条通道。

  值班台。

  四个身着冬常服的解放军军官站在那里正同值班经理讨论着解决方案,旁边还站着几个旅客,争论得面红耳赤。

  当前最大的问题不是没人愿意改签,而是所有的旅客都争着抢着要改签,到底该选谁呢?

  当然,为的不是那点补偿,只为自己能够为解放军战士出一份力。

  “军人为我们守边关,我为军人送平安,这是一件光荣的事情,必须改签我的!”

  “我自愿改签,而且一分钱补偿都不要!”

  “我是退役军人,改签我的,不救战友,我心永难安。”

  “退役军人靠边站,你都为国家做过贡献了,现在不需要你再付出了,改签我的!让我也奉献一次!”

  “总之一点,当过兵的就不能再跟我们抢了!”

  “对!”

  “同意!”

  “在这个时候军人无论如何都不能再优先了!”

  旅客们争得激烈。

  最后,在王亮和四名解放军军官的劝说之下,这才选出了九个不赶时间的旅客去改签。

  本来王亮想带头改签的,谁知一提出来就被旅客们‘群起而攻之’。

  王亮、孙为民、四名解放军军官,看着这些暖心的旅客们,敬了一个表示感谢的军礼。

  “谢谢你们!我们代表那位战友,向你们表示感谢,敬礼!”

  一切的感激,都在军礼里面了。

  最后的最后,九名改签的旅客没有一个人接受航空公司提供的那六百五十块的延误补偿。

  旅客们的回答都是一样的:“爱心不能用金钱衡量!”

  国航CA1218驾驶室。

  “吴机长,今天你们这次的航班上有一位旅客需要特殊照顾,他是一名病重的解放军战士,希望你们能尽最快的速度做好相关准备工作。”机长接到了运行指挥部打过来的电话。

  “收到,保证完成任务!”

  挂断电话,吴机长的内心十分沉重,倍感压力。

  执行了这么多年的飞行任务,接到紧急情况,今天这是头一次。

  机长在为战士的生命担忧,担心机组稍微有什么闪失,将会让一个年轻的生命丢失。

  “今天的航班优先保障解放军战士的生命,我们一定要把解放军战士的生命放在第一位!大家都记住了吗?”吴机长把飞机上的工作人员集中过来,宣布了情况,并做出了要求。

  ————————————

  PS:乌宗图什河哨所,这是全军唯一一个需要借道异国巡边的哨所。

  由于该地段石山林立且异常陡峭,我国有些点位只有借吉方道路才能管控,而吉方也需向我方借道才能管控他们的点位。互利互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