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219 失事
  三十米了,就要到了。

  “距离灾难也越来越近。”王亮的眼角有些湿润,要揭伤疤了。

  418潜艇官兵们不知道的是,衡阳号就在他们的正上方。

  衡阳号上,官兵们正在甲板上擦拭着大炮,紧张的演习终于结束了,等接上418潜艇,他们也可以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突然,军舰颤动了一下。

  不过这一异常情况并没有引起官兵们的注意,但这是418潜艇的灾难。

  军舰尖锐的舰艏把418潜艇的艇桥切成了两半,瞬间,海水疯狂地涌入到艇舱。

  仅仅几分钟的功夫,三个舱室被海水淹没。

  因为水密舱门没有关好,潜艇无法上浮,在原地停留了一会儿之后竟然又开始了下沉。

  “艇长张明龙等七名潜艇军官和十七名战士当场遇难。”

  说到这里,王亮心里说不出来的难受。

  张明龙甚至连自己的亲生骨头都没有看一眼就永远地离开了。

  幸存的官兵们连忙采取应急措施。

  军士长王发全听见隔壁舱室有人敲击水密门,他连忙拿起话筒,指挥战斗。

  “五舱马上排水!五舱马上排水!”

  潜艇剧烈的晃动着,同指挥舱失去联系,官兵们只能在军士长的指挥下展开自救。

  军士长王发全无疑成了主心骨。

  他往排水阀的方向跑去,年久失修,加上排水阀平时很少使用,已经坏掉了。

  心急如焚的军士长连忙找出工具箱,用螺丝刀打开排水阀。

  像高压锅一样,一股巨大的压力喷涌而出。

  都没有经验,只能根据那点少的可怜的知识展开补救。

  良久,军士长王发全发现一切都是徒劳的,海水疯狂地涌入进舱室,根本就无法完成堵漏。

  这样的情况,谁都没有遇到过。

  “快撤!赶紧到六舱去!拿上氧气和救生工具!”

  一番折腾后,艇上的情况算是搞清楚了。

  军官已经全部牺牲,剩下的全是战士,一共十五人。

  军士长除了王发全,还有一个叫王传经,是个电工。

  “当时潜艇部队有一套守则,如果潜艇失事,没有指挥员的命令不准逃生,不得在敌占区逃生,要尽量组织自救。”

  “空白啊,一片空白。那是我军潜艇第一次参加演习,一点可供参考的经验都没有。加上指挥员在撞击的那一刻就牺牲了,一时间战士们手足无措。”

  王亮无奈地叹了口气。

  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情是经常发生的。

  当他们选拔成为潜艇兵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自己面临的是什么了。

  但死亡来的突然,战士们难免有些难以接受。

  各种自救措施,各种尝试,都以失败而告终。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水面上的衡阳号军舰自然不知道海底下发生了些什么。

  十五个小时后。

  舱内的氧气已经耗尽,恐怖的窒息感来临。

  没有办法,只能选择逃生了。

  “深度表显示多少?”王发全问道。

  战士跑到深度表那边查看了一番,汇报道:“军士长,当前深度为八米。”

  “八米,漂出去的话问题应该不大。现在天已经亮了,只要能够浮出水面,肯定能被水面的军舰发现。”王发全分析道。

  “我同意,氧气越来越稀薄了,不能再耗下去了。”另一位军士长点头同意。

  就这样幸存的十五名官兵开始做逃生准备。

  人如果从海底快速升上海面,由于压力的突变,会造成人体器官的损坏,死亡率很大。

  这些都是常识。

  潜艇官兵们都知道。

  但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没有感受过海底快速升上海面所要面对的压力,又怎么知道那有多么恐怖呢?

  “更何况,深度表现实为八米,就真的是八米了吗?事实上,失事的潜艇一直在掉深,此刻水深是四十米!”王亮道。

  军士长王发全接受过长期的相关训练,有一定的经验,他再三叮嘱战士们:“大家注意,出去之后一定要先抓住艇边的栏杆,停一会儿再上浮。不要着急,注意上浮速度,压力会对人体造成伤害,大家尽可能抱着一些重物。”

  “知道了,军士长。”

  战士们应着,纷纷摸索起来。

  板子、斧子、步枪、弹夹......

  有些战士不信那个邪,觉得深度只有八米,问题不大,干脆就选择空手上浮。

  “都准备好了吗?”

  “好了。”

  “打开鱼雷发射管。”

  “鱼雷发射管已经打开。”

  “不要着急,一个一个的往外出,记住我的话。”

  “是。”

  作为军士长,王发全负责断后,在所有的战士都顺利出舱之后他才离开。

  在离开之前,考虑到万一碰不上救援队怎么办?

  大家伙总不能饿着肚子,渴着吧?

  王发全又回去拎上了几个水壶,拿了几包压缩饼干。

  殊不知,这一举动救了他的命。

  出舱之后,王发全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了,迅速上浮。

  四周的水压压得他喘不动气,挤压的感觉让王发全产生了一种错觉,自己的身体好像要爆炸了。

  王发全意识到了,这绝对不是八米的深度!

  绑在身上的几个军用水壶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最用,这让王发全的上升速度不至于太快。

  王发全缓慢地呼气,肺要炸了。

  他不敢呼的太快,因为那样会被活活憋死。

  终于,王发全浮出了水面,但他没有见到自己的那些战友们的身影。

  海面上黑压压的一片,不远处有灯光,看样子是军舰。

  那时是十二月份,海水冰凉刺骨,浑身上下说不出来的难受,王发全知道筋疲力尽的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便拼命地往灯光方向游去。

  等靠近了,再大声呼救。

  王发全看不到的是,自己的耳朵里,鼻子里,嘴巴里,都是血!

  海水的浪一打,血水就被冲刷干净了。

  王发全只感觉自己的嘴里咸咸的。

  “喂!”

  “救命!”

  “救命!”

  “喂”

  终于,甲板上值勤的战士发现了他,扔救生圈,放舢板,最后又抛来一根缆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