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150 卫国戍边勋章

0150 卫国戍边勋章

  射击是军人的核心本领之一,更是军人的基本功。

  但是因为边防部队担负的主要任务是站岗放哨和巡逻执勤,相对其他兵种来讲,他们对于射击成绩并不做什么高要求。

  能够通过既定的考核即可。

  但赵兴不服气,既然是兵,就没有什么要不要求的。

  当一天的兵,就是要做最好的兵,要做尖兵!

  打实弹的机会很少,因此赵兴格外珍惜每一次实弹射击的机会。

  他不断向老班长学习射击经验,日复一日地拆解重组枪械。

  守边防的日子是寂寞的,是枯燥的,但赵兴的每一天都非常充实。

  因为他每一天都在学习,都在进步。

  一拐,两拐,下士。

  二零一四年,赵兴刚刚换上中士的军衔就迎来了边防团组织的步枪射击考核,全连官兵都要参加。

  那天,赵兴这个名字被载入了边防团的史册。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在一百米的射击考核中,一阵阵枪响过后,负责报靶的战士举靶高喊:“赵兴,五十环!”

  五发子弹,五十环。

  这也就是说赵兴放出去的每一枪都是十环!

  小白杨哨所从一九六二年创建以来,历经五十二年,第一次有人在正式考核中打出五十环满分的成绩。

  当然,在日常的训练中,有人做到过五枪五十环。

  当过兵的都知道,在考核的时候,射击者要受到心理、环境、气候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很难发挥出平时的水平。

  成绩一出,官兵们都非常振奋。

  部队,就是一个遇强则强的地方。

  考核组的成员们在现场反复核验靶纸,确认了这一成绩。

  团政委当即在赵兴的胸前戴上了一朵大红花,赵兴喜上眉梢。

  五十环。

  这是偶然中的必然。

  当赵兴被问及是如何做到的时候。

  赵兴伸出了双手,撸起了自己的袖子。

  手上是厚厚的老茧,胳膊肘上是厚厚的一层皮。

  这莫过于是最好的答案了。

  一鸣惊人的成绩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

  过去的打靶,赵兴每次都是四十八环亦或四十九环,距离满分就差一两环。

  当达到一定高度的时候,再想进步就变得困难了。

  但赵兴是个不服输的人。

  他岂会满足于四十九环?

  他加班加点地训练,不断地摸索。

  终于,他找出了原因。

  气息和心理调节。

  这两个无形之中的因素影响到了他。

  赵兴设计了许多训练方法,有没有效果他不知道,就拿自己当小白鼠做实验吧。

  日复一日地练习,在射击的时候,赵兴为自己设计了无数种情境,他一一去克服,去适应。

  一个月后,军分区考核组再次来到哨所组织射击考核,赵兴又一次打出了五十环的成绩。

  名副其实的枪王诞生了。

  此时的赵兴已经是一个班长了。

  作为班长的赵兴清楚,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

  不仅仅要抓自己的成绩,更要让班里的战士出成绩。

  在不断提高自己射击成绩的同时,赵兴毫无保留,把自己的长期积累下来的经验倾囊相授,教给了班里的每一名战士。

  赵兴:“射击时肘部一定要撑稳,枪托抵肩要实,自然贴腮,呼吸均匀,憋气不能太久。对,好,就是这样,保持住!”

  “别抖,你抖什么?肘部撑稳!”

  “调整好呼吸,吸气呼气吸气呼气,跟着我的节奏来!”

  抓训练,他是最严格的。

  在一次又一次的射击比赛考核当中,赵兴的班总是能够拔得头筹。

  赵兴的优秀不仅仅体现在射击方面,其他的作训科目也是一样,都能让战友忍不住竖起大拇指,由衷地称赞。

  他已经二十八岁了,在部队里,算得上是名副其实的老兵了。

  老兵偷懒,没人会说些什么。

  但赵兴非但不偷懒,仍旧像刚入伍一样来折腾自己。

  就拿五公里越野举例子,每次跑步的时候,他都会在自己的腿上绑上沙袋。

  高强度的训练、恶劣的气候,导致他的两个膝盖都上了严重积水,常常针扎般地疼痛。

  他不麻烦部队,回家探家的时候,他偷偷到乡镇上的医院抽掉了积水,病情这才有所缓解。

  赵兴说:“我作为一名班长,训练时要给战士做榜样,决不能落后,强将手下才能无弱兵。”

  赵兴可不仅仅是四班的班长,他还身兼数职。

  军衔换成两拐的时候,因为表现优异,赵兴被推荐参加团里统一组织的卫生员培训。

  学成归来的之后,他便成了连队公认的小军医。

  在哨所与世隔绝的漫长冬季里,他就是战友身体健康的定心丸。

  不仅仅是给认人看病,他还担负着保障连队里十几匹马身体健康的兽医。

  因为连队分管着二十三公里长的边防线,漫长而有险峻,很多路段是没法子通车的,战士们只能骑马巡逻。

  那些马,要靠连队自己繁育、培养和训练。

  能干的赵兴又担任了驯马的任务。

  驯马可没有那么简单,而且还十分危险。

  有一回,他训练一头两岁的枣红色公马,也就是刚骑上去,那头野蛮的公马就乱跳了起来。

  赵兴一个不稳,就被掀下马背。

  这还不算完,公马又踩到了赵兴的大腿上,他疼得龇牙咧嘴,摸了摸大腿,万幸的是骨头没有断。

  有一定驯马知识的赵兴知道这个时候训练一定不能停。

  于是,他强忍着疼痛纵身上马,继续训练。

  几周过去了,马被驯服了,赵兴还同这个战友建立起了深厚的情谊。

  赵兴可以十分自豪骄傲地说:“现在哨所负责巡逻的那些马,都是我训练出来的。”

  因为表现十分突出,优秀义务兵、训练标兵、优秀士官、优秀党员,一项接一项的荣誉称号被授予赵兴。

  但是,赵兴最看重的那枚是【卫国戍边】的银质奖章。

  评论区。

  “我在疆省的北疆当过五年的边防兵,对于老首长刚才讲的冰水洗手洗脸的事情深有体会。真的不容易,冬天巡逻要穿九层衣服,冒着零下四十多度的极寒、狂风、大雪,身上还要负重几十斤装备巡逻于训练,时刻守护着祖国的每一寸领土,没有军人的付出,哪里有国家的和平与安定?向战友们敬礼!辛苦了。”

  “每天沐浴和平阳光,那是有人在帮你驱逐黑暗。”

  “边防军人付出的太多了。”

  “哎,只有我一个人发现老首长讲跑题了吗?说好的爱情故事呢?我怎么又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呢?”

  “怕是套路,我特意去百度搜了一下赵兴,没有任何相关新闻报道,莫担心,肯定不是烈士!”

  “呼,那我就放心了。”

  “老首长,狗粮已经备好,就看您老能不能塞到我们的嘴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