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193 生活总是那么不尽如人意

0193 生活总是那么不尽如人意

  黄红林道:“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根本就没有办法回到之前那样,我不受自己的控制了,我疯掉了!”

  王亮、孙为民和黄红林的战友们,都认真地听着一直一来隐藏在这位老兵心中的秘密。

  即便跟黄红林关系十分要好的战友,也不太了解黄红林更为详细的情况。

  因为他压根就不会开口去说,追问下去,只会让他变得焦躁,继而做出一些过激的举动。

  而在今天,见到了王亮之后,黄红林卸掉了自己的铠甲,愿意去分享自己的心路历程。

  王亮,这位亲和的老人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气息,总是让这些老兵愿意去相信他。

  或许,这便是惺惺相惜吧。

  王亮懂他们,殊不知,几十年前的夜晚,王亮也曾焦虑过。

  黄红林道:“我一个人的时候,还是经常做噩梦,本以为结了婚,有了枕边人,会好一些,但......”

  “红林,你都梦到了些什么?”王亮问道。

  “做得最多的就是战场梦,脑浆溅的到处都是的兴庆,还有胸口被炸得稀烂的副排长长林祖武,那些牺牲了的兄弟,我全都梦到了。每一个晚上,我都得回到老山去。”

  黄红林继续道:“后来,就开始进入到战斗情节了,我梦到越军士兵朝我扔手雷,轰的一声炸了没伤到我,之后他们便冲上来想要活捉我。我左右摸索找不到枪,什么武器都没有,想捡块石头也找不到。后来......”

  还没等黄红林接着往下说,王亮便将他打断了:“后来,你就准备了一些家伙什放在自己枕头下面?菜刀?水果刀?斧子?”

  黄红林十分惊讶:“首长,您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和你一样,都是在刀尖上滚过的,而且我所经历的,远比你要多的多。到上个世纪末年,我常年驻守在一线海岛,那个时候我都在自己的枕头底下放上一把手枪,上膛的。”王亮笑了笑。

  王亮还没说完:“你这算什么,那时候,无论是多么热的天,我的家里的门窗必须紧闭,窗帘必须得是不透光的那种,每天晚上卧室的门口必须放一个倒置的酒瓶......”

  王亮喋喋不休地说了一大通,把黄红林说的都愣住了。

  这合着您才是老司机啊。

  “首长,您的这准备可是比我足多了!那您现在?”黄红林眼睛里大放异彩,显然,同样的习惯使两人的关系又更加拉近了一步。

  或许,这就是老兵吧。

  说到这里,王亮不免感慨。

  在边防海岛的那些日子里,苏筱真的是够受折磨的。

  那个时候,打了大半辈子仗的王亮也没从战争的阴影里走出来,他还要时刻防备着。

  手上沾的血太多了,尽管是可恨的敌人的,但......

  王亮毫不吝啬地同黄红林分享起了自己一系列的经历。

  这便是疗伤。

  越说越起劲,黄红林也不再保留,把积压在自己心里的都说了。

  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

  “因为是战斗英雄,我刚到烟草局工作的时候受到领导青睐,没工作几天就被任命成了主任。但首长您也知道,咱们这些当兵的,尤其是我,打从战场回来之后脾气就不受控制了,再加上也不会商业经营,在工作中没少犯错,更没少和领导们吵得个面红耳赤,甚至还能动上手。”黄红林道。

  没过几年,黄红林便受到了打压。

  一个打过越战的英雄六连的战斗英雄二等功臣,打大腹便便的领导,如果不是收着劲,那肯定是要出人命的。

  都动上手了,领导还能青睐吗?

  毫无疑问,主任的职务被撸了,安排到了库管的岗位,再后来,干脆被下放到了最危险最艰苦的稽查岗位上。

  “首长,我觉得在稽查岗位上的那段日子是我最快乐的,我好像又回到了战斗的那段岁月,我发现自己也不是那么没有一无是处......”提到当稽查的时候,黄红林脸上洋溢着喜悦。

  联络线人、挖线索、蹲守、缉拿。

  原来的那些本领,总算是用得上了。

  黄红林的稽查工作做得有声有色,还破获了当地烟草局自成立以来最大的一起走私案件,拿到的嘉奖和荣誉证书更是不计其数。

  整整二十多年,黄红林都奔波忙碌在一线。

  当然,那个过程中他的病情也在加重。

  在抓捕中,他没少把涉案的嫌疑人给打个半死,为此没少挨投诉。

  进入千禧年之前的一件事情,更是让他一战成名。

  1999年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遭遇轰炸后没几天,黄红林便雇佣工人背了大量泥沙和土石在自家的楼顶建造了一座碉堡。、

  “当时我是这么想的,如果突然哪一天战争来了,起码我和我的家人有个地方可以避一避啊,我把房子后面那一块全部垒起来,给它加固、加厚,我家里还有帐篷、铁锹,挖洞的铁镐子,还有水和食品。”黄红林道。

  除此之外,他还训练了狼狗。

  怪异,被邻居看做是一个怪异的人。

  逢年过节婚丧嫁娶,每当鞭炮声响起,黄红林的反应十分强烈,他会大喊一声:“快卧倒!”

  之后,便就地卧倒。

  脾气也在渐长,一点就着。

  2006年,黄红林所在的烟草局赶上变革,提出了富余人员分流的政策,号召员工买断下岗。

  黄红林自嘲般的一笑:“得罪了那么多次领导,我肯定要被穿小鞋啊。领导就跟我说:‘红林啊,你是打过仗的,还是战斗英雄,咱们国家的二等功臣,你应该有这种觉悟的,带个头吧,起个表率。你放心,到时候返聘上岗,我肯定先考虑你。’我犹豫再三,信了他的鬼话,觉得到时候自己会被优先返聘,索性就签下了下岗协议。”

  是啊,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黄红林,经历过炮火,能患上战争后遗症,就说明他是一个纯粹的人。

  思想简单的人,一个不复杂的人。

  后来,黄红林没有被返聘,只拿到了十八万的买断费。

  下岗了,真的下岗了。

  他不甘心,去找领导问返聘的事情。

  口头承诺算什么啊,现如今这个年头这个世道,书面承诺都不管用。

  闭门羹、争吵争执,到了最后,黄红林成了闹事者,保安来驱逐他。

  当然,那些个保安不出几十秒就全被他放倒在了地上,爬不起来。

  惊动了派出所,处警,被带走......

  黄红林的样子十分痛苦:“首长,我不甘心啊,那份工作,是我在老山前线用自己的命换回来的啊。铁饭碗啊,说砸就砸了,砸了个稀巴烂,更何况我热爱那份工作啊!那是我的命!”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