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182 老兵死了

0182 老兵死了

  可是,那些可爱的姑娘们就这样,一步一个脚印的挺进了决赛。

  在巴西球迷的唏嘘声中,击败了主场优势的强队巴西女排,夺得冠军。

  现在被网友问到这个问题,属实是扎到了王亮的心。

  沉默片刻之后,王亮道:“生不逢时,大梅的巅峰期正好赶上中国女排青黄不接的低谷期,尽管她经常在各种比赛中被评为MVP,但是,那个时候,中国女排,总是同冠军失之交臂。”

  “不幸中的万幸,广大球迷们没有忘记她的努力和奉献,在中国女排风雨飘扬的那些年,有大梅在,撑起了半边天。如今,她不再年轻,巅峰不再,被伤病所困扰。”

  “国家队不要她了,回到省队,她还在拼搏着,这或许就是中国女排精神吧。”

  现实总是残酷的,在部队里,士兵没有获得二等功在退役的时候是无法做转业安置的。

  如出一辙。

  没有奥运冠军的头衔,大梅在退役的时候也很难有一个好的工作分配。

  “老兵不死,老兵不死。有人问过我这样一个问题,当国家面临着灭亡信仰面临着崩塌,而此时已经年迈,巅峰不再的你无力去改变的时候,你会怎么做?”

  王亮惨淡地笑了笑,继续道:“我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讲了一个故事作为我的回答。今天,我想把这个故事分享给你们。”

  罢了,王亮便开始了讲述。

  “那是一九四零年......”

  一个十七岁的孤儿考入了苏联红海海军学院。

  在祖国和军队的关怀之下,他一步步地成长起来,成为了一个红军战士。

  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海军,驰骋在祖国的大海之上,保家卫国,开疆拓土。

  但在1941年的6月份,他的梦想被无情地摧毁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规模最庞大、战况最激烈、伤亡最惨重的苏德战争爆发了。

  德国人突然发起袭击,猝不及防的苏军一路溃败。

  在德国装甲兵团钳形攻势之下,战场上的溃败已经使他的国家危在旦夕。

  在那火烧眉毛的时刻,作为军校学员的他被派上了前线。

  端起了步枪,他和自己的同学们来到了列宁格勒。

  那个以自己的国家缔造者的名字而命名的城市,所有人都知道着座城市在未来的几十天甚至几百天里会上演什么样的一幕。

  战争有多残酷,已经不用再多做赘述了。

  没有理想的战争,战争是吃人不吐骨头的。

  他的部队驻扎在离列宁格勒三十五英里的地方。

  那次包围持续了八百九十天,单单是被炸死和饿死的列宁格勒平民就有八十三万之多。

  后来,他在回忆录中写到:“整整十八个月,我都没进过屋子,即使在气温低至零下50℃的时候也是如此。我两个冬天都露宿在室外,从没过过一天暖和日子。老是打仗,老是挨饿。”

  “而且,死人那么多。像我这种年纪的男孩十个里有八个都死了。我的三十二名军校同学中,只有我和另一个同学活了下来。”

  那是一场残酷无比的攻坚战。

  德军发起了强大而又疯狂的攻势,但一次又一次被顽强的苏军给挫败。

  围困和拉锯战持续了近九百天。

  死亡轻而易举,但他无所畏惧。

  1942年,他加入了布尔什维克。

  被问到动机的时候,他回答:“那一年战争进行到最激烈最残酷的时候,我加入布尔什维克不是为了去司令部或后方找个工作干,而是为了留在前线,为了让战友们更信任我!”

  1945年5月8日,暗无天日的战争终于结束了。

  他很幸运,活了下来。

  那时,他已经晋升成了少校营长。

  活着比死掉难,四年的战斗生涯,恶劣的战斗环境,给他留下了一身顽疾。

  关节炎、神经衰弱、失眠、肌肉疼痛、腹泻、呼吸障碍、消化器官溃疡、胃病......

  这些都是战争遗留下来的,同伤痕累累,残破不全的军队一样。

  到最后,他的体重只剩下四十公斤。

  万幸的是经过医院的治疗,他挺了过来。

  战后的苏联百废待兴,军队蓬勃发展,他也有了大展拳脚的机会。

  团参谋长、团长、副师长、师长......

  职务越来越高,距离金字塔的顶端也越来越近。

  1952年,他从装甲和机械化部队学院毕业。

  1967年,他从总参军事学院毕业。

  集团军参谋长、副司令兼参谋长、集团军司令,一切显得顺理成章。

  “他的军衔平均五年晋升一次,到1975年的时候,他的军衔已经是上将了,并进入高级司令部任职。”王亮道。

  网友们听得津津有味,只是有一点不明白,老首长讲这个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他们也没有从中找到答案啊。

  这,跟女排的那个事件有关联吗?

  且听吧。

  1979年4月,他担任苏军第一副总参谋长,军衔晋升为大将。

  1982年,他被授予苏联英雄勋章。

  第二年,又被任命为苏联国防部第一副部长和武装力量总参谋长,被授予元帅军衔。

  王亮:“功成名就了,在六十岁的时候,他达到了很多人奋斗一生都达不到的高度。在此之前,他就是一个来自于偏僻农场的孤儿。”

  “现在的他,是苏联元帅。八十年代,他仍旧在役,是最后几位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军人之一。满头银发、又瘦又小、神情刚毅。”

  1991年8月24日21时50分,他的时间永远定格在了在此两个小时之前。

  地点:克里姆林宫一号楼19号A办公室

  警卫值班军官克罗捷耶夫上尉推开了那扇门,只见元帅静静地靠着暖气片坐着,双股合成麻线环绕着他的整个颈项。

  军服一丝不苟,没有一点被破坏的痕迹。

  元帅的脖子上有双股合成麻线勒过的痕迹,环绕整个颈项。

  绳子上端固定在窗框的手柄上,手柄贴有苏格兰牌胶带。

  除了同上吊有关的线索,尸体没有发现任何受伤痕迹。

  通过现场的种种情形可以确认,元帅是自缢身亡的。

  他留下了五张便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