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256 老山主攻团

0256 老山主攻团

  一代人影响着又一代人,这便是传承。

  共和国的军人浴火重生,从新兵到老兵再到新兵,新鲜的血液不停地注入,铸就了中国军魂。

  张子培让王亮感觉到欣慰,他选择了一条少有人走的路,路途漫漫,坎坷不平。

  寂寞和孤独接踵而至,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诱惑也很多。

  但想想长眠在这里的老兵,看着麻栗坡的那条老路,还有庄稼地,都有他们的影子。

  四十年前的夏天,年轻的共和国军人们,谈笑风生,忙碌着。

  像王亮他们这样的老兵,是怀旧的人,在剩余为数不多的日子里,来缅怀岁月。

  把他们的岁月,他们的光阴,以影视剧的形式呈现给后人,这边是一个民族和国家的底蕴,不可估量的财富。

  王亮沉默了几分钟,转而问张子培道:“每天就是清除杂草、打扫卫生,当有社会团体来祭奠烈士的时候,你就跟在主持祭奠仪式的老兵身后面提着录音机和喇叭,然后准备笔墨纸张,等老同志写几幅挽联。日复一日流水化的作业,大好的时光,燃烧在这里,你甘心吗?或者说这跟你最初的理想契合吗?”

  王亮想从老兵这里得到一个答案,打扫卫生,做些枯燥零碎的工作,微薄的薪水,这就是他的理想吗?

  要知道,跟张子培同期安置的军人,有几个都在县里当到了处级干部。

  “首长,您还记得张大权副连长吗?”张子培并没有直接回答王亮的问题,而是道出了一个人名。

  或许,他觉得王亮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就会理解自己的选择。

  王亮没有说话,当‘张大权’三个字传到耳朵里的时候,一段尘封的记忆被揭开。

  1984年4月28日,老山主峰。

  时任陆军第14军40师118团2营5连副连长的张大权率领连队在拿下二号阵地和五十二号阵地后随即带领突击队从正面向老山主峰发起了猛烈进攻。

  第14军40师118团又有一个格外响亮的名字,老山主攻团。

  主攻团,战斗打响后要冲在最前面的,死人也是最多的。

  熟悉军史的,都不会不了解这样一段,1984年4月28日的凌晨,解放军部队突然对老山主峰的越军阵地发起进攻,不到六个小时,就占领了老山主峰。

  此消息一经,全国都沸腾了,举国上下欢庆。

  在那个拥军的年代里,老山主攻团,是英雄的存在。

  “我们的任务是攻击老山主峰阵地,一排担任主攻,二排助攻,我带重火力负责支援和掩护。战斗打响之后互相掩护,交叉组织进攻,尽量减少伤亡。都听明白了没有?”张大权再次向班排长说明任务。

  “明白!”

  “明白!”

  “明白!”

  异口同声的回答格外响亮。

  张大权看了看身旁的兄弟们,他知道,会有很多人回不来的。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战斗打响后,突击队的战士们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进攻,因为进攻突然且猛烈,猝不及防的越军不得不收缩阵地,想着借助自己提前挖好的坑道进行抵抗。

  “快!占领第一道战壕,迅速巩固!动作快点,快点!”

  说是负责提供火力支援和掩护,战斗打响之后,张大权便冲到了最前面。

  在占领第一道战壕之后,突击队便向第二道战壕发起了进攻。

  而就在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

  老山主峰实际上是由南北两个山头组成的,北高南低,而从地图上来看,老山主峰只有南面一个山头。

  南北两个山头有一片长约一百米的凹地,突击队战士发起进攻,必须要经过那片长百米的凹地。

  这便成了北面山头上越军的活靶子。

  见突击队战士进入到了凹地,越军把轻重武器都给搬了出来,一通狂扫,还有炮击,明暗火力疯狂射击。

  顷刻之间,七名突击队员当场牺牲。

  南面山头的越军缓过劲来,又从坑道里工事下面爬了出来,策应北面山头的部队对突击队进行前后夹击。

  一时间,突击队员们被压制在凹地里,根本无法组织有效的还击。

  “二排长,你务必牵制住南侧山头的火力!”

  “是!”

  “通讯兵,联络指挥部,让炮兵对北侧山头实施炮火压制!”

  就这样,第一次进攻以失败而告终,张大权的腿也在进攻的过程中被的敌人的炮弹炸伤,血流不止。

  顾不上止血包扎,忍着剧痛,张大权又组织了第二次进攻。

  在无座力炮、重机枪、火箭筒的掩护之下,突击队员们又一次发起了冲锋。

  张大权抱着一支轻机枪,还是冲在最前面。

  不是拍电视剧,没有任何的主角光环。

  刚冲出去没有十米,张大权的左手手腕就被流弹给射穿了,左手耷拉着,只需要轻轻一拽,就会掉下来。

  这个场面,每一秒都会有战友在自己身旁倒下,爆炸声震得耳朵都要聋了,根本感受不到疼痛,几乎已经麻木了。

  军人的血性也上来了。

  左手没法用了,张大权干脆把机枪背带挂在脖子上,然后用右手臂夹住机枪继续进行射击。

  第二道战壕艰难的拿了下来,突击队伤亡惨重。

  阴险狡诈的越军没有闲着,他们见突击队进攻猛烈,退回到坑道和工事里,用电台呼叫炮兵,要求对主峰阵地实施炮火覆盖。

  密密麻麻的炮弹砸了下来。

  有一个战士的腿和胳膊没了,被炸飞了,血瞬间就流成了一沟。

  “啊!我的腿!我的腿!给我一枪,求求你们给我一枪!”

  有的战士直接被炸得血肉模糊,爆炸所产生的巨大气浪裹挟着横飞的弹片和漫天的烟灰还有血雾。

  能让人陷入到绝望之中,或许,这便是地狱吧。

  刚刚哀嚎着请求战友给自己一枪的那个战士已经断了气,可他的眼睛还没有合上,表情是痛苦的狰狞的。

  阵地被烟雾彻地给淹没了,战士们的耳朵嗡嗡直响,大脑里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了,只想躺下来休息一会儿,缓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