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171 国将不保,家亦焉能存在?

0171 国将不保,家亦焉能存在?

  0171 国将不保,家亦焉能存在?

  战斗从下午两点打到晚上八点,整整决斗了六个小时,白刃格斗,往返冲突了七八次,才将敌人击溃,双方死伤多达八百。

  满地横尸。

  蔡炳炎的二○一旅作为六十七师的主战旅,像把尖刀一样,战斗在最艰苦、最激烈的地方。

  战斗中,二○一旅四○二团与日军主力发生激战。

  炮声、枪声震耳欲聋。

  中国军队官兵为民族而战的气概势不可挡,两军数次肉搏刺杀,阵地争夺趋于白热化。

  四○二团团长李维藩,率领全团上下与敌血战,直至阵亡。

  随后,蔡炳炎亲率一个营向日军冲锋,高呼:“吾辈只有两条路,敌生,我死!我生,敌死!”

  “射击!射击!”鬼子疯狂地咆哮着。

  反复冲杀,激战中,在距离日军阵地不到一公里处,蔡炳炎身中数弹。

  士兵们前去抢救他,只听蔡将军口中高呼:“战旗不倒,冲锋不止!前进!前进!”

  最后,罗店回到了六十七师的手中。

  舞台上,“蔡炳炎”倒下了,他侧着脑袋,看着妻儿的照片,慢慢地合上了眼睛。

  演员和道具迅速撤下,王亮踱步来到舞台中央。

  王亮:“国民革命军第十八军六十七师二○一旅少将旅长蔡炳炎,时年三十五岁,二○一旅辖402团上校团长李维藩,时年三十六岁,壮烈牺牲。”

  “这次战斗被称为血肉磨坊,牺牲的不仅仅是旅长和团长,还有数以千计的士兵。壮烈亦或不壮烈,他们都是抗日英烈,都是国-家-英-雄!”

  “有人说,沪市最后不还是丢了吗?日本侵略者最后不还是占领了上海了吗?”

  “国民革命军以60%的精锐部队损失殆尽的代价打破了日军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狂妄话语,淞沪会战拉下帷幕。”

  “沪市丢了,十八万七千二百名中国军人血洒疆场,中央海军全军覆没,中国军队阵亡校尉级以上军官近千名,不是叫嚣着要三个月灭亡中国吗?有血性的中国军人告诉你们,QNMLGB!中国人,誓死不做亡国奴!”

  没有结束,远远没有结束。

  各方力量组织的暗杀活动在沦陷的沪市展开。

  不时会有枪声响起。

  得意忘形的日本人,惨死在街头。

  每天都有中国人牺牲,但就算是死,也不能让日本人好过。

  第18军司令部在1937年9月3日印刷的《罗店十日战记》中记载到:“罗店一镇,日前为敌我必争之要点。苦战旬日,异常惨烈,敌军伤亡已逾三千,我军阵亡官兵五千余人。”

  十八军军长罗卓英回忆道:“没有山岭,也没有特殊的设备可资利用,连个像样的战壕都来不及构筑。在日寇重炮和战车的疯狂攻势下,只有拿我们的血肉去和他们拼了。凭诸将士的用命,大战七昼夜,敌人进犯三次都被我军击退。在第二次争夺战时,本军旅长蔡炳炎,团长李维藩壮烈殉国。”

  故赋诗曰:“三来三往力争持,十荡十决扫虾夷。淞沪风云罗店血,大书蔡李是男儿!”

  “牺牲前,蔡炳炎将军给妻子去了两封家书,妻子用绫将两封家书裱好,后捐献于国家,1987年7月7日送到京城,现由中国革命博物馆收藏。”

  王亮继续道:“请我们的贾馆长请出这两件宝贝。”

  【新秋入序,暑气渐消,尤以夜间气爽,想皖地亦同此景象耳。沪战闻我军连日胜利,敌方大有恼羞成怒之势。昨日报载,又由日舰运来援军五万余口。果尔,则二次大战即将爆发。同时又根据报载,上海汇山码头为我军占领,敌人虽有大部援军,无法登陆。虽多亦奚以为!我等刻仍在此间休息,如沪寇日内再不解决,或即参加战斗也,前函家用帐目,由你管理,望即实行,无得疏忽,此为最要紧之事。保、亚、浙(三个孩子)等几辈均好吗?甚念!特此,敬颂。八月二十一日上七时】

  【连日致书,谅已览,先后汇带之款,前函所述办法,务希切实作到,是为至盼。我等于本日仍在此间休息,因沪上连日胜利,且战区狭,不能使用巨大兵力故也,周难(蔡将军的勤务兵,畏战而逃)于此次过汉,乘机潜逃。此人瘦弱无忠骨,所以不可靠。殊不知困难至此,已到最后关头,国将不保,家亦焉能存在?如到皖,不得令其居住。慕兰(长女)之事,时在念中,望设法促成,以免我一件顾虑。浙(幼子)资质甚佳,我颇爱之,希注意保育为要!八月二十二日于常州城北之洪庙,上午八时半发,彼等恐不在原地,汇款注意。】

  贾馆长动情诵读了这两封家书。

  大屏幕上,也将这两封家书投映了上去。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从家书中,我看到了蔡炳炎将军抗战必死的决心,我还看到了他对妻子儿女们的牵挂。国与家,国将不保,家亦焉能存在?”

  王亮道:“蔡将军选择了国,为国而战,为国而死。在抗日战争的年代里,很多中国军人都是这样选择的。”

  “活在今朝,仍须回首往昔峥嵘岁月,以展青春韶华。”

  “我们下期再见。”

  王亮宣布结束,片刻之后,掌声雷动。

  蔡炳炎,很多人都不知道的一个名字。

  但在一九三七年八月二十五日的那一天,他让来犯的日军知道了什么是中国军人。

  同敌人肉搏过,终在倒在了冲锋的路上,牺牲时最小的儿子只有一岁。

  相信第一期节目播出之后,全国人民都会知道,还有这样一位将军。

  “吾辈只有两条路,敌生,我死!我生,敌死!”

  “本旅将士,誓与阵地共存亡,前进者生,后退者死。”

  “殊不知困难至此,已到最后关头,国将不保,家亦焉能存在?”

  黄埔一期,陆大一期,沪市战役起,主动请缨,奔赴前线。

  家书中,详细安排身后事,从日常用度的管理,到儿女的婚姻抚育。

  尽显儿女情长,丈夫气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