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158 我就是王成,向您报道!

0158 我就是王成,向您报道!

  0158 我就是王成,向您报道!

  当喊出‘向我开炮’这四个字的时候,蒋庆泉是抱着必死之心的,但无奈造化弄人,他没能成烈士。

  而活下来,他承受了很多的屈辱和痛苦。

  想想这样一副情境,在一九六五年的深夜,崇拜战斗英雄的年代里,村生产队组织大伙看了电影《英雄儿女》。

  蒋庆泉的老婆直称赞剧中的主角王成英勇无畏,是她心目中的偶像。

  但殊不知,剧中的王成就是她一直以来的枕边人。

  蒋庆泉没有说话,他一看就能明白,电影里面说的实际是自己做过的事。

  但他不敢声张,只是默默地流眼泪。

  他回家之后蒙着被子偷偷哭了整整一晚上。

  第二天在地里干活时又悄悄掉眼泪,他不能让别人看见,更不能让人知道,因为他心中压着那个战俘的重负。

  蒋庆泉认为:王成是英雄,而自己不是。

  蒋庆泉没敢对任何人提及当年的事情,当有人问他当年都怎么打仗的之类的问题的时候。

  他就搪塞道:“我没打多少仗,我就会唱歌,我给你唱个歌吧。”

  遮遮掩掩就过去了。

  回忆都没法跟人分享,无论是让他激动的,还是让他难过的,都不能跟人家分享。

  一辈子的阴影。

  就这样蒋庆泉在孤独中沉默了下去,那曾经气吞山河的英雄气概和壮烈往事,在他看来,都只属于电影中那个高大的形象,而与自己已没有丝毫的关联。

  一晃四十多年过去了,在辽省这与世隔绝的小村,蒋庆泉渐渐老去,白发苍苍。

  他不知道山外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他不敢迈出去,他觉得自己没有脸迈出去。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忽然有几个邻居跑进了蒋庆泉的家,他们兴奋地说,在电视上有人提起了他蒋庆泉的名字!

  邻居激动地手舞足蹈:“电视里面的人提到你了,信息啥的都对上了!你就是王成的原型啊!”

  蒋庆泉摇摇头:“那不是,不是我。”

  邻居:“那咋不是你?人家提你蒋庆泉了,当兵的年份,退伍的年份,都对得上。”

  蒋庆泉:“天底下叫蒋庆泉的人多着了,志愿军几十万人,重名了。”

  王亮抹了抹泪水,他为什么要帮助老兵?

  就在于此。

  王亮:“蒋庆泉的第一反应不是激动,不是兴奋,而是茫然和慌乱。他早已经不习惯自己的名字能和英雄二字挂钩了,这个本打算在偏僻的小山村里就这么终老一生的老人,他当然没法去想象,这世上还有竟还有人一直记挂着他,甚至苦苦寻找着他。”

  蒋庆泉没有站出来的愿望,他想,就让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永远烂到肚子里去吧。

  二零一零年,当年写下《顽强的声音》的战地通讯记者和当年的几个老战友几经周转找到了蒋庆泉,而且把当年描写他英雄事迹的那篇战地通讯的手稿交给了他。

  经过媒体的报道,当年的老战友看到了。

  他们千里迢迢来了,为蒋庆泉证明。

  蒋庆泉这才终于坦然地说出了那一句:我就是王成。

  有人问蒋庆泉为什么一直保持沉默。

  蒋庆泉回答道:“银幕上的英雄王成牺牲了,而我还活着,我有过那段经历,我不想给英雄抹黑。”

  讲到这里,评论区沦陷了。

  现场的参观者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英雄不应该被埋没,战俘经历了更严酷的折磨和考验,他始终坚持着要回到祖国,而不是去台湾。他们都是好样的,人民不应该忘记他们,政府更不应该亏待他们。他们是英雄!”

  “历史不会忘记蒋老先生的,最可爱的人,共和国的土壤里面有他们血染的风采!”

  “小时候《英雄儿女》的电影,王成的形象历历在目。现在才知道他竟然是我们县的老前辈!”

  “请善待他。”

  “祖国不能忘记,人民更不能忘记!”

  王亮继而道:“士兵,对于战争的进程影响甚微,但是作为一个个体生命,每个人会有每个人的独特记忆,它不等同于历史教科书上那些冰冷的数字和客观的记载。对于战争的意义和战争的记忆,在决策者、旁观者、历史研究者和亲历战斗的普通士兵间,是不一样的。”

  ——————————

  在管理处的一年时间里,蒋庆泉同另外十五名战士分在同一个班。

  每天的生活就是认罪和检讨,不讲功劳,只讲过错。

  他们仍然可以穿军装,用着印着抗美援朝的陶瓷缸喝水。

  但他们不再被认为是军人。

  负责教育审查归俘的干部有这样的论断:“人民军队的字典里就没有被俘,被俘等于变节。”

  在接受敌人的审问时,蒋庆泉告诉敌人:“每人一挺小轻机枪、吃大米白面猪羊肉。”

  每个正常人都知道,这是为了对抗敌人的审讯。

  但是审查的最后结果认定:他被俘后暴露了部队的武器装备。

  蒋庆泉所在部队的师政治部为他提供了足够的支持,使他只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幸运地保留了党籍和军籍。

  在后来的那场风波中,档案被人翻出来。

  他受到了冲击。

  运动的时候要斗争他,说他是叛徒。

  公社屋里都是批他的大字报,墙上是,绳子上挂着也是。

  吃尽了苦,受尽了累。

  直到一九八一年十二月的一天,民政局和组织部来了两个人,宣布取消他的党内处分。

  那一天,在朝鲜战场上一滴眼泪都没流过的蒋庆泉,大哭了一场。

  “后来,组织上问蒋庆泉他有什么要求吗?老人提了一个,希望得到一枚抗美援朝纪念章。政治部听到消息后,专门为老人特制了一枚参战纪念章。授予勋章的时候,蒋庆泉老人身着当年的旧军装,向他的老首长——当年志愿军二十三军政委,年逾百岁的裴老将军敬礼。老将军是由两名战士搀扶着走过来的,蒋庆泉汇报道:‘首长,志愿军23军67师201团5连担任步话员蒋庆泉向您报道。’裴老将军颤颤巍巍地将参战纪念章别到蒋庆泉的胸前,随即两位耄耋老人相拥着嚎啕大哭……”

  王亮的故事也讲完了:“忠于祖国母亲,毫无二心,不离不弃!中国脊梁!军人典范!”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