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237 大年初一,《血染长空》上映!

0237 大年初一,《血染长空》上映!

  0237 大年初一,《血染长空》上映!

  大年初一。

  由周天投资,王亮提供剧本并担任主演,马小刚执导,玗石页做编剧的《血染长空》正式上映了。

  京城某影院。

  导演、编剧、演员以及剧组的工作人员们都到了,参加首映,也算是给电影刷刷票房。

  电影播放前,王亮瞥见坐在自己身旁的周天有些紧张,笑道:“周胖子,你小子有心事啊?”

  “没有,我能有啥心事啊。”周天故作淡定,恢复了以往大大咧咧的常态。

  “你小子啊,不说我也知道,担心票房成绩吧?”王亮一眼看穿。

  周天解释道:“哈哈,是有点,主要怕咱们没有钱拍越战老兵的那部戏,我觉得那个本子非常好,我和小刚看了后都哭得稀里哗啦的。那些‘受伤’的老兵啊,是需要好好治疗一下了。”

  黄红林的事迹改编成了电影剧本,投拍又要花不少钱。

  周天为此又犯了愁。

  《血染长空》虽然质量绝对上乘,但周天对这部电影真的没有抱太大的期望,毕竟抗战题材的电影票房一直都不愠不火。

  只希望不要赔的太惨就好了,毕竟投进去了4000万,当中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周天个人出资的。

  如果这部电影颗粒无收,那下部戏拍起来可就有些艰难了。

  这些战争题材的电影一向被投资人不看好,因为常常闹个颗粒无收,所以很难注入资金。

  再者说,这大过年的,谁会愿意到电影院看抗战片。

  毕竟近些年来抗战片都被玩坏了。

  “你小子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吧,不会扑街的,首日票房起码得十个亿嘛!”王亮笑道。

  周天哭笑不得,打死他都不相信会有这样一个成绩。

  看看院线大年初一的排片,《捉鬼记2》、《华人街探案2》、《西游记女儿国》、《熊出没》、《祖宗十八代》......

  大牌云集,这才是票房的号召啊。

  首日票房能有个一亿,周天就觉得自己能够含笑九泉了,不,八千万也可以。

  当然,不仅仅是周天抱有这样的看法,很多圈内人士也是相同的观点。

  毕竟这部电影启用的演员都是新人,虽然有‘网红’王亮做主演,但是根据血淋淋的历史经验来看,希望是不大的。

  圈内大佬的票房预测接踵而至。

  “从排片来看,目测上映首日2500万票房。”

  “《血染长空》这部电影排在贺岁档,无疑会败得一塌糊涂,如果在年前上映或是三月份上映,成绩一定会好些。姑且2000万吧。”

  “抗日片,干嘛不拍电视剧啊,钱烧的吧。抗日电影向来是没有市场的,估计首日几百万的成绩,然后就被撤下来了,总之我是不会花钱去看的。”

  “......”

  大佬们清高自傲,直言不讳,总而言之就是不看好。

  正说着呢,《血染长空》开始了!

  开始的场景是1902年,日本东京。

  张子祥(张怀民的父亲)在日本士官学校步兵科学习。

  日本学生一贯看不起中国学生,到处找麻烦。

  “嘿,支那猪!你,过来!”

  一天,坂垣征四郎,也就是那个后来任侵华“中国派遣军总司令”的老鬼子,他向张子祥寻衅。

  板垣征四郎从四岁起,他的祖父就亲自教他学习汉学。

  尽管自幼学习中国文化,深谙中国民情风俗,而且能够讲一口流利的汉语。

  但他对中国人狐假虎威,经常欺侮中国学生。

  时年二十七岁的张子祥,北保市武备学堂武术教官,武艺高强,看不惯不可一世的坂垣征四郎很久了。

  张子祥来到坂垣征四郎的面前,日本学生们嬉笑着,又有好戏看了。

  两人面对面的时候,场景有点搞笑,张子祥比坂垣征四郎整整高出一头。

  “真爸爸听话啊,我的中国儿子。”坂垣征四郎哈哈大笑着。

  土肥原贤二、冈村宁次、安藤利吉等在日本军界被称为荣耀的十六期的老鬼子们都在一旁兴致勃勃地看着,笑着。

  张子祥可不客气,架势没有拉开,一句废话都没有说,出手揪起坂垣征四郎的耳朵,在众人不可思议的注视下,把这个家伙给活活扔了出去。

  “啊——我的耳朵——啊——”

  因为用力太大,坂垣征四郎的耳朵被抓落一块。

  坂垣征四郎痛苦地哀嚎着,自此,他的耳朵就落下了残疾。

  ......

  时间跳转到1931年,坂垣征四郎与石原莞尔共同策划“九一八”事变。

  因为当时东北军实行不抵抗政策,未放一枪一弹便撤离东北,所以一万人鬼子打得二十万东北军屁滚尿流。

  九一八事变后,坂垣征四郎下了一道密令,派人四处打听当年撕烂自己耳朵的张子祥的家住在哪里,他怀恨在心,想要报复。

  故事由此正式开始。

  九一八事变后,张怀民(张子祥的儿子)和同学们心急如焚,寝食难安,他集合同学们乘车跑到南市去参加抗日大游行。

  张怀民,他从小就跟着自己的父亲学习武术。

  强健的体魄,军人的气质,报国的精神。

  这些东西都没有落下,是父亲的传承。

  在这样的家庭中成长的张怀民,把自己个人的命运和家国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

  1931年,9月28日,南市、沪市两地学生上万人,冒着瓢泼大雨跑到国民党中央党部去请愿。

  大佬们都搂着女人玩得不亦乐乎,纸醉金迷,忘乎所以,哪里顾得上搭理那些穷学生。

  吃了闭门羹之后,学生们随即又跑到外交部去请愿。

  “抗日!”

  “抗日!”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收回东三省,把小日本赶出中国去!”

  年轻的学生们嘶吼着,恨啊!

  那个年代的家国仇恨,描摹得淋漓尽致。

  恨啊!

  “同学们,冷静啊,你们一定要克制啊,不要着急~国联正在出面调停,问题一定会解决的。同学们,你们当前的任务是学习,是学习~”

  敷衍的外交辞令传到学生们的耳朵里,是显得多么的无力和苍白。

  愤怒,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