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236 猫耳洞里过大年

0236 猫耳洞里过大年

  二零一八年的晚会无趣透顶,某宝的抢红包置入更是把年味彻底给冲淡了。

  或许节目的出发点都是好的,但表现效果差强人意。

  王亮并不认为自己同时代已经脱节了,每天都在学习,不断地适应新生事物,同王烁他们这些年轻人都有许多共同话题。

  归根结底,还是要接地气。

  春晚看不下去了,王亮索性在微博上开起了直播,分享下他印象中的新年,难忘的新年。

  本来以为不会有多少人,但王亮没想到自己刚打开没多久,就有近千人在房间里等候着了。

  平台的自动推荐更是让网友们源源不断地汇聚进来。

  没开直播前,评论区就已经聊得火热了。

  “哈哈哈,我说什么来着,就知道老首长肯定也觉得那些节目无聊,一定会过来跟咱们唠唠的。”

  “是啊,节目是挺无聊的。回想三十年前的春晚,朴素中带着亲切,1988年,广省分会场、黑省分会场、川省分会场。开场歌曲舞蹈是拜大年,那个时候是真的有年的味道啊,好怀念!”

  “如果可以,想回到那个年代,我仍旧记得,1988年是赵丽蓉奶奶第一次登上春晚,和那个济公,就是游本昌老师共同表演的一个小品,特别有意思。”

  “我也想起来了!开心麻花的那个常远,那时候才八岁,他还跟着他的爷爷上春晚说相声呢。”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白了少年头。”

  “唉,那个时候的人们心灵多么地纯粹干净啊,小舞台,别有一番滋味。现在的舞台场景是豪华了许多,但我觉得节目却没有过去出彩了。”

  “哎呀,大家别在那里感怀伤悲了,看老首长要说什么。”

  “对!2017,中国无战事,军人有牺牲。老首长刚才录的那个都给我弄哭了,讲讲军人是怎么过年的吧!”

  网友们七嘴八舌地讨论着,看得出来,他们当中有许多都是70后80后,不然也不会对三十年前的春晚记得那么清楚了。

  都是怀旧的人。

  翻看了先前网友们讨论的内容,王亮笑了,“朋友们,大家过年好啊。是啊,总觉得缺了点什么,老头子我也不喜欢看电视,就给大家讲讲以前是怎么过年的,我们的军人是怎么过年的。”

  “自卫反击战碰上除夕夜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我愿意同大家分享一下。”

  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十年间,大大小小的战斗数也数不清,边境的紧张局势直接导致即便是除夕夜也要留下大量荷枪实弹的战士驻守着。

  所以,也就出现了这样一幕。

  在猫耳洞里过新年。

  “来,大家先看看这几张照片,代入下。”王亮拿出一本影集,打开,把一张张老照片找出来。

  “这是当年的南疆前线,这是猫耳洞,年轻的士兵们,头戴着钢盔......”

  一身绿色军装的战士们在猫耳洞前张贴着春联。

  坐在猫耳洞的门口包着饺子,说笑着。

  上联是后方青春伴侣,花前月下话正甜。

  下联是前线热血男儿,血与火中战犹甜。

  横批自我牺牲。

  上联是炒菜少佐料诸君莫笑。

  下联是吃饭闻火药别有味道。

  横批战地餐厅。

  王亮颇为自豪地指着其中一张照片上的春联对网友们说道:“流血汗不惜牺牲一个我,尽天职但求幸福十亿人。这幅对联是我写的。”

  “毕竟这里是前线,在一个小时前这里还被炮击,条件非常艰苦。上哪去找专门的擀面杖啊,我们都是用炮弹壳来做擀面杖擀饺子皮的。别说,那玩意挺好用的,虽然简陋了些,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

  对于王亮来讲,对于参加过越战的老兵来讲,那是一段难忘的回忆。

  “这张照片是后来拍的,能够看得出来,饺子馅非常不错,有肉有菜。毕竟时间已经接近九十年代了,那个时候我们的物质生活已经有了非常大的进步。”

  王亮继续翻阅着那本年份久远的影集,出门在外,他总是会随身带着。

  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就会一个人打开翻着看看。

  “看看这一张,过年了,这是当时的成都军区给战士们发放的慰问品,每个战士都会有,国家怎么会忘记这群驻守边疆的勇士们呢?不会忘的。”

  “枪炮声代替了鞭炮声,坑道、帐篷、猫耳洞前,战士们能够吃上一顿过年的饺子。老山、扣马山、法卡山、云省边境、广省边境,那一座座只有代号没有名字的山野高地,洋溢着年味。”

  评论区。

  “照片里的军人们好帅好帅。”

  “看到用炮弹壳子当擀面杖的那张照片后泪目了,心里说不出来的酸楚。”

  “向当年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老兵们致敬!”

  “热血和青春洒南疆,向他们致敬!”

  “什么是兵,这才是真正的兵,这个才是中国军人。这是我这辈子过得最有意义的一个除夕夜晚,如果可以,我想在每年的除夕夜里都感受下当年老兵的历程。浓浓的年味,却有家不能回,坚守在阵地,那种心境,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体会得到的。”

  “老首长,这些珍贵的历史照片能够发到网上吗?我想洗出来放在办公桌上。有了她们,即便是有再大的困难我也不怕了,无所畏惧!”

  “老兵万岁!敬礼!新年快乐!”

  王亮接着说道:“三十多年过去了,现在我们又过了一个春节。朋友们,当我们沉浸在节日的欢乐气氛里时,不能忘记三十多年前有这么一群年轻人,在祖国南疆的阵地上,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捍卫着我们!”

  整理着装,敬礼。

  “过年了,在这里,我向在越战中牺牲的那些革命烈士,战友们致以崇高的敬意。当年血染的风采,今日忘星空,敬礼!春节快乐。”

  王亮在进行着属于自己,属于他们老兵的仪式,属于从他们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仪式。

  七八十年代的某个除夕夜里,兄弟们畅聊着。

  约定了许多许多,一点一点去兑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