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166 铁血虎将终七十六

0166 铁血虎将终七十六

  “2016年,刚性了一辈子的董将军因为肺气肿住进了医院。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这位抗洪将军,气管被切开,靠着呼吸机来维持生命,他只能通过打手势和书写与人交流。”

  想来,当年泪别抗洪将士的画面会一次又一次地浮现在他的脑海里吧。

  老人家会想,快要见到那些牺牲的官兵了。

  想,真的想他们。

  将近二十年了。

  终于快要再相会了,那些可爱的人们。

  参观者们默默擦拭着眼泪。

  屏幕前的网友们也哭了。

  董将军,他们当中绝大多数人都知道,很多资料在网上都能找得到。

  但,2017年的今天,谁又会有心去搜一下,浏览一下呢?

  或许,只有在某些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才会有人记起,咱们的国家,还有这么一位铁血将军。

  王亮继续道:“董将军的儿子已经是东部战区陆军某部的团长了,将军住院期间,刚刚率部完成比武考核的儿子从演训场赶到医院去看父亲。听完儿子的汇报,将军在白纸上写下了一个潦草的数字‘80’。”

  “这是他给儿子打出的分数,良好,表示将军对儿子的认可,铁骨铮铮的军人,也有柔情的一面。”

  一辈子戍守台海前哨,一辈子痴迷练兵打仗,一辈子严谨淡泊低调。

  走时形销骨立,但留下的,是一种精神。

  王亮默默泪水:“我记得非常清楚,当媒体记者向董将军采访抗洪事迹的时候,董将军一点都没提自己的辛劳,而是动情地说:‘我们的兵真的是可爱啊!扛沙袋总是拼命地跑。这么热的天,很多兵中暑了,输液后拔掉针头又冲上去了。他们很苦很累,但没有一个熊包。你要我讲官兵中有多少英雄,我说不清。但我可以告诉你,他们中每一个人都是英雄,都有一串催人泪下的故事。’他嘱咐记者,不要写自己,要多写写奋战在一线的官兵们......”

  原南市军区副司令员董万瑞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月9日在南市逝世,享年76岁......

  一条讣告。

  戎马一生、德高望重的老人走了,安详的走了。

  董老将军去世的消息传来,如同当年的那张照片一样,再度引爆了无数国人的泪点。

  “新春寒夜月重圆,送别将军叹逝川。决战九江封溃口,扬威台海止烽烟。柳营清正无伸手,戎事专诚不卸肩。铁马金戈同一哭,东南劲旅忆忠贤。”王亮忍不住,把这首诗又一次拿了出来,诵读给大家听。

  评论区。

  “沉重悼念缅怀老首长董万瑞将军,我是陆军三十一集团军的,将军是我的军长。老首长爱兵如子,关心一线战士,这不是假的,他担任军长期间,要求所属部队必须保障战士每天早上一个鸡蛋一杯牛奶。他说:‘战士们的营养跟上了,才有力气去搞训练。’”

  “九八抗洪,我曾经担任过将军的保健护士,这是一位受人爱戴的好首长。当年九江火车站送别抗洪部队的时候,我也在。首长只说部队多好多好,战士多好多好,从来不提自己的功劳和苦劳。即将撤编的整师部队,一声零下,开赴抗洪前线,无惧生死,无怨无悔.......”

  “将军戎马一生雄,虎目含泪只因兵。”

  “原73023部队抗洪抢险模范团老兵想老首长致敬!走好!”

  “原32515部队老兵向老首长致以崇高的军礼,老将军一路走好!”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叫洪水过堤坝!”

  “1998年,我曾经在堵住九江决口的那艘锈迹斑斑的船上采访过董将军,印象中,首长话不多,很精炼;脸色黝黑、身形精瘦,但透露着刚毅。那才是真正的军人,真正的将军!”

  “老兵不死,兵魂永驻!敬礼!”

  “98年的9月份,我到九江上大学,洪水已经退却,路过市区的烟水亭,有一个纪念抗洪的摄影展,其中有一张将军的照片,就是今天老首长放出来的那一张。当时的名字叫【将军有泪不轻弹】,黝黑冷峻的脸庞,坚毅的眼神噙满泪花。当时我的内心十分触动,震撼!过去很多年了,将军的形象依旧时常在我脑海里浮现。想不到,真的是没有想到,二十年后再见到这张照片,将军却已经......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眼,唯有泪千行!”

  ......

  网友们纷纷发表着自己的感慨。

  世界很大,又很小。

  总是不免有什么交集。

  网友们分享着自己的经历。

  无疑,当年的那场大灾难,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很多人。

  “戎马一生清风两袖铁血丹心昭万世,厉兵台海决胜九江神州青史留瑞名。这是追悼会上的挽联,今天我为董将军的一生做个总结。”

  “军旅生涯五十六载,征战大江南北,心血与汗水洒在祖国的山山水水;戎马一生一甲子,从西北边陲到东南前线,从普通士兵到铁血将军,把生命与忠诚奉献给了深爱的党和人民。一代战将!请记住这位爱兵如子、威震台海的将军......”

  九八抗洪暂时告一段落了。

  士兵和将军的故事。

  殊不知,当年有上百万个李向群和百个董将军奋战在洪水之中。

  因为,抗洪的官兵百万,将官百位。

  他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他们的业绩与世长存。

  王亮抬手看了下手表,被惊到了。

  到军博的时候还不到九点,现在竟然已经是十二点半了。

  太投入以致时间不知不觉间就流逝掉了。

  想来下午还要去录制《国家英雄》,王亮连忙喊上孙为民走人。

  一问才知道,节目组那边的电话都快打爆了,孙为民见王亮讲得起劲,便没有打断。

  因为节目的形式还没有确定下来,所以于茜的心里没底,左等右等又不见老首长的人影,只得给经纪人孙为民打电话。

  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毕竟孙为民也摸不透王亮的想法。

  离开军博,王亮和孙为民在附近找了家面馆,先垫补垫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