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253 战争和女性

0253 战争和女性

  第一次到麻栗坡烈士陵园,二零零四年清明节。

  第二次到麻栗坡烈士陵园,二零零六年清明节。

  第三次到麻栗坡烈士陵园,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九日。

  第四次到麻栗坡烈士陵园,二零零九年清明节。

  之后,母亲便同赵占英失去了联系。

  之后,老人家就再没有到过麻栗坡烈士陵园。

  不再2004年,母亲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引起了社会媒体的广泛关注,那场景,震撼了当时的整个中国社会,包括军。委。

  撕心裂肺的老母亲经过媒体的广泛报道,这才让全社会意识到还有这样一个群体。

  才意识到她们还在痛着。

  烈士的亲属该如何去扫墓?

  那个年头,当兵扛起打仗,有几个是出生在富裕人家的,不都是苦出身,都是贫寒人家的子弟吗?

  相隔万里,麻栗坡,中越边境的小县城,该怎么去烈士陵园。

  一阵反思过后,中国民政的优抚格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必须要帮!

  麻粟坡烈士陵墓园埋葬着九百五十七位在越战中牺牲的烈士,其中有三十位烈士的家属因为种种原因从来没有来过。

  不可思议!

  震惊!

  捐款和物资络绎不绝、源源不断地从全国各省市寄过来,赵占英老母亲的生活水平得到了极大的改善。

  前前后后近六十万元的善款,让这个家从贫困中彻彻底底地挣脱了出来。

  人性的光辉由此闪现,而在不知不觉中,人性的黑暗面也在渐渐逼近。

  生养了一群好孩子啊。

  赵占英的兄弟姐妹们,如狼如虎的一般把善款分得一干二净。

  物资,挑挑拣拣,只有他们都看不上的才会留给老母亲。

  分钱,为了分钱能够大打出手,打得鸡飞狗跳,打得鸡犬不宁。

  每每是捐款的人前脚刚走,继而硝烟弥漫的战斗便开始了。

  好孩子啊,兄妹情深啊。

  生儿养女,一辈子。

  每每,现实总是把理想主义者打击到崩溃,这就是惨淡的现实。

  烟尽了,王亮又给赵占英续上了一支。

  “抽吧,这多着呢,带的足足的。”王亮拍了拍自己身旁的那一条烟,说道。

  曾经热热闹闹,和和气气的家,只剩下了老母亲。

  烈士的兄弟姐妹们都已经搬到了楼房里去住了。

  老母亲能有什么办法?

  二零一零年难道她老人家就不想去麻栗坡吗?

  二零一一年的清明节,老人家是怎么捱过来的?

  二零一二年的清明,在家烧几张纸钱就算了。

  二零一三年,收到了一笔善款,本想趁着最后一口气去趟麻栗坡,再看看小四,但马上就被好儿媳们给搜刮走了。

  二零一四年,老人家每况愈下,已经无法走动了。

  ......

  二零一八年,因为没有路费而不能动身,因为疾病而不能动身,因为儿女们的‘精心’照料而不能动身的老母亲走了,去世了,将同自己唯一的儿子在天堂相见。

  王亮盘坐着,久久说不出一句话,他不知道,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对赵占英烈士说。

  当爱心喂了狗的时候,能怎么办?

  “儿郎碧血洒边疆,慈母空望二十载。阴阳相隔千里远,日日暮暮锥心泪。元夜慈母驾鹤去,母子连心终团圆。子孙愧对英烈魂,唯留世间空叹惋。”王亮哭了又笑了,有的时候死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占英,你放心,老兵基金已经成立了,悲剧不会再发生。”

  老来话痨的王亮迟迟说不出一句话来,没脸,有什么脸去说。

  又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老首长,是将军呢?

  配得上吗?

  老兵基金,定点援助,无关人走开,不,是滚开。

  赵占英的悲剧绝对不能再度上演,这种痛,一次就够了,一次就好了,再也不要了。

  带着羞愧,王亮起身,夜色之下,好像抓到了一张布。

  打开手电,看了看,的的确确是一张白布,上面写着一串串密密麻麻的黑字。

  标题是:吻你,我不惊醒你。

  “吻你,我不惊醒你,这片和煦的土地是这样安宁。墓碑前我默默的注视着你,

  我知道尽管这座坟茔只是生命的缩影,但那巍然屹立的英灵却是一个个不倒的躯体。

  吻你,我不惊醒你,这片热红的土地是这样的安静。墓碑前我轻轻的抚摸着你,我知道这排排石碑再不能复苏,但那魂系南疆的每一个英灵却在这里永垂。”

  王亮朗读着,他已经知道,这是牺牲在越战中的军人的妻子写下的。

  吻你,我不惊醒你。

  这片褐色的土地是这样的肃静。

  墓碑前我紧紧的拥抱着你。

  我知道我们今生的梦还没有真正实现。

  但为和平而战,死与生你都会那样坦然。

  吻你,我不惊醒你。

  这座正义鲜血染红的长城是这样的悄静。

  墓碑前我给你一个深沉的吻。

  我知道尽管你再不能感受到那炽热的爱。

  但你却没有一点忧伤和惆怅。

  读着读着,王亮的眼睛里泛起了泪花,怎么就这么催人泪下呢,眼泪怎么就这么容易掉下来呢。

  凭什么,凭什么牺牲的就得是他们。

  凭什么,凭什么她们再也见不到自己的丈夫了?

  【吻你,我不惊醒你】

  这片五湖四海英灵再生的土地是这样的沉静。

  墓碑前我的心在呼唤着你。

  我知道尽管我们再不能同床共叙。

  但爱的神灵却永远同我们在一起。

  吻你,我不惊醒你。

  这片和煦褐色、正义的土地是那样的壮丽。

  是你们破碎的躯体装饰了她。

  是你们的热血灌注了她。

  我知道尽管你们再不能亲临其境。

  但历史的丰碑上却永远铭刻着你们的伟绩。

  吻你、我不惊醒你。

  在这边陲小镇将烙下一个普通女性永恒的长吻。

  为祝福你在这里静静地安息。

  吻你,我不惊醒你。

  不惊醒你……不惊醒你……不惊醒你......

  王亮知道,王亮熟悉,这首歌由烈士的遗孀创作。

  1987年的清明节在老山战区麻栗坡烈士陵园,这首诗歌的全文被写在一条白布上,摆放在烈士陵园里,让来陵园祭奠的烈属们共同吊唁,很多人看后泣不成声。

  如今,白布越来越多,诗歌流传的也越来越广。

  【赵占英烈士的母亲赵斗兰女士于2018年3月2日凌晨2点在云南省嵩明县家中病逝,享年90岁,谨以此章做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