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164 将军的眼泪

0164 将军的眼泪

  “有人曾经问过我,不打仗哪里来的英雄?我想问,他李向群,是英雄吗?啊?”

  王亮不自觉地提高了声调。

  最后一个‘啊?’,好似吼出了心中的怒火。

  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逐渐过上好日子了。

  有些人,开始忘本了。

  原本那些去学习,去歌颂的英雄竟然被质疑。

  这些年来,真的是屡见不鲜了。

  王亮见的真的是太多太多了,他没有办法像常人那样一笑了之,因为那些被质疑被抹黑的,是自己的战友。

  有的,并肩作战过。

  有的,素未谋面,但,他们是战友,更是兄弟。

  现在去翻历史的旧账,王亮不是想去抱怨什么,只不过是想让后来人铭记住他们。

  为了共和国的明天献出年轻而又宝贵的生命的他们。

  没人愿意去死,军人只是愿意为你去死。

  不给军人尊严,打仗时却要他们去死。

  于情,于理,都讲不通。

  如果有一天战争到来......

  “长江三峡工程巍然雄起,意味着像九八年那样凶猛的洪水不会再来了。大江东去,浪淘尽.......”

  “但九八抗洪精神,要牢记!在百年不遇的长江特大洪水面前,中华民族众志成城,万众一心,它,屈服了。在危难时刻,全民族所迸发出的坚强和勇气,力量和自信,品格和精神,已经积淀在我们的血管里、性格里,永生不灭!”

  这是王亮作为前辈对晚辈的一点告诫。

  展览厅内,人头攒动。

  听着《为了谁》这首老歌,再跟着王亮的思绪飞到九八年。

  参观者们仿佛就在李向群的身边,见证了一位英雄的诞生。

  很多人都忍不住热泪盈眶。

  时代啊。

  一晃就过去了将近二十年。

  当年那些被解放军战士从洪水口中救出来的孩子们,她们,该长大成人了吧?

  当年那些参加抗洪的解放军战士们,他们,很多都已经卸甲归田了吧?

  想想这些,总是不免感怀伤悲,内心隐隐作痛。

  见九八抗洪展览厅这边的人越具越多,还吸引了不少记者过来录像,王亮想了想,决定继续。

  “我说过,要讲两个人,李向群同志是其中一位,还有一位。今天,在这里,我要讲他,是因为老人家在今年的2月9日,去世了。”

  王亮在王烁和林佳的帮助下戴上扩音器,这样一来距离远一点的参观者也可以听得清楚。

  “董万瑞将军!”

  “是董将军!当年的抗洪将军!”

  王亮刚完成导入,很多参观者便道出了另一位抗洪英雄的名字——董万瑞。

  “对,他就是我的老同事老战友,在一九九八年长江抗洪期间担任南市军区驻九江抗洪前线总指挥的董万瑞将军。”王亮点点头,很多人是知道董将军的。

  “九七年,董将军从少将晋升为中将,九八年,他便迎来了自己的授衔大考。历史证明,在这场考试中,他向国家向军队向人民,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通过多媒体触摸一体机,王亮找出了这样一张照片——《将军的眼泪》

  那时,滔天的洪水的已经退去。

  送别抗洪战士的站台上,军列就要出发,一名面容黝黑的将军凝望着车窗,看着身上泥巴还没有洗净的士兵们,情不自禁,泪光闪烁。

  “在大多数人的眼中,这就是一张寻常的照片,将军挥泪送士兵。实则不然,这张照片,信息量很大。”王亮的话别有深意。

  就在人群中窃窃私语的时候。

  就在网友们在评论区刷屏的时候。

  王亮又开口了:“我知道当时的董将军在想些什么。”

  “他在想,官兵们将生命置之度外,跳入滔滔洪水中,扛沙袋扛到肩膀脱皮皮开肉绽血肉模糊,只能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只能用矿泉水止渴用方便面充饥。为什么?为什么不能洗掉身上的泥巴,处理好身上的每一处伤口?”

  “他在想,为什么自己不能给每一个战士个拥抱。是,每一个战士浑身上下都是汗臭味。但董将军也不例外,甚至他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闻的味道,是属于每一个军人的荣耀。”

  “他在想,为什么,为什么这些年轻的孩子们要在炎炎夏日里出来遭这种罪,吃这种苦?为什么不能像其他人一样躲在阴凉的房间里,吹着风扇,啃着西瓜。”

  “他在想,今天,官兵们要归建了,要回老部队了,为什么,为什么好多面孔都见不到了?驻汉空军高炮某团225营的指导员高建成呢?战士田华、朱任堂、易志勇、黄孝圣......他们呢?省军区舟桥旅的杨德文和叶华林?桂75121部队的李向群呢?”

  “他们是开小差了吗?纠察呢?把他们抓回来!要好好地‘处分’他们!他们凭什么开小差?!是谁允许他们开小差的?!”

  讲到这里,王亮忍不住擦拭眼泪。

  是爱啊,是恨啊。

  又恨又爱啊。

  一场灾难,重新认识了这些战士们。

  不过,这代价,太沉重了。

  那张从不表喜怒的脸,在火车鸣笛的那一刻,闪动着泪花。

  将军的身后,有自发前来送行的民众,有当地的驻军,还有当地的官员们。

  将军不愿意回头,有些人,他不愿意去理睬。

  官兵们,蓬头垢面,皮肤黝黑,身形消瘦,衣衫褴褛......

  有些人,锃亮的皮鞋,洁白如雪的衬衣,还有浑圆的大肚皮......

  坏人,难逃法网。

  天不藏奸。

  “如果你们问我对董将军是什么印象,我只能说,他是一个‘疯子’。”

  “在决口封堵战役中,他亲自上前线,一连五天都没有睡觉,三个昼夜不吃饭。当时他是五十八岁的人了,不是壮小伙了,还那样拼,不是‘疯子’是什么?”王亮反问道。

  继续翻,又翻出了一张照片。

  是董将军和一个少尉的合影。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少尉不是别人,正是董将军的儿子,红色尖刀连的一名排长。”王亮介绍道。

  “中将父亲,少尉儿子,在今天,很容易让人往不好的地方联系。我想,很多人的脑海里下意识地就产生了一些想法吧?”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