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177 西沙精神:尸骨无存,精神在烈火中永生

0177 西沙精神:尸骨无存,精神在烈火中永生

  0177 西沙精神:尸骨无存,精神在烈火中永生

  你们总是说我们的军队面对敌人的挑衅一忍再忍,继而质疑军队的战斗力。

  但可曾知道他们?

  那十八位牺牲在西沙海战,葬于西沙琛航岛烈士陵园的海军战士们?

  战争,总是要死人的。

  他们牺牲了,牺牲得壮烈。

  现在谁还能记得他们?

  “石造,389舰的副机兵,湘省的小伙,54年生人,73年参军入伍,在西沙海战中英勇战斗,光荣牺牲,时年20岁。共和国二等功臣,革命烈士。”王亮记得,每一位烈士的名字都记得清清楚楚。

  “石造牺牲后,他过继的儿子由母亲抚养成人。老母亲八十岁,至今健在。”

  那年,得知儿子牺牲的母亲抹着眼泪说:“他刚刚入伍没多久,就要出海执行任务,晕船晕得特别厉害,他回来给我讲这些事,我是非常担心的。他说妈妈你不用操心,我只要往床上一躺,就好多了。我是做梦也没想到啊,我儿子出去还没有一年就没了,他还没有满二十岁啊!”

  王亮尽量克制着自己的泪水,有些话,他忍不住。

  “石造参军的原因就是家里太穷了,穷得吃不上饭了,当兵,是最好的出路。”

  “带着这样的动机参军了,但军队这所熔炉,改变了他最初的想法。在西沙海战,这位副机兵,用生命证明了自己对国家的绝对忠诚。”

  王亮继续道:“牺牲的都是战士?其实不然。274猎潜艇政委冯松柏。1955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牺牲时三十九岁。”

  “舰艇政委,那时没有军衔,团级干部。”

  “在同敌人激战中,冯松柏头部中弹,后脑被弹片削掉,血流不止。他自己包扎伤口的同时坚持战斗,最终因为失血过多,倒在自己的战位上。”

  泪水控制不住了,憋屈,难受。

  后脑被弹片削掉,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画面?

  有些人,一辈子都不会经历。

  那一刻,冯政委在想什么。

  近二十年的军龄,他肯定知道自己是要牺牲了,他也一定想自己的家人了。

  但他没有忘记,忍着剧痛,坚守在自己的战位上,直至倒下牺牲。

  他的战位在哪?

  始终位于最前方的274艇甲板上。

  王亮不管那么多了,都说出来,说个痛快。

  “冯政委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妻子在海军基地的幼儿园当老师。1974年的元旦刚过啊,他都跟妻子定好了要一起回老家过年。可是,他没有回来!他没回来啊!”

  “组织上找到他的遗孀,问有什么需要,但他的妻子什么要求都没有提。后来,不少人想帮她再找一个,但都被烈士的妻子拒绝了。”

  “她就用自己的那份工资抚育儿女、赡养两家的老人,日子自然过得清苦。零八年的时候,这位坚强的军嫂被全国妇联授予“优秀英模家属”称号。”

  这些都是编造出来的吗?

  不是。

  都是真的,就发生在四十四年前。

  如今,平常日子里,谁会记得他们?

  或许,只有烈士的家人们,每年每月每日都会去想:“假若他凯旋归来,一家人在一起团团圆圆,那日子该过得多好啊,多么幸福啊。”

  但是他们没有回来,外人永远也体会不到家人的那种痛。

  人死,不可能复生啊。

  没了,就是没了,永远也回不来了。

  想想,当着这些烈士的遗孀的面,说:“中国海军不行,战斗力不行啊。唯一的一艘航母还是......”

  这话说出来,她们该多么寒心。

  她们的丈夫、父亲,牺牲在了祖国的大海上,是光荣的海军,是共和国的海军,请善待她们吧。

  “还有274猎潜艇的副艇长周锡通,粤省人,40年生人,60年参军,74年牺牲,时年三十四岁,共和国二等功臣。三十四岁,年轻的生命啊,大好的前途,他,也有老婆孩子......”

  “战斗中,周副艇长站在艇长身后舵房梯口上,全神贯注传达命令,敌舰一枚40毫米炮弹打中他的左前胸,穿透心脏从后胸穿出,血从后胸弹孔喷出五米多远,壮烈牺牲。”

  五米,有多远?

  你若记得,他便无悔。

  这边是军装的分量。

  “时年二十三岁的王再雄,389舰舱段兵。”

  “因为体积最大,389舰成为敌人重点打击的目标,海战开始后没多久,全舰多处中弹。”

  “凶猛的海水从后住舱涌入,身负重伤的舱段兵王再雄冲过烟火,迅速来到后住舱堵漏。由于军舰在高速运动,弹洞进水太猛,他拼尽全力也不能堵住,浓烈的硝烟将其呛晕过去,最后牺牲在堵漏岗位上。”

  “共和国一等功臣。”

  “王再雄的嗓子好,唱歌好听,经常给战友们唱歌。战后,严重损毁的389舰被拖回来了,为了避免沉没,抢滩搁浅到了一个岛上。后来又被拖回了广市,修复后重新服役。但389舰上再也听不到王再雄的歌声了。”

  ......

  杨松林,389舰扫雷电工班的班长,战斗中冒着枪林弹雨给在甲板上的炮位战友们运送炮弹。

  敌人火力非常猛烈,一发炮弹直接击中了甲板上的杨松林,他的躯体被炸得四分五裂。

  “到处都是杨松林烈士的肠子和肉啊,在战斗结束后,战友们只找到了他的上身,其余部分则永远遗落在了西沙海域。”

  “共和国一等功臣,时年二十五岁。”

  “信息时代,科技如此发达,在互联网上,不难找到烈士们的照片。他们一个个青涩而又不失帅气的面孔,不输......怎么就没有人把他们当偶像呢?怎么就没有人喜欢他们呢?是他们做得不够好吗?”王亮自言自语,念叨着,念叨着。

  或许,这能够扎到网友们的心。

  王亮只想让这些为共和国献出年轻生命的烈士们被大众所熟知。

  比不过那些当红明星啊,老人家想着想着,笑了,笑了。

  好,非常好!

  “389舰因为受损严重选择冲滩,并转移到岸上。看着燃烧着熊熊大火、接连不断爆炸的389舰,战友们又冲了进去。”

  “他们不放心,不放心自己牺牲的战友,说什么,也要把他们的遗体找出来。”

  “冒着巨大的危险,他们回去了,他们找到了杨松林烈士的上身、周友芳烈士的身体中部,还有几个战士的大腿和脚......”

  朝夕相处的兄弟啊,现在,只剩下了残缺不全的肢体。

  哭吧,撕心裂肺地哭吧。

  过了整整两天,389舰的大火才彻底熄灭,但舰上的温度还很高。

  “通过洒水作业来进行降温,抑制着泪水,继续搜寻战友遗骸。”

  都烧成了焦炭啊,装了半箩筐。

  “这就是你们心心念念的战争,这就是中国海军。”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