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228 泥石流般的父爱

0228 泥石流般的父爱

  年关岁末,王亮的安排不多。

  除了《国家英雄》的录制,还安排了一期《中华故事大会》,这是由京城卫视筹办的一档节目,收视率和口碑都非常不错,孙为民在征得王亮的同意后便接下了邀请。

  京城卫视《中华故事大会》录制现场,不大,坐着近两百名观众,都是慕名而来的。

  除了王亮,老二王卫东和小女儿王亚宁也被临时抓差,充当了嘉宾。

  老二王卫东任职于某边防部队,这才进京是有些工作上的事情,顺带休两天假,回家看看老爹,年前走走亲戚,过年就不回家了。

  对此王亮是非常理解的,军人嘛,就该四海为家。

  为祖国守岁,是光荣的。

  从林海雪原到天涯海角,从东南沿海到西北大漠,从中原腹地到万里边关。

  告别城市,趁着自己还年轻,做一些有非凡意义的事情。

  到老了,走不动了,回想起来,洋溢着的都是满满的幸福。

  怀念过去的日子,至少,自己的光阴没有虚度。

  王亮在边防海岛上驻守了几十年,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日子真好,真好。

  不知不觉中,就老了。

  两个儿子是军人,四个孙子是军人,这样的家庭,注定不可能全部到齐,过一个团圆年。

  只是一种奢望。

  过年了,在那冰冷的哨位上,孩子们默默地眺望着家的方向。

  爱与责任。

  岁月静好,我来为你负重前行。

  岗总得有人站,国总得有人守......

  王亮的思绪正飘扬着呢,主持人就开始提问题了。

  “我想问咱们的王师长和亚宁一个问题,父亲是军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主持人是个睿智的姑娘,进入京城卫视没几年,就已经成为主持人当中的中流砥,可见其主持功底之深厚。

  王亚宁笑着看了看哥哥,道:“二哥,要不你先来?”

  “好。”王卫东马上就是奔六十岁的人了,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还颇为畏惧地偷瞄了眼老爹,看得出来,对自己的这个父亲,他还是蛮害怕的,即便现在都是师长了,还是怕。

  看王卫东的表情,王亮就知道这小子在想什么,于是鼓励道:“有啥说啥,实话实说,讲真实体验。”

  “是!”

  听到老爸的话,王卫东犹如接到了命令一般,蹭地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把主持人给吓了一跳。

  没办法,多年的军旅生活形成的条件反射。

  再者说,王亮同儿子说话都是不自觉的下命令似的......

  “我就说几件比较有趣的事情吧。”有了老爸的指示,王卫东组织了下语言,索性找几个难忘的经历讲讲。

  “我记得那是六四年,父亲在边防海岛工作,我、大哥,还有母亲到海岛上随军。那个时候已经有一年多没有见到父亲了。”

  王卫东继续道:“参谋叔叔说我父亲下团了,于是母亲就带着我们兄弟两个收拾屋子。因为家属随军,所以又分了一个更大的房子。”

  “记得第二天早上,有人敲门,我跑过去把门打开。站在门口的是我父亲。因为太久没有见面了,当时才四岁,早就记不清楚爸爸长什么样子了,我就说了一句:‘叔叔,你找谁啊?我爸爸不在家。’”

  主持人问王亮道:“老首长,您还记得这件事吗?当时心里是怎么想的?”

  节目没有剧本,想到哪里说哪里。

  王亮没成想老二会提起这茬,当然,这么印象深刻的事情怎么会不记得呢?

  “记得,听到儿子叫我‘叔叔’,开始心里是很难过的,想哭,但我不能哭。因为我是丈夫,是父亲,更是一名军人,绝对不能哭!其实吧,军人都是这样的,没有办法的事情。选择了这份职业,对家人,更多的便是亏欠了。”王亮思索着,回道。

  “这也是让军人成为全社会最尊重职业的原因,肃然起敬。”主持人知道王卫东还没有讲完,便示意继续。

  王卫东敞开心扉,讲述着那属于自己的童年,难忘的:“当时的我傻乎乎的,因为从小就没有见过父亲几面,相处的时间十分短暂,对父亲的印象也不是很深。哥哥还好点,当时他已经七岁了,我适应爸爸花了很长的时间。因为海岛上到处都是军人嘛,白色的军装,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见到穿军装的就喊爸爸。真的是记不清楚爸爸长什么样子。”

  “海岛上专门给随军的家属们建了一所学校,我就在那里读书。每次开家长会的时候,我都会产生一种错觉,像是在开作战会议。因为参加家长会的清一色都是穿着军装的叔叔。”

  回不去的美好时光,王卫东越说,眼睛越亮。

  对于他来讲,你那是一段难忘而又宝贵的人生经历。

  时过境迁,他有了自己的孩子,孩子们也是生在长在部队大院,经历也是几乎相同的。

  王卫东也懂得了很多,也体会到了父亲照顾家庭的艰辛。

  很多话,很多旧事,一直想说,一直想拾起来,就是没有机会。

  这次的节目,是个不错的契机。

  王卫东想到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情:“小的时候爱玩,而且还特别淘气,学习成绩自然很差。有一件事情特别有意思,我数学考了三十几分,因为怕挨老爹的揍,没敢把卷子带回家。结果半夜了,参谋长的闺女,哦,她跟一样大,我的同桌,她来我家敲门,给我爸送我那张三十来分的数学卷子。”

  “结果呢?”主持人追问。

  王亮就在那里一直笑,没想到这臭小子还记得这些事。

  小女儿王亚宁听得津津有味,这些事情她还是第一次听二哥讲起来,新鲜的很。

  “结果,我被我爸打了个昏天黑地,要不是有我妈拦着,我可能要被揍死了。”王卫东哭笑不得地说道。

  主持人似乎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继续问道:“那个送卷子的女同学,就是参谋长的女儿,您没有找她算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