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185 403行动

0185 403行动

  0185403行动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租了一辆三轮车,从百里以外的曲阳赶到完县火车站。

  为什么?他们是亲戚?

  不。

  当初这位军人所在的侦察连在曲阳一带驻训的时候,就住在这位大爷家中。

  大爷的儿子常年外出打工,军人便像亲儿子一样关怀和照顾他。

  挑水、劈柴、做饭、理发,咱们当兵的人都能干。

  大爷一岁的孙子长了恶性肿瘤,没有钱去治病,就在这危在旦夕的情况下,他亲自开车把小孙子送到保市的医院,并和战友们凑了些钱,缴纳了住院的押金,挽救了小孙子的生命。

  大爷是在军人快要登车的时候才赶到的。

  大爷紧紧地抓住他的手,道:“孩子啊,你对我和我一家人的恩情,我们永远都忘不了。我代表全家祝你们多打胜仗,你们一定要平平安安地回来啊。前线危险,条件也差,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显然,大爷是把他当做亲儿子了,免不了一番叮嘱。

  军人笑着:“大爷您也多注意身体,等我回来,再到您家去给您挑水劈柴做饭理发。”

  “好,好。”大爷连连点头。

  作为001号讲解员的王亮在一旁看着舞台上演员的表演,心里非常不是滋味。

  再看看那些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老兵,眼泪已经开始在他们的眼眶里打转了。

  老兵们,或许已经知道那个‘他’是谁了。

  时间转瞬即逝,来到了一九八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114师侦查大队特侦4连连部,作战会议召开。

  舞台上,有了原原本本的呈现。

  “据情报部门反映,驻守大黑山的敌人大约有一个班的兵力,每天上午九时左右阵地上都会有一名敌兵到距离他们阵地一百米的水池打水。现地勘察已经结束了,我们决心要开展一次伏击捕俘行动。平山,你来给大家介绍一下侦查到的情况和任务布置吧。”

  “是,大队长。”

  平山,全名傅平山,他便是《特种兵》中方峻参谋长的原型。

  也是三个月前在冀省完县火车站同妻子深情告别、同大爷依依惜别的那个军人。

  傅平山:“指挥组成员有李副大队长和两名警卫员,火力组,张玉珠、苏略、刘玉峰、王爱清......接应组,杜伟、王建良、袁建民......我负责捕俘组......”

  首先,傅平山进行了人员编组,捕俘组、指挥组、火力组、接应组,分工明确。

  作为侦查参谋,这是他的专业和特长。

  参战人员确定,战斗编组完成,明确各组的任务分工,研究打法,制定各项预案。

  作战会议开完已经是深夜了,傅平山回到自己的帐篷让警卫员把炊事班长李守明叫了过来。

  李守明:“首长,您找我?”

  “李班长,再过几天是什么日子,还记得吗?”傅平山笑了笑,问道。

  “再过几天,再过几天就是元旦了啊。”李守明挠挠头,想了想,马上就要进入一九八七年了。

  傅平山摇摇头,笑而不语,从自己的行军床下面拖出一个纸箱子,放到了李守明的面前。

  “首长,这是啥?”李守明一头雾水。

  “你打开看看。”傅平山道。

  “诶。”

  炊事班长李守明带着疑问,打开了纸箱,只见里面有肉罐头,还有麦乳精,都是些营养品。

  麦乳精是啥?

  它像烈士们的名字一样被时代这条长河湮没了。

  麦乳精诞生在上世纪三十年代,以乳粉、炼乳、麦糠、可可粉为主体,添加蛋粉、奶油、维生素等成分,经真空或喷雾干燥制成的一种速溶含乳饮料。

  在过去是被当做珍贵的礼品互相赠送的。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麦乳精在普通百姓中仍旧是一种奢侈的饮品,价格并不亲民。

  不是普通人家能够用得起的日常消耗品。

  “我说李班长啊,你这个丈夫是怎么当的,老婆马上就要生孩子了,这么大喜事都忘了?你还想不想当爸爸啦?”傅平山‘批评’完李守明又道:“你抽空到邮局把这些东西寄回家去,再写封信,该写什么总不用我教你吧。”

  “首长。”李守明看着傅平山,眼泪抑制不住就要往下掉。

  营养品都是傅平山用自己的津贴购买的,这种事情他干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就像当初聚会上的王红革一样,三十年后,他才知道当初是王亮给他们家寄去了那笔救命的钱。

  在战争年代,这种事情太多太多了,多到不值得一提。

  舞台上的场景又变了,时间来到了第二天的深夜。

  南疆边陲的大黑山,夜色深沉,静得可怕。

  代号为403的行动正式拉开了序幕。

  微声冲锋枪、79式轻型冲锋枪、微声手枪、五四手枪、82手榴弹、侦察兵专用食品......

  “如果这一次我回不来,一定要把这个月的工资领出来,作为我最后一次向组织上交纳的党费。”傅平山像往常执行任务前一样叮嘱自己的战友。

  最后一次党费,在现在人听来,可能会觉得好笑,嗤之以鼻。

  但那个年代,这只是革命军人内心里最朴素的想法。

  为了真实还原当时的场景,道具组可谓是下了一番功夫。

  登车出发,在共和国西南的战备公路上,几辆军用吉普载着侦察兵们向目的地靠近。

  吉普车开着雾灯,即便是这样也不是黑夜和浓雾的对手,如果驾驶员不是早就熟悉路途,必定要迷失在这黑夜里。

  车子疾驰,风透过迷彩网吹在年轻的侦察兵的脸上,带来阵阵凉意。

  很静,没人主动去打破这种平静。

  都不知道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什么。

  深入敌后,死亡距离他们并不远。

  一个小时后,车队抵达边防连队的防御阵地,军车停靠在路边的山崖之下。

  侦察兵们跳下车来,简单整理着装和装备之后,便一头扎进了茫茫大山。

  南疆的边境,山势陡峭,灌木杂草丛生,地雷密布,有时往前走一步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傅平山和工兵排长走在最前面,负责给同志们开辟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