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223 惊涛涌如山兮,寻我壮士。

0223 惊涛涌如山兮,寻我壮士。

  0223 惊涛涌如山兮,寻我壮士。

  曾经,给共和国海军带来耻辱和无限遗憾的361号潜艇,现如今已经重振雄风,继续守卫祖国的深海。

  但那些为共和国海军发展而牺牲的烈士们,祖国不会忘记他们,战友们不会忘记他们,亲人们不会忘记他们。

  大多数的网友都是对牺牲的潜艇兵报以崇高的敬意,当然不和谐的声音也出现了。

  质疑,一直都有。

  民族败类,哪里都有,无处不在。

  一个败类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事故的原因根本就是胡扯!根本不是因为风浪太大,四月份的渤海湾哪里有什么风浪?!欺负我没有学过地理吗?渤海湾秋冬季节才会有大风。这么说吧,我跟当年361潜艇的知情人聊过天,就是岸上办公室的人看潜艇补助高,硬要上,因为技术不行,操作失误而引起的!都是为了钱!别听这老头瞎忽悠,你们也信,真的是天真。”

  王亮看到了这串评论。

  几个名潜艇兵也看到了。

  心寒?

  愤怒?

  总而言之,王亮怒了。

  “你学过地理,那请你告诉我渤海湾各年份渤海湾的强风日数是多少?”

  “渤海湾的风速又是多少?”

  “知情人告诉你是岸上办公室的人看潜艇补助高,硬要上,技术不行,误操作引起的!都是为了钱!”

  “那你告诉我,那个知情人是谁?你说出他的名字,我和他探讨一下。”

  “你知道潜艇上的官兵们都是谁吗?你知道他们的名字吗?”

  “你告诉我?!”

  王亮连连发问,声音接近嘶吼。

  他生气,无论怎么侮辱自己这都没事,现在竟然有畜生质疑牺牲了的烈士。

  猪狗不如!

  那个败类的马甲久久没有回应。

  王亮道:“年强风日数为八十到九十五天,年,强风日数九十五到一百一十三天,属于大风多发年。从2002年后强风日数虽然逐年减少,但减速十分平缓。潜艇失事的那一年,渤海湾强风日数为一百一十天!”

  “勃海地处中纬度地带冷暖气团的交替形成了季风气候的特征一年四季均有大风。一年中平均八级以上的大风有四十天左右,六级以上的大风更是多达一百九十六天!渤海湾平均不到三天就会出现一次六级以上的大风天气!”

  “你他娘的说自己学过地理,渤海湾秋冬季节多大风,那春夏季节就没有风了吗?是哪个地理老师教的你?什么狗屁逻辑?!”

  王亮真的怒了,现在的喷子,什么都敢喷,什么屁话都敢说。

  狗屁不懂,就知道瞎喷。

  如果没那些牺牲的潜艇兵,没有那些默默奉献的人,能有你的今天?

  你质疑可以,拿出详实的证据来,咱们就事论事。

  但如果毫无理由的污蔑,那就不行了!

  评论区,网友们纷纷响应着。

  “牺牲的战友们安息!就对于那些说混出补贴费的人,我想告诉你们,潜艇出海,不是你们想象中是件轻松的事!什么事情都不是想当然的,没那么简单,出一趟海你就知道l ,那种辛苦不是你可以忍受得了的。这和钱是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这是我的老部队,361牺牲的战友们的营房和我的相邻,他们都是好人!举国悲哀,战友们为国捐躯,别有用心的人却在大放厥词,这只会让烈士们寒心,让烈士的遗孀们寒心。你也是爹生娘养的,你摸着自己的良心,想想自己这干的是人事吗?”

  “361潜艇上有我老师的儿子,出航前写好了遗书的,那是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老首长,别因为一头畜生影响了心情,不值得。”

  “这个潜艇的见习艇长是我的老部队政委,刚从国防大学回来分到海军,当时w 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都不敢相信,他是一个很和蔼,很健谈的一个领导,更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军人!”

  “狗喷子,军人没有你那么肮脏。”

  王亮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是啊,自己跟一头畜生较什么真。

  可就是忍不住啊!

  他们都是自己的战友,自己的兄弟,自己的家人。

  当你的家人被别人辱骂、污蔑的时候,怎么可能坐得住呢?

  现在再听听那首潜艇兵之歌,怎么那么的凄凉呢?

  他们的牺牲,到底有没有意义?

  他们干嘛当兵啊?

  干嘛当潜艇兵啊?

  人这一生短暂而又宝贵,吃那个苦,最后还饱受质疑,值得吗?

  “马臣杰入伍十年,在361号潜艇上服役五年。遇难时,马臣杰刚刚结婚半年。因多次紧急执行任务,这对新婚夫妻真正相处的时间只有不到二十天。他的妻子曾经说:我真的很想为他生个孩子的愿望,可惜都没法实现!”

  “马臣杰烈士去世时,他母亲有严重的心脏病,妻子刚刚下岗在社会上做临工,弟弟大学毕业后一直没有找到工作。”

  “声纳业务长刘玉龙牺牲时二十八岁,是家中的独子。家里人都知道潜艇上当兵是很艰苦的,艇一出行往往就是一两个月。由于空间有限,生活供给十分严格。尤其是水,在编制为五十人的潜艇上,每人每天只能得到一斤淡水,潜艇的铺位只有不到四十厘米宽,卧室里没有空调。在这种状况下生活数十天,艰难,不是一般人能体会到的。”

  “刘玉龙的父母曾经劝他不要这么苦,早点回地方找个工作。但玉龙认为这是自己喜爱的工作,坚持做了下去。牺牲时,刘玉龙烈士刚刚结婚不到半年。”

  “......”

  王亮回忆着,回忆着当年361潜艇上的每一个人,并讲述着。

  惊涛涌如山兮,寻我壮士。

  壮士一去不还兮,唯有痛哭。

  骇浪击于心兮,唤我忠魂。

  忠魂归去来兮,早还故乡。

  天苍苍,海茫茫,洋深处,国有殇。

  “感谢这些在军工困难的年代里为祖国科研和国防事业献身的英雄们,今日中国海军之成就离不开他们当年的探索和牺牲,我们骄傲,并感激着。”王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