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186 紧要关头,舍生忘死

0186 紧要关头,舍生忘死

  0186 紧要关头,舍生忘死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这无异于是行走在钢丝上,一个不小心,就光荣了。

  三公里的路程,为了绕开敌人的阵地,中间需要翻越几座海拔高度达千米的高山。

  陡峭的断崖上,险。

  往上爬,太难了。

  灌木划破了侦察兵们的衣服、皮肤,流血了,这算什么,咬牙坚持继续上。

  当时,这些年轻的侦查兵们并没有考虑在若干年后还会不会有人记得他们今天的壮举;他们也没有考虑他们还能不能活着回到营地,回到家乡;他们没有考虑过还能不能看到一九八七年的春节联欢晚会。

  歌曲《春天在哪里》、小品《五官争功》、为纪念对越自卫反击专门谱写的歌曲《血染的风采》。

  这些,他们还能不能看得到?

  此时此刻,尚没有盖棺定论,一切的一切都是未知数,一切都处在进行时。

  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大家坚持!跟上!”傅平山压低声音,鼓励着战士们。

  终于,经过六个多小时的艰苦行军,他们抵达了预定捕俘位置。

  精疲力尽的侦察兵们终于可以歇一会儿了,但寒风袭来,那被汗水浸透的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

  透心凉,冻得直瑟瑟发抖。

  太阳还没出来,天空渐渐放亮,终于可以看清周边的事物了。

  侦察兵们这才发现,负责开路的傅平山的迷彩服被撕裂了不下十几道口子,脸上、手上和腿上很多地方都被灌木树杈给划破了,鲜血流个不停。

  “傅参谋,我给你包扎下。”同在捕俘组的排长林江道。

  傅平山摇摇手,道:“顾不上这些了,留给咱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迅速隐蔽要紧。”

  说罢,傅平山帮每一个战士选好捕俘位置,并进行相应伪装。

  最后,他才给自己选择了一处有利捕俘的位置,继而隐蔽潜伏下来。

  焦急的等待,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侦察兵们的心里都在默念,想要时间过得再快一点,实际上,他们是期待着打水的敌人快一点出现。

  终于,在27日的上午9点20分左右,一个越军士兵挑着水桶下山了。

  五十米。

  四十米。

  三十米。

  再近一点,再近一点。

  可就在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

  一个越南农妇突然出现在了我军的埋伏点,并发现了埋伏着的侦察兵。

  四目相对,还没有来得及处置,农妇便叽里咕噜地叫喊着跑掉了。

  打水的越军士兵本来就小心翼翼,如同惊弓之鸟,因为解放军捕俘的行动时常开展,农妇的叫喊声让他扔下水桶掉头就往回跑。

  千钧一发之际,捕俘组的连长胡桂林当机立断,使用微声手枪射击敌人的腿。

  傅平山连忙跃起控制住敌人,紧接着排长林江及时跟上用手铐将敌人制服。

  没过多久,敌人的子弹便招呼了过来,到底还是暴露了。

  “迅速隐蔽!”傅平山下达着指令。

  “报告,山上的敌人正在向我们收缩包围,必须马上撤离,不然我们整个捕俘组就要被围歼了。”排长林江汇报道。

  傅平山想了想,对连长胡桂林道:“胡连长,我把敌人引向左侧的无名高地后你马上带领捕俘组的同志们向高地右翼突围,然后通过断崖后撤。”

  胡桂林一下子就知道傅平山这是要通过牺牲自己来保证战友们的安全,他哪里能够答应。

  胡桂林:“不行!傅参谋,你不能冒这个险,要死咱们大伙一起死!”

  傅平山不容置喙地说道:“这里我的职务最高,指挥权在我,立刻执行我的命令!”

  说罢,傅平山把地图交给了排长林江,自己身上只留下了一支手枪、一把匕首、一个指北针和两块压缩干粮。

  我军的地图是绝对不能落到敌人的手里的,显然,此刻的傅平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同志们,现在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生死关头绝对不能给国家丢脸,决不能给党抹黑,宁死不能被俘,坚决突围出去!”说罢,傅平山便向左侧的无名高地冲去。

  王亮坚持让演员用那个年代说话的方式和语气来进行还原,要求绝对真实。

  或许在现代人看来听来是那么的别扭,但对于从那段腥风血雨走过来的人来说,此情此景,最易催人泪下。

  不管怎么样,有些东西就是客观存在的。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剩下的便是激烈的交火。

  因为几个小组不是一起行动的,埋伏的位置也不同,此时的傅平山不能确定其他的战友是否顺利突围。

  在这种情况下,他做出了一个选择。

  那边是通过交火牵制住敌人的部分力量,为战友们的撤退赢得时间。

  很多细腻的东西是没法通过这种形式呈现出来的,为此,王亮安排节目组的工作人员不时在屏幕上放出历史遗留的照片以及通过文字来描摹傅平山此刻内心的想法。

  更方便的让台下的观众,以及未来的电视观众去领悟人物,有血有肉的人物。

  舞台上,一边在傅平山的掩护之下,捕俘组的侦察兵们紧密配合,历经艰险,在击毙三名敌人后突破重重包围,终于在第二天也就是28日的凌晨返回了营地。

  而另一边,傅平山陷入了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中。

  月26日出征,对于傅平山这个革命军人、侦察干部来讲,这是一场漫长的战斗。

  整整六天五夜,数以百倍的敌人在追击着他。

  弹尽粮绝,现在的傅平山,完全是凭借着对祖国的无限忠诚在作战。

  “打死他!”

  “打死他!”

  “上,一定不能让他活着跑掉!”

  越猴子疯狂地嘶吼着,看得出来,他们已经恼羞成怒了。

  现在的它们已经明白了,自己被一个解放军战士给玩得团团转。

  白天,傅平山巧妙地躲避敌人的围追堵截,不断向北移动突围;晚上,他按照指北针所指示的方向,继续向北摸索。

  当然,越猴子们也没有放弃,为了洗刷耻辱,他们调集了更多的兵力围堵傅平山。百度一下“老兵不死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