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165 凯旋门下:热烈欢送抗洪子弟兵胜利凯旋

0165 凯旋门下:热烈欢送抗洪子弟兵胜利凯旋

  0165 凯旋门下:热烈欢送抗洪子弟兵胜利凯旋

  “但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董将军对儿子的要求,比其他的官兵要苛刻的多了。为什么?只因为他是将门之子,既然选择当兵,就要成为像父辈一样的军人!”王亮道。

  说这番话,王亮是感同身受的。

  自己三个儿子,两个是军人。

  五个孙子,三个是军人。

  没穿上军装之前,百般溺爱,想怎么样都行。

  但穿上军装就不同了,必须严格要求。

  可以走后门做调动,但去的地方,必须得是最艰苦最偏僻的地方。

  不然,王亮怎么会对那些边防哨所如此熟悉呢?

  老人家一副虎爸的架势,把儿子送到寂寞荒凉的风雪高原。

  殊不知,多少个日夜,老人躲在书房,拿着放大镜,仔细看着边防图。

  每一条河流,每一座山脉,每一处耕地,每一片海滩,他都不肯放过。

  只因对儿子的思念。

  王亮爱自己的孩子们,但方式特殊。

  或许,这就是军人家庭的独特之处吧。

  儿子们并不怨恨父亲,渐渐地,他们喜欢上了哨所特有的安静与简单。

  在军校的时候,他们日复一日地学习和训练,也思考过像人生意义这样的哲学问题,但迷茫空虚的感觉总是挥之不去。

  到了哨所之后,孩子们恍然发现,自己的心在一天天的静谧中丰富了起来,升华,充实。

  更懂得了什么是国家利益,什么是民族利益。

  “九八抗洪的时候,董将军虽然和儿子在一个阵地上,但两人却很少见面。有一个情形我记得非常清楚,将军是在检查施工的时候见到又黑又瘦的少尉儿子的。”

  听闻父亲来了,儿子惊喜得顾不上整理着装就匆忙跑去。

  只见父亲晒得面容黝黑,手臂上的皮肤脱落得斑斑驳驳。

  看到跟自己一样晒得黝黑的儿子,董将军严肃的神情里虽然看不出心疼,但却露出一丝欣慰。

  董将军:“怎么样?”

  儿子:“还行!”

  董将军问道:“你学会怎么抗洪了没有?”

  儿子点点头。

  董将军:“什么是管涌?”

  儿子:“在渗流作用下,土体细颗粒沿骨架颗粒形成的孔隙,水在土孔......”

  董将军:“说说抢护的方法。”

  儿子:“临截背导,导压兼施,降低渗压,防止渗流带出泥沙......”

  儿子对答如流,董将军这才微微点头。

  临走的时候,他抬起自己的右臂对儿子说:“看看你的手,还没我的晒得黑。我这已经是爆开第三层皮了,你至少得晒成这样才合格。”

  儿子不好意思地笑了,连连点头,记在心上。

  王亮滑动屏幕,找出了一张照片,正是将军指着自己的手臂叮嘱着儿子的那一张。

  当时将军手指右臂,张着嘴,在说着些什么。

  儿子目不转睛地看着父亲的手臂,露着两颗大门牙,笑得有些羞涩。

  他知道,自己做得还不够。

  将军的旁边有两个校官,他们静静地等着,并没有打扰这对父子难得的相聚难得的温馨时刻。

  王亮道:“这些东西都不是虚构出来的,都是真实的。这就是我们的将军,这就是我们的基层官兵。”

  其实,在红色尖刀连里,董少尉被战士们称为酋长。

  因为,他被公认为是连队里最黑的人。

  董少尉做出过这样的感慨:“老爸对我的要求一向非常严格,我总觉得自己就算是跳起来也很触碰到他的目标。作为他唯一的儿子,我从没有懈怠过一天,始终处于紧张的赶路之中。不能给老爸丢人!”

  将军曾经在多个重要岗位上任职。

  但他从来都没有在考学、调动、分配、晋升的事情上给别人打招呼,也从未给拉关系、走后门。

  王亮忽然想起了些什么,补充道:“哦,有一次例外,老董唯一一次动用关系,是因为儿子从小调皮捣蛋,他决意把儿子送到部队里去改造。那时,他帮儿子挑了一个连队。哪个连队最苦、训练最狠,就送到了哪里去。”

  当年九江封堵决口的抗洪场面,仍旧历历在目。

  决口旁,战旗高扬。

  2000名官兵组成一道道传送链,将堵水用的石料、粮包向激流中抛投。

  可湍急的水流转眼便将砂袋、粮包冲得无影无踪。

  钢管运来了,将士们把钢管绞成栅栏,一排排地打入江底,然后飞速地抛块石、袋装碎石、钢筋笼块石和一袋袋的稻谷、蚕豆。

  石料流失被遏制了,堵水效果明显。

  董将军一声令下:“部队换防!”

  从浙省千里驰援的1800名官兵精神抖擞地开到了现场,疲惫劳累的战士们撤下去。

  王亮:“指挥调度,动动嘴皮子不就行了吗?来,看看这张照片。”

  说着,王亮又找出了一张照片。

  一张很少有人见过的照片。

  照片中,将军分明在滔滔不绝的洪水之中,同官兵们手拉着手,组成了一道人墙。

  仔细看,将军连救生衣都没有穿!

  身先士卒,绝不是说说。

  ......

  1998年9月15日的清晨,九江市。

  持续五十天的抗洪抢险结束了,三万多名被困群众得救。

  选择凌晨,是因为解放军官兵们不想惊动群众。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知道我是为了谁就好。

  即便是凌晨,九江市还是出现了罕见的万人空巷场景。

  没有人去组织,完全是自发的。

  这个凌晨,没有人赖在穿上睡懒觉。

  九江市民们都起了一个大早,准备了很多份早餐。

  在十里大道,在临时搭建的“凯旋门”下。

  数十万九江市民挥泪为抗洪期间保卫九江首批回撤的子弟兵送行。

  市民们往官兵手里塞鸡蛋、面包、牛奶......

  官兵们委婉的拒绝。

  不拿群众的一针一线,说到做到。

  一辆辆驶离的敞篷卡车上,官兵们微笑着,挥手向市民告别。

  那些市民们嚎啕大哭,舍不得啊,真的是舍不得。

  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他们真正认识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

  “解放军同志,你们辛苦了。”

  “辛苦了,你们。”

  “谢谢你们。”

  “祝你们一路平安。”

  “九江人不会忘记你们。”

  “解放军叔叔再见!”

  大娘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学生们嚎啕大哭......

  司机放慢了车速,给官兵们告别的时间。

  短暂的握手,一辈子的情谊。

  中华民族是一个懂得感恩的民族,你温暖了他,他会温暖别人。

  好人,就是如此诞生的。

  再后来,官兵们笔挺地站在后车厢,敬着军礼,直至卡车驶离市区......

  坏人变好人很难,但那时起,很多人都在慢慢变好.......

  ————————

  照片都是真实的,送别的视频也有,网上都可以搜到,找不到可以管我要。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