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189 行为举止怪异的老兵

0189 行为举止怪异的老兵

  沉寂片刻,演播大厅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这掌声,更多的给的是傅平山,还有那些七十年代八十年代在祖国的南疆战斗过的老兵的。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但军魂不能忘,他们,不能忘。

  当年,越军从傅平山的身上搜出了两块压缩饼干,后来,放到了他们的展览馆。

  当年,越军师长在会议上训斥自己的下属们,道:“死了五个,竟然还抓不住一个断腿的。”

  想来,这是对这位副营职的侦察参谋最高的评价了。

  王亮这位即将百岁的老人,他哪里来的这么多感怀伤悲?

  大抵是因为他知道的太多了吧。

  打从一九八七年过后,每年的元旦节,王亮总是不由得想到傅平山,他不敢忘,也不能忘。

  责任、荣誉、国家、忠诚。

  眨眼间三十年过去了,各大卫视的元旦晚会排得如火如荼,那天,必定是万家灯火。

  或许,万家灯火,没有几盏为逝去的他们而点。

  王亮注意到,坐在前排的越战老兵们已经哭得死去活来了,后面的观众也在抹眼泪。

  这个世道该变变了,凭啥?

  凭啥戏子当道,老兵却在外乞讨?

  今天的录制到此结束,剩下的,就交给那些年轻人去剪辑去处理吧。

  回到后台的休息室,王亮看到孙为民,伏在化妆台上啜泣着。

  王亮心里又一阵没由来的难受。

  当年,我们穿着军装的时候可没有这么脆弱,但现到如今,竟然成了这幅样子。

  像个怨妇,感怀伤悲。

  孙为民参加过越战,傅平山,是他的战友。

  “行了,你小子别哭了,给你安排个活。”王亮道。

  孙为民连忙站起来,擦了擦眼泪,虽然眼睛还红着,但是人精气了不少。

  “爷爷,什么活?”

  年轻人就要醒着拼。

  “注意到观众席前排那几位了吗?他们都是参加过越战的老兵,节目组特意把他们给请过来参加录制的。你去把他们请到这里来,就说我想请他们吃顿饭。”王亮嘱咐道。

  “好。”孙为民应下,立马就去办了。

  一行九人,离开了炀视大楼。

  饭店王亮早就预定好了,不错的馆子,既实惠又好吃。

  老兵,都不是些讲排场的人。

  显然,九个人一辆车是乘不过来的。

  王亮这边能载四个人,剩下的三个老兵则由孙为民带着打车。

  “不,别拽我,我不去,我不吃饭!什么高级首长没有接见过我?我不稀罕!不稀罕!”当中一个老兵有些不正常,上了王亮的车一直在咆哮。

  战友王栋和林卓安抚着他。

  说是安抚,实际上是摁着他。

  王栋:“哎,红林,你就走吧。”

  林卓:“对啊,老首长是专门请你的。”

  黄红林,也就是那个看上去有些不太正常的老兵来劲了,道:“专门请我?老子有那么大的面子吗?好,既然是他专门请我,那他人呢?我怎么没有看着他人?这肯定不是真心实意要请的!”

  “红林,你说什么呢?老首长这可是一片好意。”王栋道。

  天已经黑了,王亮戴着帽子,几个老兵并没有发现,开车的就是要请他们吃饭的那位老首长。

  王亮全程没有插话,静静地开车。

  时不时还通过车内后视镜观察着黄红林。

  这次,可不仅仅是吃饭那么简单。

  “司机,你能不能快点,在那坐了一下午,我腰酸背痛,难受死了。如果不是为了傅参谋,我早就走了。保卫祖国、保卫边疆、为党献身、打出军威国威信念,积极备战......”黄红林嘴里不停地嘟囔着,不时说着些不着边际的话。

  “司机同志,实在是不好意思啊,我这个朋友......”几个战友替黄红林道着潜歉。

  王亮笑了笑,道:“没啥,都是性情中人,对脾气,我喜欢,那我就加速了。”

  车子一路疾驰,终于到了酒店。

  没过几分钟,孙为民他们打的出租车也过来了。

  一行九人进入酒店大厅,在大堂经理的引导下来到包间。

  同行的林卓这时才注意到了王亮,表情有些许错愕,但没说话。

  进入包间坐定,黄红林又开口了,问孙为民道:“孙排长,你说的老首长呢?我们都到了,咋没见到他的影子呢?是真心实意的想请我们吃饭吗?别不是拿我们老兵开涮吧?孙排长啊,你打过越战,我敬重你,但那帮孙子,没上过南南疆的战场,我不服他们!管他的官多大,就是......”

  林卓看了眼王亮,他已经大概猜出来了,那位便是今天这顿饭的主角——老首长。

  林卓连忙制止道:“红林!”

  孙为民笑笑,道:“黄班长,老首长不就在那坐着吗?他跟你们一起来的啊。”

  一桌人除了早就看出端倪的林卓,都十分惊讶。

  没想到啊,那司机竟然就是首长。

  “咦?你不是今天的那个001号讲解员吗?咋还成首长了?文职干部?这饭我不吃了!”黄红林拍了桌子,脾气显得十分暴躁。

  站起来穿上衣服就要走人,几个战友起身去拉都拉不住。

  “你们都他娘的别拦我!当年老子一个人冲上主峰杀了四个越猴子,坚守了阵地二十多个小时,完成了上级交代的任务,一等功!老子是战斗英雄!不跟什么狗屁文职首长坐一桌子吃饭。”

  黄红林挣脱着几个战友,喊着:“现如今世道变了啊!唱歌的都能当将军了。你们都别拦我,再拦我死给你们看。”

  话说到这个份上,林卓、王栋和冯雄几个人都松了手,不敢再拦。

  他们知道这个战友这个兄弟的脾气,黄红林真的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不是那种开玩笑的人。

  1999年,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遭遇轰炸,他在自家的顶楼修建了一个碉堡,加固加厚,准备了帐篷、铁锹、食物和水,做好了战斗准备。

  2007年,他一怒之下把当地的民政局给烧了,把自己的摩托给炸了。

  爆炸声一响,他大吼着:“拿枪来,跟我上,给我冲!”

  这个叫黄红林的战友,真的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包括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