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192 受战争后遗症伤害的战争英雄

0192 受战争后遗症伤害的战争英雄

  “首长,我的魂丢了,丢在了老山前线,丢在了小尖山高地啊,回不来了,再也回不来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黄红林的情绪彻底失控了。

  少有人能够体会到这些年他是怎么走过来的,每一个晚上都做噩梦啊,每一个晚上都要从噩梦中惊醒。

  三十年了,那种感觉谁能体会得到。

  死了的成了烈士,活着的成了英雄。

  可是,英雄真的有那么好当吗?

  真的有外表看上去那么光鲜亮丽吗?

  这个社会,是纷繁复杂的,一切不会按照你所想的那样去发展。

  “红林,我懂,我懂,咱们继续说,慢慢说,我听着呢,说出来咱们就好了啊。”王亮上前拍着黄红林的后背,安慰道。

  英文缩写PTSD。

  战后心理综合症。

  经历惨烈而又血腥的小尖山战役的时候,黄红林不过才十九岁,他还是个孩子。

  八十年代,那个年代距离战争太过久远了。

  硝烟味、血腥味,对于共和国年轻的军人来讲,太陌生。

  战场上,或许在当时,他们表现的英勇无畏,顽强拼搏。

  但那些恐怖的画面和可怕的经历,将成为他们一辈子挥之不去的梦魇,继而在心理状态严重失调的情况下产生一系列的后遗症,比如恶梦、性格大变和情感分离。

  更严重的,可能产生暴力犯罪。

  显然,黄红林,这位战斗英雄,就患上了这种心理疾病。

  黄红林接过战友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眼泪,继续道:“小尖山战斗结束之后,是我这辈子最风光的时候。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开始变了,变得狂躁变得焦虑。当时战友们都说我骄傲了,年纪轻轻就立了一等功,前途一片光明......”

  1985年4月份的一天。

  就因为一件小事,黄红林便和连长发生了争吵。

  一向性情温和的黄红林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狂躁的家伙。

  受不了连长的批评,愤怒的黄红林端起冲锋枪,就在营地上,放了一梭子子弹。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好在是对天放的空枪,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闻声冲出来的战友连忙用捕俘的战术将黄红林给控制住,并实施人枪分离。

  当时军营就在师部旁边,惊动了师长,尽管没有把枪口对准自己的战友,但在营地里乱放枪,已经严重违反了军纪。

  后来,考虑到黄红林前不久在小尖山战斗中立下了功,那场战斗打得惨烈打得悲壮,而且黄红林又是重点宣传的英模,师部的领导便进行了低调处理,把黄红林的一等功降为二等功,并关了几天禁闭,写了检讨。

  “当时我真的不记得自己干了些什么啊,我怎么可能拿枪对准自己的战友呢?”黄红林至今都肯相信,那是真的。

  王亮点点头,显然,从那个时候开始,黄红林的病便开始发作了。

  但是在那个年代,哪里有什么心理医生?

  即便是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各中小学设置上心理辅导教师的岗位,那也不过就是滥竽充数,应付上级指示的。

  它真的能解决问题吗?

  七八十年代,吃饱就是福啊,在那种背景条件时代约束之下,要心理医生何用?

  精神有问题?

  给你一根鸡腿,再给你一个白面馒头,保准什么问题都没了。

  这就是当年的人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且说,抗日战争多惨烈啊,小日本子多没有人性啊。

  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打得也很艰难,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多少先烈血啊。

  古往今来,历次战争,打得都不容易。死人的事情,怎么可能不惨烈。

  不过,当时,还不死活的活,死的死,疯掉的疯掉了。

  打越战的那些兵,心理工作并非没有做。

  只不过当时的那种条件,做与不做,恐怕都起不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

  医生的嘱托无非是适当减少一些军事训练、吃点好的喝点好的、不要把自己封闭起来,多和战友朋友交流、开展一些军民联谊活动。

  这些嘱托一点毛病都没有,实践起来,或许对一部分人能够产生帮助,但总有一些人......

  王亮太理解黄红林了,当年,这个问题,真的是被忽略掉了。

  当时的人,真的是没有这种意识啊,但绝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心理问题是个什么样的概念。

  这些年,王亮跟不少越战老兵交流过,很多老兵讲当时上了战场很害怕,血腥的场面给他们留下了很深的阴影。

  但部队拉回来之后,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还有好玩的,他们很快就有意识地把在战场上那些不好的经历都忘掉了。

  后来,他们那些战斗在一线的兵尤其是和越军打过接触作战的那部分,没有被带回驻地,而是拉到了一个疗养所,待了将近一个多月的光景。

  在疗养所,每天都有安排,当然,并非军事训练。

  踢踢球,打打牌,游游泳,听听隐约看看电影电视剧。

  84年版的《楚留香新传》、85版的《济公》、83版的《射雕英雄传》

  每周,干部们还会组织战士们编排一些节目,日子过得还算充实快乐。

  虽然也会想牺牲的战友,但心里没有那么难受了,不那么堵了。

  一部分人的战争后遗症在早期就被遏制住了,但总有像黄红林这样的‘漏网之鱼’。

  在王亮面前,黄红林敞开了心扉,继续讲起了那些尘封多年的往事:“第二年,我就申请了退伍。当时如果留在部队继续干,一定是可以提干的,但我实在是不想待在部队里了。我想着,回家,回到家自己总该不会再焦虑再暴躁再做噩梦了吧,总该能够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上来吧。”

  1986年,黄红林脱掉军装退伍。

  因为是战斗英雄,还有一个战时二等功,他得到了国家的安置,到老家的烟草局工作。

  在家人的介绍下,他娶了老婆,而且还有了孩子。

  稳定而又体面的工作,幸福而又温馨的家庭,在那个年代,多少人羡慕都来不及。

  黄红林本以为自己的好日子来了,但在一次次的意外事件中,他发现自己错了。

  他发现自己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军装能够脱下,军帽能够摘下,但丢在老山丢在小尖山的魂能回来吗?

  ————————

  影视作品和文学作品中总是把我们的战士塑造成为像神一样,无所不能的人。

  但战争总归是残酷的,是要死人的,所以我想写一点真实的,鲜为人知的。

  不管怎么样,他们都是战斗英雄。而这个战斗英雄的背后,所背负和承担的东西太沉重。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