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197 对不起,当年我们没有守住南市城

0197 对不起,当年我们没有守住南市城

  0197 对不起,当年我们没有守住南市城

  一觉醒来,火车到达南市南站。

  低温严寒,雪飘冰挂。

  南市,不仅仅是苏省的省会,在漫漫历史长河之中,她还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

  作为中国的四大古都之一的南市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历史上她曾数次庇佑华夏之正朔,是四大古都中唯一未做过异族政权首都的古都。

  当然,在后来,她也承载了不少的耻辱。

  1842年鸦片战争战败,清政府在南市下关江面的英国军舰康华丽号上签订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不平等条约《南市条约》,中国近代史由此开端。

  太平天国曾在此建都。

  月13日,南市沦陷,日军在南市及附近地区进行长达四十多天的大规模屠杀,史称南市大屠杀。

  一桩桩一件件,王亮都没有忘。

  出来混的,早早晚晚都是要还的。

  节目组提出过要安排车来接送,被王亮给拒绝了,这次来南市,他有很多事情要办,不仅仅是录制《超强大脑》这一件。

  打上出租车,王亮和孙为民直奔玄武区,南市的老城区。

  在那里,王亮约了几位老友。

  100岁的吴春翔、96岁的张修起、95岁的程匀和94岁的冯宗遥。

  他们都有着相同的身份——抗战老兵。

  王亮同他们的相识,还从四年前的纪念南市保卫战76周年专家学者座谈会上讲起。

  “吾等几位对不起南市的人民,12月12日撤退的时候部队慌乱,没能很好的组织战斗,使得南市人民在之后的日子里饱受痛苦,在此表示对南市人民道歉......”

  王亮不能忘记,四年前,这四位老兵在座谈会的尾声站起来,面对媒体记者,敬礼、致歉。

  他们身体抱恙,不停抖动的手已经不允许他们完成标准的军礼。

  四年后的今天,他们又老了四岁。

  都得依靠轮椅走路了,意识也不太清楚了,当他们见到王亮的时候,反反复复说的还是那么几句话。

  在征得老兵和他们的家属的允许下,孙为民开始了直播。

  阔别了网友不过才一天的时间,网友们觉得如隔三秋,抱怨得不行,但在听到王亮今天所要直播的主题之后,都安静了下来。

  民国二十六年12月1日,日军大本营下达了【大陆第8号令】,命令华中方面军与海军协同,兵分三路,攻占南市。

  一将无能,三军受累。

  常凯申任命唐生智为首都卫戍部队司令长官,部署南市保卫战。

  但因为敌我力量对比悬殊,南市各城门先后被日军攻陷,守军节节抵抗,牺牲无数。

  12日,唐生智奉常凯申命令,下达守军撤退令。

  守军各部因撤退失序,多数滞留城内,被日军大量屠杀,损失惨重。

  结果固然重要,国民革命军确实是败了,南市丢了,但其过程,是何等的惨烈。

  多少国*军将士血挥洒在了这座城市的土地上,在紫金山、在雨花台、在光华门,他们浴血奋战。

  朱赤、司徒非、易安华、程智等十几位将军壮烈牺牲,近一万名士兵为国捐躯。

  现如今,将军的名字都无人知晓,何谈那万名士兵。

  都觉得屈辱,谁又曾知道在那一天,有多少人奋起反抗呢。

  面对强大的对手,明知不敌,也要毅然拔刀亮剑,即便是倒下,也要成为一座山,一道岭!

  二十万日军气势汹汹的涌来,明知不敌,当年的国民革命军也勇敢去面对去扎心都。

  他们当中很多人都明白这个道理:失败并不可怕,而最可怕的是你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

  “朋友们,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已经100岁的吴春翔老人。”王亮为网友介绍。

  吴春翔回忆道:“当时我是新兵,不让上战场,挖洞,防空用的。到了12日,我们新兵连接到命令到光华门去阻击鬼子。打得惨,死老人了。下午五点,连长接到撤退命令,一百二十人的新兵连只剩下了四十个。”

  南市保卫战是吴春翔第一次上战场。

  后来,他先后参加了长沙会战、昆仑关战役大大小小的战斗数十次,从1937年打到1945年,从头打到尾,有始有终。

  官至国民革命军中校,建国后从事教育事业。

  吴春翔又道:“吾等几位对不起南市的人民,12月12日撤退的时候部队慌乱,没能很好的组织战斗,使得南市人民在之后的日子里饱受痛苦。这个歉是为所有的,愿意为国家民族牺牲战斗的人道歉。你说我们愿意丢南市吗?不愿意丢。但是当时守得住吗?守不住了。”

  说着,他的泪水就止不住的往下流。

  程匀道:“我曾经是、永远都是中国人民的好战士。我讲我有一个志向,叫头可断血可流,我的志不可缺。”

  王亮继续介绍道:“程匀老人是1920年生人,15岁的时候考入黄埔武汉分校成为教导总队十一期步兵科的学员,南市保卫战爆发的时候,他是见习排长。”

  程匀说着,眼泪不停地往下掉:“我们死守了七天七夜,晚上睡在战壕里,不敢合眼,战友倒下,我端着一把德国造的二十连发冲锋枪只管扫,守不住了,部队撤了啊!把城丢了,我对不住你们啊!”

  “当时子弹在耳边飞过,嗖嗖的声音,炮弹就在我身旁爆炸,土块石子打在钢盔上,耳朵嗡嗡的,头也疼得不行。学员队里五十多个同学,跟日本鬼子肉搏,一天就死了三十七个!对不起,我没能死在阵地上,对不起,我们把南市成给弄丢了!”

  程匀腿部中弹,被抬了战场,后来跟随大部队撤退。

  道歉。

  对不起,我们当年没有守住南市城。

  从月份撤出南市,他们便开始愧疚了。

  现如今八十年过去了,也就是说他们整整愧疚了八十年。

  现在,王亮只想为他们说几句:“战争的残酷和惨烈,不曾亲临一线的人是根本体体会不到的。在侵华日军的铁蹄下,他们为国家和民族抛洒热血,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他们,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又何必背负愧疚?”

  “南市沦陷后几十万同胞惨遭日寇的血腥屠杀,那是国家和民族的耻辱,是这个民族这个国家永远都忘却不了的痛。但他们四个,还有那些投身于这场血雨腥风中的千千万万名战士,都无需自责,无问西东。”

  评论区,网友们纷纷发表着自己的感慨。

  “老英雄们,你们没有对不起谁,你们都是好样的。至少你们为这个国家战斗过!”

  “我们对老兵只有感激,永远没有责备!”

  “我也是一名军人,我能体会到这些老兵当时的心情。他们心里一定在滴血,这是他们一辈子的痛啊!他们没有一个愿意去撤退,但他们必须服从命令。”

  “潸然泪下,爷爷们,你们没有对不起我们,真的没有,你们为我们付出的生命和鲜血,是我们无法想象和报答的。我们知道,你们不愿意丢掉南市,当撤出城的时候,当时你们的心一定碎了......”

  “这个歉受不起啊,不敢接受啊。”

  “南市城没有守住城墙,但你们为我们守住了民族尊严和脊梁。”

  空气中还透着一丝凉意,老兵们的心不凉。

  至少,他们战斗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