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254 你们活在我们的心中,我们活在你们的事业中

0254 你们活在我们的心中,我们活在你们的事业中

  0254 【你们活在我们的心中,我们活在你们的事业中】

  烟一支接一支,话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面对着每一座墓碑,王亮的脑海里总是能够浮现出他们年轻时候的模样来。

  一个个穿着绿色的军装,清秀而不失威严。

  可是他们的人生历程才走了不到一半,就牺牲了,王亮替他们感到惋惜。

  “这盛世如你们所愿,你们倒是爬起来看看啊。”

  王亮猛吸了一口烟道:“我知道,我知道在这一座座坟茔里,倒下的只是你们的躯体,你们的精神、你们的灵魂,在人民的心中还活着,永远都活着!活在祖国的南疆、活在亿万人民的心中,活在祖国的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你们,与日月同辉,与山河共存!”

  就这样,王亮,孙为民还有周天和马小刚,不知不觉间,他们在麻栗坡,在烈士陵园,陪伴了兄弟们一整个晚上。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高楼大厦、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但同为老兵,想想弟兄们还躺在这里,心里就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天亮了,当太阳冉冉升起的时候,光辉撒照在大地,山间的浓雾开始散去,麻栗坡烈士陵园旁边的树林里传出阵阵的鸟鸣声。

  叽叽喳喳,婉转而又凄凉。

  王亮提议道:“我建议让咱们剧组的演员、工作人员,所有人,都到这里来看看,转转,感受一下这种气氛。”

  王亮觉得,只有到了麻栗坡,到了烈士陵园,看着那冰冷的墓碑,和那一张张稚气未脱的面孔,才能真正体会到那种复杂的情感。

  陈光跃,云省陆良县人,解放军35001司令部排长,中共党员,1980年入伍,1984年9月30日牺牲,荣立三等功。

  李荣贵,云省永胜县人,解放军分队战士,共青团员,1981年1月入伍,1981年5月21日牺牲,荣立三等功。

  陆祥华,黔省松桃县人,解放军分队副班长,共青团员,1982年1月入伍,1984年4月28日牺牲,荣立三等功。

  孙恩广,鲁省齐河县人,解放军分队连长。中共党员,1973年1月入伍,1984年4月28日牺牲,荣立三等功。

  ......

  九百三十七块墓碑,九百三十七名烈士,九百三十七个朴素而由不失真实的故事。

  王亮觉得,剧组的工作人员们只有了解了这些,才能创作出一部经典完美的影片。

  一部同《血染长空》相媲美亦或是超越的作品。

  “老首长,我正好也有这种想法,应该来看看,必须来看看。现代人活得太安逸了啊,少了点东西。从这里能够找到,拾起来。”马小刚表示赞同。

  “站在这里,我能看到我的兄弟们,付跃华、赵常景、段国贵、侯玉荣、耿光爱、冯朝柱、李加力、毛绍平、杨建勋、申建益......十七岁、十八岁、十九岁,大好年华,人生的乐章不过刚刚开始奏响,还没有进入高潮,就结束了,倒下了。”

  孙为民早就已经泪流满面,不是矫情,当踏上这片热土的时候,他这个老排长就已经忍不住了。

  怎么可能忍得住?

  这片伤心地,该死的鸟儿在林子里叫着,那声音,让人心碎,稀碎稀碎的,就让人想哭,哭得死去活来,哭他个昏天黑地。

  王亮拍了拍孙为民的肩膀,能理解,能理解。

  不是打过越战的老兵,出不了这个熊样。

  因为种种原因,一年只能来个一两次,哭吧,有什么憋屈的就都哭出来吧。

  没人会笑话咱们,因为咱们是老兵,打不死的老兵。

  上午八点多,太阳已经高高升起,三三两两的老人步入烈士陵园。

  身着65式军装,没有军衔标识。

  四个兜的是老干部,两个兜的是老兵。

  帽徽是五角星,领章为两面红旗。

  他们都是住在本地的老兵,如今也没有什么可忙的了,公交又是那么便利,基本上天天过来。

  带上茶叶和烟叶,坐在老伙计老兄弟们的墓碑旁边,聊上几句。

  老人老人,老了就喜欢唠叨,念叨念叨以前的事情。

  儿女们都不愿意听,老伴也听烦了,索性就和老战友们聊聊,也省得他们会寂寞。

  阳光照射在高约十五米的革命烈士纪念塔上。

  主席生前所题写的【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八个烫金大字是那么的耀眼。

  背面是朱元帅题写的【你们活在我们的心中,我们活在你们的事业中】,同样的烫金大字,整二十个。

  在纪念塔的左右两侧,各树立着一块用大理石镶刻而成的纪念碑。

  碑文,是烈士们的英雄事迹。

  纪念碑下侧建牌坊一座,流檐飞角,雕龙画凤,立着石狮一对。

  年轻人可能会觉得不屑,但是他们,从战火硝烟中走过来的老兵们,格外珍惜这荣誉。

  那分量,不是现在的年轻人们能够体会得到的。

  触景生情,孙为民忍不住说了起来,“以前都是清明节的时候过来,那一天,铺天盖地的花圈,人山人海,惊天动地的哭声。泪打湿了衣服,湿了墓碑,湿了陵园,汇聚成江海。难以掩饰的悲痛,一条鲜活的生命啊......”

  到底是一种什么滋味。

  子弹无情地扫射过来,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战友的胸前被打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

  炮弹就更冷血残酷了,一个鲜活的生命完成的躯体,生生就被剥夺走了。

  断臂横飞。

  那场面,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啊。

  这也是孙为民,这个老排长,曾经冲锋在最前面的基层军官难受的原因了。

  清明时节泪纷纷,满园哀声哭断肠。

  借把墓碑做亲人,烟洒金钱满碑旁。

  就在王亮一行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穿着07迷彩的中年人急匆匆地跑了过来,“首长好!”

  “子培?”

  “是我,首长,您还记得我?”听见王亮一口就喊出了自己的名字,张子培显得十分激动。

  “记得,怎么可能不记得呢?1995年,退伍安置,放着党政机关、事业单位,那么多待遇优渥的岗位你不去,写下到麻栗坡烈士陵园工作的申请书。都以为你是一时头脑发热,可谁承想,一干就是二十三年,我怎么可能会不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