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196 去南市的火车上真暖

0196 去南市的火车上真暖

  翌日,王亮和孙为民乘坐上了去往苏省南市的高铁。

  早先魏乾坤邀请王亮去当《超强大脑》嘉宾的事情该提上日程了。

  魏乾坤不好意思打电话,但是自家三子一直催着呢,没办法,既然答应了,那就走一遭吧。

  听说这一期还是中外国际对决呢,还有日本参赛选手,王亮顿时就感兴趣了。

  打鬼子,谁落后谁是孙子。

  G113车次,始发京城南经停南市南,且要运行四个多小时呢。

  这次买的还是二等座,四百多块。

  按照魏乾坤说的,节目组提供路费,买商务座就好,凭车票节目组给报销的。

  但按照王亮的脾气能那样做吗?

  钱是大风刮来的,该花的时候说,好钱用在刀刃上嘛。

  八点五十三发车,D、F座位,王亮和孙为民上车倒头就睡,这几日实在是太累。

  身体上的还好些,主要是心累。

  咱们当兵的人啊,就这点不一样。

  二十分钟后,火车经停廊市,王亮所在的车厢上来一些军人,一个个背着行李,三横两竖包好的被子,还有脸盆。

  再看看他们的军衔,一道杠,都是军校学员。

  穿的是武警的制服,看得出来,他们是廊市某所军校刚毕业的学员,完成分配了,即将各奔西东,开始一段崭新的军旅生活,会有很多故事发生。

  学员们一个个兴致勃勃,他们是说笑着进入车厢的。

  当看到里面的旅客的时候,他们又不免显得有些拘谨和害羞。

  “小点声,按部就班。”杨栋对弟兄们说道。

  学员们顿时安静下来,拿着车票找自己的座位,出门在外纪律最重要。

  上来的这些军人们可是让旅客们稀罕了好一会儿,毕竟好多人是有军人情结的。

  “解放军叔叔,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小朋友,叔叔要到自己的岗位上去。”

  “小伙子,听说你们部队训练很苦啊,怎么样,累不累啊?”

  “阿姨,我们年轻,不怕累。”

  “好啊,好。”

  “......”

  车厢内一些旅客主动同这些学兵们交谈了起来。

  看着这幅场景,王亮很是欣慰。

  每年,部队总是会有很多新鲜的血液融入进来,无数的年轻人怀揣着梦想亦或是迷茫来到这里。

  但,总能留下值得他们用一生去铭记去怀念的时光和记忆。

  对于军人来讲,只有战争时期和准备战争时期。

  在这个准备战争时期里,他们当中很多人的经历或是平凡的,对于这些准军官来讲,他们即将在自己的基层岗位上坚守至少五年的时间。

  在他们的身上,王亮看到了伊木河杜宏的影子。

  想到这里,心中又有一阵阵隐痛。

  说是矫情也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王亮就变成了一个喜欢感怀伤悲的人。

  过了德市。

  过了济市。

  过了徐市。

  大概是中午十二点了。

  因为是午饭时间,车厢内走动的人变得多了起来,去餐车的、打热水泡面的......

  王亮和孙为民自然是后者,泡上早早准备好的大碗面,美味只需稍等片刻。

  王亮注意到那些学兵们从自己的背包里找出了面包和火腿,这是他们的午餐。

  不算差了,但看着还是有些心酸。

  而就在这个时候,这节车厢来了几个‘不速之客’,看到正吃饭的学兵们,那些人的眼睛亮了。

  开始嘟囔了起来。

  “当兵的为啥不让座啊?”

  “就是啊,人民群众还站着呢,这倒好,还坐着吃饭呢。”

  “你以为会像电视剧演的那样站起来给你让座?太天真,那些都是演出来的,好人哪里有那么多。”

  王亮顿时就明白了,它们应该是补完票之后没有座位的,于是四处游荡,想找个空位坐坐。

  现在看到这些身着军装的学兵们,自然是要挑软柿子捏,掏出兜里的绳子就要玩个道德绑架。

  这么一说,学兵们有些不好意思了。

  班长杨栋站起来命令道:“学员七队的,听我命令,全体起立,给没有座的同志让个座。”

  而就在学兵们准备站起来让座的时候,就在那帮所谓的‘人民群众’要得逞要洋洋得意的去抢座的时候,就在王亮要路见不平一声吼的时候,同车厢的旅客先发声了。

  “小伙子们你们先别站起来,我们先帮你们缕缕,他们是不是同志是不是人民群众还不一定呢?搞不好是敌特份子,间谍的可能性也不小。”

  “我看是现行反.革命!”

  所谓的‘人民群众’不悦:“你们胡说八道什么呢?!”

  同车厢旅客瞬间开火。

  “为什么当兵的就得让座?为什么他们就不能好好休息一下?他们欠你们的吗?”

  “买什么票就在什么位置,这是高铁,懂规矩吗?”

  “请不要在军人面前给我们人民群众丢脸,人民群众里面没有你们这样的。”

  “军人有优先流血牺牲权,要让吗?你们要吗?”

  “法律和道德规定军人就该让座吗?”

  “戍守边疆吃炒面配雪的特权你们要吗?”

  “狂风暴雪中咱们能躺在温暖的家里,他们呢?”

  “妈的,臭不要脸的,抗洪抢险的时候你们咋不让军人们让你先上。”

  “真没文化,火车还可以让座吗?读两年书再出来,谁惯的你们毛病。”

  “请无知的人不要拿军人说事,因为你们不配!”

  “一看他们就不是听老师话的好孩子。”

  在阵阵猛烈的回怼声中,那些手握道德绑架的绳索的‘群众们’仓皇而逃。

  年轻人参战了,大妈大爷也参战了,小孩子也看着不爽。

  一个大爷站起来对班长杨栋,对学兵们说道:“孩子们,你们不必让座,我们知道,你们是出于为人民服务的朴素情感而站起来的,但动辄就对其进行道德捆绑,对这种情感做出亵渎和伤害的人,它们不是人民,它们更不配享受这情感。小伙子们,你们都是好样的!”

  最后,大爷对车厢里的所有人竖起了大拇指。

  学兵们,回了一个军礼。

  或许,这将是这批学兵们永生都忘不掉的一个场景。

  王亮记得,在《战争艺术概论》中,有这么一段话:“如果在一个国家里,那些牺牲生命、健康和财产去保卫祖国的勇士们,其社会地位还不如那些大腹便便的商贾,那么这个国家的灭亡,就一点都不冤枉。”

  好在我们国家军人的地位在提升,越来越赢得社会的尊崇。

  这一车厢的旅客,他们暖到了学兵们也暖到了王亮和孙为民。

  时代需要英雄去奉献,崇尚荣誉才会英雄辈出。

  学兵们:“这一刻,愿为你们去死,无怨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