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229 家事大起底

0229 家事大起底

  “当然,第二天去学校后我就偷偷地把她的铅笔全都给弄断了。再后来......”说到这里,王卫东神秘地笑了。

  主持人被这个转折弄得有些着急,真是吊人胃口,王师长莫非参加了某点断章培训班?

  主持人追问道:“那后来发生了什么?女同学又去向老首长告状了吗?”

  “后来,她就成了我的女朋友,现在的妻子。”说到这里,王卫东一脸的自豪。

  主持人:“......”

  喂得好一手狗粮。

  王卫东继续。

  “后来就离开海岛读高中了。有段时间留起了长头发,一回到家,我爸就喊:‘你个小兔崽子,头发是怎么回事?把那些乱七八糟的给我剪了!不然就滚出去别不回来了’总之三天两头就要被父亲批评,‘连个被子都叠不好,今天叠不明白,别xx的吃饭了!’、‘我看这小子是没有出息了,照这个怂样,将来打起仗来肯定得要当汉奸的。’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们就自行脑补吧。”

  王卫东的话酸酸的。

  “‘吃饭都这么慢,干点什么能行?快点扒拉!’、你小子跟老子吹什么牛皮,枪都没有打过你跟我说这些。’还有,每当被父亲叫全名的时候都不敢动,吓得不行,那时候多半就是犯错误了......”

  王卫东打开了话匣子,说了很多,都是那泥石流般的父爱~

  “后来,印象最深的就是我考上军校,彻底要离开家的时候,父亲去码头送我.......”

  八十年代初的某一天,码头。

  母亲苏筱叮嘱着自己的老二,到了部队一定要注意身体,常给家里写信......

  作为父亲的王亮站在一旁,一言未发。

  快要上船了,王卫东突然喊了一声:“爸!”

  王亮:“啊?”

  王卫东:“敬礼!”

  王亮先是一怔,随后立正,还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看到向我敬礼的父亲,又想到我要离开这个家了,我鼻子酸了一下,眼泪刷地就掉了下来......”王卫东道。

  “或许,这就是军人家庭吧。”主持人点点头。

  二哥讲完了,下面该轮到小女儿了。

  “亚宁,老首长对你也是一样的严厉吗?”主持人跟王亚宁合作过很多次,是老朋友了,所以并不生疏。

  王亚宁道:“恰恰相反,跟两个哥哥不一样,爸爸对我格外地疼爱,而妈妈对我的管教则格外的严格。有时候会打我,会骂我,但老爸永远都是站在我这一边的,护着我,向着我这边说话,跟我妈说:‘哪有打闺女的,小女孩都是要宠着的。’”

  主持人一脸的羡慕:“没想到老首长还有这样柔情的一面。”

  “爸爸对我完全可以用宠溺来形容了,哥哥们考试成绩不好,肯定是要挨揍的,但是我考砸了回家,妈妈要打,爸爸都是拦着护着的。因为我是女孩,爸爸从来都没有骂过我。”王亚宁的脸上洋溢着幸福。

  在那个普遍重男轻女的年代,有这个一个疼爱宠溺着她的父亲,真的是太幸福了。

  要知道,在那个年代,女人为了能够给丈夫生一个儿子,续香火,那是拼了命地去生。

  女人,一点地位都没有。

  生下来是女孩子,养不起,甚至都能狠下心来扔掉。

  女孩,好像就应该是家里地位最卑微的。

  但在王亮家里,两个女儿,像掌上明珠一样,捧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都不知道该怎么去疼爱了。

  至于儿子,那简直就是欲打死而后快!

  典型的重女轻男,自行计算儿子们的心理阴影面积。

  不过在王亮抱上孙子孙女之后,就变了,一视同仁,对孙子孙女同样的宠爱。

  当然,在做人做事的教育上,绝对不会惯着。

  王亚宁继续道:“原则上家属是不能进入到司令部的,我十分好奇,就不停地磨爸爸,让他带我去看看。爸爸就同意了,他让我躲到他的车子里。经过司令部门口的时候,卫兵给老爸敬礼,老爸十分严肃的回敬。当时我就在捂着嘴巴偷笑,因为只有我知道就在几分钟前老爸还在家里跟老爸撒着娇,要晚上包个荠菜水饺吃呢。”

  王亮在一边乐得直笑,这些事情他都快忘了,没想到孩子们记得还这么清楚。

  现在听听,想想,真的是挺有趣的。

  老了,突然想想活不了几年了,还突然有些舍不得了。

  怕死了。

  当年在战场上就没有怕过,恨不得跟敌人同归于尽,可到头来,到了老,怎么就怕了呢?

  有了牵挂,不舍得。

  或许,没有人知道此时此刻这位即将九十六岁的老兵在想些什么......

  “如果是哥哥的话,老首长能答应吗?”主持人问道。

  “是我们的话屁股早就开花了。”王卫东忍不住替妹妹回答了。

  王亚宁又想起了老爸老爸的一些事情,继续道:“在外面,爸爸一向都是十分严肃的,常常绷着个脸,看上去脾气好像很暴躁。但实际上不是的,在家里爸爸对妈妈特别好。妈妈的腰不好,爸爸就给妈妈做按摩,回家早的时候就亲自下厨做菜,我爸做饭特别好吃。”

  “后来我想考艺术学院,妈妈不同意,说女孩子就应该找份安稳的工作,当过演员多苦多累啊,说什么也不让我考。是爸爸说通了妈妈,我知道其实他也是不放心的,但因为我喜欢,爸爸就无条件地支持了。”

  王亚宁又道:“大学放暑假回家,那个时候爸爸已经调回了海城,我跟着老爸去军营玩。正好碰上部队组织打靶,我说我想试试,爸爸二话不说就让警卫员校了把枪,并亲自教我打枪。”

  “实际上那是违反纪律的,后来我才知道,爸爸在会议上主动做了检讨,并主动申请了处分......”

  说到这里,王亚宁的眼睛里泛起了泪花。

  感谢命中让我遇到你,我的父亲,我的挚爱。

  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小情人,这话一点都不假。

  她从来都不敢去想,父亲有一天不在了,自己......不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