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157 遗失的英雄

0157 遗失的英雄

  :我就是王成,向您报道!

  当蒋庆泉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美军卡车里,因为旁边的弹药箱上面分明写着洋文。

  还有外面的交谈声,都不是中国话。

  手和脚都被捆绑了起来,忍者身上的剧痛挣扎了几下,捆得很结实,根本就挣脱不开。

  没有牺牲!

  被俘虏了!

  作为战俘,蒋庆泉被运到了美国人的医院,接受进一步的治疗。

  与此同时,美国人试图去感化他,并且给出了他三条路让他去做选择。

  第一条:去日本进修,给美帝当间谍。

  第二条:去台湾,可以享受优渥的待遇。

  第三条:关进战俘......

  前两条路都被他毅然拒绝了,蒋庆泉被关了起来,遭受着非人的折磨。

  首先,敌人要在蒋庆泉的身上刺字。

  这是一种手段,为了套取情报亦或是摧毁战俘意志。

  刺字,是文化上的虐囚。

  的需要他拼死反抗。

  美军心理战部队于1947年组建,后改编为第1无线电广播与传单散发连。

  这支部队的专家认为,中国军人有着坚强的信念,肉体拷打只能成为刑罚的一部分,往往无法摧毁中国军人的意志。

  而中国人爱面子,对尊严极为重视,当叛徒会成为永恒的耻辱。

  在中国漫长的历史长河之中,在脸上和身上刺字就是对犯人的一种人格侮辱和标记。

  因此他们结合台当局提供的资料和建议,在台特务的配合下,美军采取了一种在战争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方式,在战俘的脸上和身上刺字。

  蒋庆泉不干,敌人每一次试图要往他脸上刺字的时候,他都拼死挣扎。

  最后字没有刺成,而他也被剥夺了所有优待条件,被送往釜山战俘营。

  在战俘营门口,十几个拎着棍棒的南韩军人出现在了蒋庆泉的面前。

  他们嘴里喊着口号:“往死里打,他是个顽固分子,必须好好教育一下他!”

  棍子是铁做的,砸在身上很疼。

  南韩的警察和宪兵们纷纷围过来看热闹,蒋庆泉的血性也上来了,既然连死都不怕,还怕个球?

  你们干我?

  那老子让你们都死!

  拳头一攥,跟这帮家伙拼了。

  一拳闷倒一个棒子,其他的棒子犹豫了片刻又冲了上来。

  最终,蒋庆泉还是因为寡不敌众b被按在了地上。

  折磨,非人的折磨。

  就在蒋庆泉绝望至极的时候,他分明听到有人在朝自己喊话。

  是熟悉的汉语:“同志!你要坚强起来!做一个中国人就挺起胸膛!咱们中国人都是硬骨头!咱们打不垮也吓不垮!”

  是同样被俘的战友们。

  蒋庆泉顿时就有了主心骨,他这一刻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孤军奋战!

  战俘营分为东西两侧。

  支持蒋庆泉的声音来自于东侧,那里关押的都是和蒋庆泉一样坚决要回大陆的志愿军战俘。

  南韩士兵把被打得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的蒋庆泉扔进东屋,里面的战友们连忙给他包扎,并道:“同志,你是好样的,有勇气,是汉子,是中国人!”

  后来,他才知道。

  东屋的都是坚决要回大陆的,而西屋......他们享受着优渥的待遇。

  东屋的战友们互相鼓励着,打着气,和敌人针锋相对地做着斗争。

  战友当中有念过几年书的,他教大伙朗诵由叶挺将军书写的《囚歌》。

  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

  为狗爬走的洞敞开着,

  一个声音高叫着:

  爬出来呵,给尔自由!

  我渴望着自由,

  但也深知道——

  人的躯体哪能由狗的洞子爬出!

  我只能期待着,

  那一天——

  地下的烈火冲腾,

  把这活棺材和我一齐烧掉,

  我应该在烈火和热血中得到永生。

  这就是那个年代真正的中国军人,有着高尚情操,一身凛然正气。

  还有一首歌,他们一遍又一遍地去唱。

  “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向着法斯齐开火......向着新中国发出万丈的光芒。”

  而与此同时,志愿军营地。

  在听说蒋庆泉‘向我开炮’的事迹之后,战地记者写了一篇名为《顽强的声音》的战地通讯进行报道。

  这是英雄啊!

  然而这篇报道还没有来得及发,上级就来了通知:不要再宣传蒋庆泉了,他被俘了,因为他的名字出现在了战俘名单之中。

  以当年人们的观念与规定,不管这个人曾经做出过怎样的功绩,只要他被俘了,所有的以往就一阵风吹散了。

  战俘营中蒋庆泉靠着顽强的信念,和战友们互相鼓励着,又一次守住了“阵地”。

  一九五三年八月份的一天,蒋庆泉和这部分坚决回国的战友,突然被带出战俘营,押上了一艘登陆艇。

  一路上他们已抱定要被处决的准备。

  万万没想到,等待他们的竟是一个天大的喜讯。

  “同志们,祖国派亲人来接你们了!”

  当听到来人说出熟悉的汉语的时候,战俘营里的人都哭了,真的是没想到啊。

  那种心情,没有亲身体会的人永远都不能体会得到。

  终于可以回家了!

  哭成一片,一片哭声,都哭。

  没有一个不哭嗷嗷的。

  代表过来了,给战俘们一人一跟香烟,中华的。

  而蒋庆泉没想到的是,自己一辈子被几张纸压得喘不动气。

  几张纸:档案,永远抹不掉的东西。

  回国后,蒋庆泉在专门接收管理志愿军战俘的管理处接受审查。

  再后来,回到了他的辽省农村老家,当了几十年的农民。

  王亮继续道:“二零零九年的时候,蒋庆泉和儿子到丹东参观抗美援朝纪念馆。一向老实厚重、沉默寡言的老人在现场突然发了火,说什么也要把一张炮兵阵地的照片扯下来。老人的儿子和纪念馆里的工作人员费了好大劲才把老人拦住。”

  老人哭了:“当时我喊‘向我开炮’,他们为什么不开炮?开了炮我就死了,就不再会当战俘了!我给祖国丢人了,我不配当共产党员。我的屈辱和痛苦,你们根本就体会不到的!”

  现场的参观者和网友们都听得入迷了,这些人,这些事,他们从未听说过。

  王亮:“炮兵当时没有开炮,仅仅是因为炮弹打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