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176 思念我的英雄们

0176 思念我的英雄们

  西沙海战打起来的时候,是这样的一幅画面。

  我方舰艇充分发挥舰小,机动性能好的优势,在交战开始便将舰艇驶到南越舰艇的侧面,进入到敌人大口径武器射击死角。

  南越海军的那几门172毫米主炮根本就起不上什么作用,只能着急。

  与此同时南越军舰试图拉开作战距离,以发挥他们大口径远程火炮的威力。

  “绝对不能让敌人的阴谋得逞!我们的舰艇紧贴敌舰,用时速极快的小口径火炮猛烈攻击敌舰面。”

  王亮讲到了兴头上,眼睛里都闪着光。

  在追击的过程中,中国海军的军舰虽然落后,但指战员们凭借着娴熟的操作,我方的舰艇同南越驱逐舰展开了别开生面的接舷战。

  什么叫接舷战?

  用己方的船舷靠近敌方船舷,由战士跳船进行格斗的海战方法。

  “接舷战是最早的一种海战战法,一直沿用到十七世纪。桨船时代的接舷战战术,通常进攻的船排成一列横队,以船舷靠近敌船舷后,士兵跳上敌船进行白刃格斗杀伤对方,或俘获敌船。”

  “我们的海军战士们,就是这样去跟敌人拼的。他们将原本准备补给给守岛民兵用的步兵武器,全都招呼在了这些驱逐舰身上。”

  王亮想掉眼泪。

  历史上历次海战中,就没有听说过有直接往敌人舰甲板上扔手榴弹的。

  说出来都不会有人信。

  但它确确实实地发生了。

  我中国海军,就是这样同敌人战斗的。

  要知道,即便是在桨船时代,海上交战也是先互相一番炮轰,然后再短兵相接的。

  但我们的海军将士们这么做了,没有虚构,他们用手榴弹和步枪招呼敌人。

  这可是海战啊!

  新中国都已经成立了,好日子已经过上了。

  海军战士们这么拼,为了什么?

  为了祖国的海权和民族尊严。

  海军战士们知道,南越海军之所以如此飞扬跋扈、肆无忌惮,就是依仗着战舰上的绝对优势。

  早在两千多年前,中国人就已经对南海进行了行政区域划分。

  从封建社会到民国,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

  中国通过著书、行文、绘图、观测、巡查、驻守等一系列方式从未停止宣示对西沙群岛的主权。

  今天,你们就是过来找茬的!

  找打!

  王亮咬牙切齿地说道:“中国海军用血的代价证明了,海军实力的强弱,不是可以用军舰的数量和军舰的吨位来进行衡量。有一种精神,叫做西沙海战精神,这是中国海军军魂的集中体现!”

  “我想感谢,感谢的人有很多,那些可爱的海军战士们,还有他。”

  他?

  他是谁?

  当年的那个他,已经是八十七岁的垂暮老人了。

  因为顽疾缠身,对于工作上的事情能放手的都已经放手了,不去管了。

  但当时西沙海战要打起来的时候,他站出来了。

  他一直关注着。

  当听到司令部向他报告说大陆的海军舰队想要通过台海峡是否要拦截的时候。

  他的一句话顿时让司令部的一众将校们臊得脸通红。

  “娘希匹,我们都是中国人,都是炎黄子孙,这种事情还需要来问我吗?西沙是我中国的领土难道你不知道吗?”

  连连发问,司令部里的军官都不好意思抬起头来。

  当时,常凯申不仅仅下达命令对大陆的海军舰队放行,还命令司令部派舰队保驾护航。

  “这不是杜撰出来的,这是历史事实,东海舰队四艘导弹护卫舰顺利通过台海峡加入到南海舰队建制的时间是晚上,夜黑风高,海面上确是风平浪静。”

  “那天晚上,国民党军队不仅没有开炮,而且还打开探照灯,让解放军的舰队顺利通过。”王亮只是在陈述历史事实。

  血浓于水的亲兄弟。

  在家里,无论是怎么闹别扭,打得头破血流,这都无所谓。

  但是当有外国侵略者要搞事情的时候,理应同仇敌忾。

  王亮:“下面,我想给大家介绍下那次战斗中诞生的英雄们,他们的名字,应该被记住的。”

  周友芳,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广市基地扫雷舰舰水雷兵,1974年1月19日光荣牺牲,终年24岁。

  “敌人打的第一发炮弹击中了389舰的甲板,周友芳当场牺牲。其实他已经退伍了,回湘省老家的包都已经打好了,因为战事突发,他所在的部队突然接到了作战命令,他便主动申请跟着军舰来到了西沙。”

  “罗华胜,报务班的班长,战斗刚刚开始,炮弹就把他肠子打出来了。他忍着剧痛,没有让医务兵包扎,坚持要到报房发报,及时向上级通报战况。”

  “随后,又一颗炮弹击中了报房,瞬间,报房陷入了火海,熊熊大火在燃烧着。当战友们用斧头把门砸开的时候,只见罗华胜已经在地上弓着了,蜷缩着,很小很小。”

  “郭玉东上士,给养员,被称为海上的戚继光。他所在的舰的机舱被敌人的炮弹打出一个洞,因为弹洞太细了,堵漏器材根本就堵不住。郭玉东就把自己衣服脱下来,裹在这个破口上,避免了舰船沉没,坚守到最后牺牲。”

  “你们以为战争是过家家吗?后弹药库起火爆炸,郭玉东被烧化了,最后只剩下几块焦黑的骨头。烧化了啊,玉东当时那个堵漏的姿势,在船板上砌出一个人影来。”

  王亮擦了擦眼泪,“烈士们的家我去过,玉东的弟弟告诉我,哥哥当兵后每个月都给家里写信,十二月一封,说要回家过年。可老母亲做好了一桌子饭菜,站在村口左等右等都不见儿子回来。一直到三月份,杳无音信。老母亲感觉不对劲,天天到人武部去打听。”

  “后来,我们到了他们的村子,看到我们穿着军装的几个人,老母亲直往外赶我们。我忘不了当时的情形啊。老母亲是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儿子牺牲啊!后来,玉东的弟弟告诉我,老母亲几乎就是崩溃了,大概有这么三年的时间,每天晚上两点钟,都会坐起来就是嚎啕大哭。她想自己的儿子啊!”

  中国海军不行吗?

  说这话的人,不懂中国海军。

  ——————————

  ps:不要过分纠结某段历史,只是表达人民希望两岸合作的良好愿景。

  当年常凯申的“西沙战事紧”源于90年代初文艺作品的戏说。

  但西沙海战结束后,有记者采访台海军将领,如果共向你们求援,会如何应对,得到的回答是:“我们当然会站在中国人一边。”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