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230 父母在, 人生尚有来处; 父母去, 人生只剩归途。

0230 父母在, 人生尚有来处; 父母去, 人生只剩归途。

  0230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

  “父亲对于我的那份爱很特别,从小在部队大院里长大,从来都没有受过欺负。我记得刚刚开始拍戏的时候,爸爸已经退到二线了,他专门陪着我去剧组。我知道,他那是不放心。”

  世上只有父母好,有父母的孩子像块宝。

  谁说军人冷血,没有感情的?

  很多时候,只是不善于表达而已。

  天底下,哪个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

  军人更是这样,因为工作性质特殊,对孩子的陪伴太少,正是因为如此,才更觉得亏欠。

  那份爱,才更加地沉重。

  主持人哭了,她一定是想到了自己的父亲。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中华故事大会,让我们看看网友们有什么故事想要分享的。”

  调整好情绪,王亮主持人继续进行下一趴。

  大屏幕上显示着在节目组事先在微博上同网友展开互动的结果,每个人都有故事。

  网友幸福的小妮:“记得我刚结婚回娘家临快要走的时候,爸爸说:‘闺女,给你抓只鸡,是咱们自己养的,带回去吃。’说完爸爸就去抓鸡,等抓到了,又说:‘你们也不会杀鸡,我帮你们杀了吧。’,杀完爸爸又说我给剁了吧!我也没在意,都上车了,还没有看到爸爸,我有些着急,进屋一看我爸正在炖鸡,他回头对我说:‘闺女,我怕你不会做我给你炖好,你回去热热吃。’哭到昏厥过去。”

  网友自由自在:“结完婚回门的时候,在娘家找衣服,爸爸站在我身后说:‘别一次都拿走,衣柜一下子变得空空的,我心里难受。’当时就泪崩。”

  网友我是大姑娘:“跟爸爸因为一件小事吵架,当时也是心情不好,所以就一直顶嘴。爸爸也生气了,随手拿起一卷卫生纸就朝我扔了过来,没有砸到我我。我朝他歇斯底里地喊着:‘我讨厌你!!!’第二天听我妈说,爸爸晚上喝了很多酒,边喝边哭,醉了之后嘴里一直嘟囔着:‘闺女笑的时候最喜欢爸爸了,现在怎么能讨厌我呢?怎么能讨厌我呢?我不应该拿东西扔她啊。’现在我只想自己的爸爸好好的!”

  网友蝴蝶:“交了个男朋友,第一次带到家里去,爸爸拉着他一直喝酒,最后爸爸喝醉了。他拉着男朋友的手,说:‘如果有一天你不喜欢我闺女了,喜欢上别人了,请你一定不要骗她,你跟我说,没有关系,我去把她接回来。’呜呜呜——”

  网友打工一族:“闺女,没有钱跟家里说。别怕,累了咱们就回家。”

  ......

  网友们分享着自己的故事,很平凡,很简单,但就是看了就让人忍不住掉眼泪。

  催人泪下。

  王亮有些哽咽,有些话他想要说:“父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计回报去爱你的人。有时间就经常回家看看吧,毕竟你们长大了,父母也老了,就算回不去多打打电话也是好。当父母的没有不挂念着自己孩子的。”

  “打个电话吧,至少,你们还能打电话......”

  王亮长叹了一口气,中华故事大会,那就分享几个故事吧。

  尽管王亮的突然插入打乱了节目的节奏,但主持人并没有打断。

  就让温情飞一会儿吧。

  王亮道:“三名警察英烈的女儿和爸爸现场隔空对话,在场的铁血男儿们没有一个不掉眼泪的。”

  王亮记得,那是两年前的一个仪式,自己受邀出席,见到了英烈的遗孤。

  “骆春伟,1997年入伍,后考入公安海警学院。武警中校警衔,正营职警官。粤省公安边防总队北海市支队银海区边防大队电建边防派出所所长......”

  月20日上午11:37分,侨港镇码头上的一艘渔船着火,见火势不受控制,渔民连忙报警请求救援。

  接警后,边防派出所所长骆春伟立即带领官兵前往事故现场进行处置。

  “快拿灭火器,跟我上!”

  现场火光冲天、浓烟滚滚,着火的渔船被浓烟烈火团团包围。

  “快,你们几个疏散群众,你们,连接消防水带!动作快点!”骆春伟给自己的兵们下达着任务。

  但失火的渔船离岸边实在是太远了,消防水枪射程有限,根本喷不到。

  战士们本来想着把失火渔船拉近岸边灭火,没想到缆绳断了。

  当时电建港停泊了五百多艘回港避风的渔船,船上有将近五千名渔民,而着火的渔船正顺着风向朝渔港的方向漂移着,避风的渔船一旦被着火渔船引燃,必然会产生更大的火灾,给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造成更大的损失。

  骆春伟喊道:“去找三角艇来,我去把缆绳接上!”

  “所长,航道堵塞,三角艇根本就出不来啊!”

  火势不等人,骆春伟迅速脱下上衣蹬掉鞋子,用牙咬着一条缆绳就跳进了海里,并奋力向着火的渔船游去。

  “他不知道那样做有多危险吗?他是海警学院毕业的,他能不知道吗?”王亮捶着胸口,说着。

  骆春伟在把缆绳系在着火的渔船上后向岸上发了信号,几十人奋力拉拽,终于把上百吨的船体拉回岸边。

  消防官兵的水枪阵地猛烈射水,最终扑灭了大火。

  就在众人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派出所的战士发现所长不见了踪影。

  脱下的鞋子和衣服还在原地,人呢?

  一种不详的预感弥漫在心头。

  当天下午,潜水员在海底找到了骆春伟的遗体。

  王亮道:“我是海军,知道逆风在海里游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更何况春伟不是空着手,他咬着一根十几斤重的纤绳。那海水,不是干净的海水,混杂着泄漏的柴油,滚滚浓烟,刺鼻的鱼腥味,还有大块大块的淤泥浮在水面上。水性好的渔民都不敢下去啊,他去了!”

  骆春伟的老父亲闻讯赶来,看到儿子躺在那里,老人家忍不住和嚎啕大哭:“我的儿啊!我的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