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218 怕死莫当潜艇兵

0218 怕死莫当潜艇兵

  回到地面,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见潜艇兵们聚集了过来,王亮想说几句。

  仅仅是作为前辈,作为一名老兵。

  “怕死莫当潜艇兵!”

  “我记得那是1959年,也是这么个季节,在舟山群岛海域附近,海军举行了一场军事演习......”

  1959年,风雨飘摇的一年,有很多事情,说不清楚,道不明白。

  这就是历史,你无需深究对与错。

  “那年的12月1日,是暗无天日的一天。”王亮不由得陷入到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东海舰队护卫舰在舟山海域组织了一场攻潜演习训练。

  中午十二点的时候演习已经接近尾声。

  海上的天气变化很快,刚刚还万里晴空,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变了脸,下起了暴雨,同时波涛汹涌,波浪滔天。

  见到这种情况,演习的指挥员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我海军装备的军舰均年久失修,极端恶劣的天气突然到来,能否顶的住?

  王亮以亲历者的身份讲述道:“年久失修,到底失修到什么程度,我只能说,是你无法想象的破旧。那场演习不尽如人意,成绩很差,攻潜演练的训练目标都没能够达成。”

  潜艇官兵们听得认真仔细,观看直播的网友们也静静的听着。

  “418号潜艇,一艘m级小型潜艇,通俗来讲,是苏联婴儿级潜艇。如果把当时欧美国家海军装备的潜艇比作汽车的话,418号潜艇顶多就算是辆自行车。”王亮尽可能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来讲。

  1959年,中国对于潜艇的了解几乎为零。

  “这一次演习是中国海军接收潜艇后的第一次出海,当然,是一次探索性的演练,中国潜艇的开端。”

  “潜艇上的战士是从全军精挑细选出来的,他们都到潜艇学习队接受了苏联教官的培训。受到当时种种条件的限制,尽管经过了漫长的学习,战士们仅仅掌握了潜艇的基本操作技术,但对于攻潜、反舰等战法都知之甚少。”王亮道。

  这怨不得我们的战士,条件是一方面的因素。

  更重要的是老大哥对于我们也并不是开诚布公,对于核心技术,遮遮掩掩的。

  谁都不希望自己的邻居对自己构成威胁。

  海军要想发展潜艇,要想让潜艇形成战斗力,只能靠自己一步步地去探索。

  探索,总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

  舟山海域海下五十米处。

  418号潜艇全速前进,划着巨大的之字形以躲避水面舰艇的搜索。

  “艇长的名字叫张明龙,我的战友,出海的那天,他的怀孕的妻子已经临近了预产期。明龙一直跟我炫耀,‘老王,我要当爸爸了。’‘你说我给咱儿子起个什么名字好呢?’‘卫国?卫民?如果是女儿的话就叫卫华!’从他的脸上我能够看到发自肺腑的喜悦。”

  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浮现在王亮的眼前。

  “副艇长王明新,列宁格勒海军学院毕业,他刚当了父亲。航海长金作印,连市海校毕业的大学生,代理政委张前冲......”

  下午一点四十分,这是演习预定结束的时间。

  同418潜艇配合训练的衡阳号护卫舰已经按照预定的方案到达规定海域停车漂泊。

  王亮剖析道:“停车漂泊,这犯了一个致命性的错误。一旦停车,潜艇无法监听到水面舰艇的声音,更无法确保上浮的安全。”

  “本来海军对于潜艇就是一知半解,加之衡阳号的舰长在岸上参加活动......”

  简单介绍,一语带过,王亮不想把大家的注意力引到‘活动’上。

  他想讲的,是纯粹的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军人。

  衡阳舰上的官兵先后往水下扔了三枚手榴弹,这是同潜艇约定好的联络方式。

  水下五十米,418潜艇上。

  “报告艇长,监测到三声爆炸。”声呐兵当即向艇长做了汇报。

  按日子来算,妻子应该已经完成分娩,自己是铁定当爸爸了,所以艇长张明龙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不用你小子报告,这么大的动静,我们都能听得到。各单位注意,准备上浮!”

  “准备上浮!”值班室艇员重复艇长命令。

  警报长鸣,在宿舍休息的艇员们迅速抵达了战位、

  “一舱准备完毕。”

  “二舱准备完毕。”

  “三舱准备完毕。”

  “......”

  “报告,艇长,各舱室准备完毕。”

  “开始上浮!”张明龙再次下达口令。

  值班艇员重复:“开始上浮。”

  “所有的一切都在探索阶段,潜艇上的官兵对于潜艇的了解仅仅是一知半解。又一个致命性的错误缠上了,水密!水密指的是船体浸水或舱、柜冲水后,其结构和相应的关闭设备等在一定的水压作用下保持不透水的密闭性能。实际上当时潜艇上并没有按照规定全部关闭水密隔舱的水密门。”

  王亮又道:“如果没有意外发生,水密的疏忽没什么,产生不了什么后果。就好比汽车驾驶员忘记系安全带了,如果没出车祸......”

  之所以解释这么多,王亮是想让大家明白,历史有一定的局限性。

  或许在旁观者的眼中,当时的纰漏有那么的令人难以费解。

  但如果生活在当时的那个时代,在那样的环境背景下,恐怕也会犯相同的错误。

  嗡嗡嗡

  轮机长启动排水系统,机舱内发出阵阵轰鸣声,动静很大,毕竟是老设备了。

  十五个大气压的高压气迅速注入到水柜之中,海水在强大的高压气下被挤出水柜,潜艇开始上浮。

  “五十米。”

  “四十五米。”

  “四十米。”

  “三十五米。”

  “三十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潜艇在不断上浮着。

  艇员们的脸上都绽放出了笑容,阔别地面一周多的时间,吸一口新鲜的空气都成为了一种奢侈。

  他们都迫不及待的浮上去,到海面上把五星红旗升起来,然后狠狠地吸几口新鲜空气。

  大喊几声,释放一下内心的压抑。

  尽管他们是从全军挑选出来的精英,但他们是第一次在海下执行任务,那种日子,真的是一种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