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257 生命跟时代的崇高的责任联系在一起,你就会感到它永垂不朽。

0257 生命跟时代的崇高的责任联系在一起,你就会感到它永垂不朽。

  0257 生命,如果跟时代的崇高的责任联系在一起,你就会感到它永垂不朽。

  张大权的处境十分糟糕,他的腹部被横飞的弹片给划破了一个洞,肠子和鲜血从伤口处喷射而出,场面十分血腥。

  这种情况,纵然他这个经验丰富的副连长也是从未遭遇到过的。

  不过张大权没有太多的犹豫,忍着剧痛,寻找个隐蔽的地方坐下。

  用手把流出来的肠子又生生给塞了回去,然后从军装上撕下一块布条,把伤口给缠住。

  鲜血很快就把布条给渗透了,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

  张大权管不了那么多了,必须得先把突击队员们撤下来,不然损失会更加惨重。

  见到解放军撤退了,小人得志的越军们又从坑道和工事里爬出来,用中国话叫嚣着。

  “中国佬,大草包,被打惨了吧。”

  “怂货,中国佬。”

  “中国佬,有本事冲上来啊。”

  “哈哈哈,再来啊,炸死你们。”

  “滚下山去吧。”

  “中国佬不敢往前进攻了!”

  越军挑衅似的叫嚣着,并且把突击队阵亡烈士的遗体往山下扔。

  突击队员们怎么可能忍受得了,当看到被炸得血肉模糊的战友遗体从山坡上滚落下来的时候,都恨不得冲上山头去同越猴子同归于尽。

  “我艹你xx。”

  “死猴子,有种的给老子滚下来!拼刺刀!拼格斗!”

  “我跟他们拼了,狗日的,谁怕谁。”

  “老子不活了。”

  看着壮烈牺牲的战友们就这样被从山上扔了下来,突击队员一个个含着热泪,忍不住要冲上去跟越军搏命。

  “都给老子回来......呲。”看到这种情况,张大权连忙命令突击队员们回来,但因为用力太猛,小腹传来阵阵剧痛。

  血还在往外渗,稍有不留神,肠子又要流出来了。

  战士们这才发现连长的异常,连忙上前把张大权给搀扶住,“连长,您没事吧?”

  “我告诉你们,咱们5连的历史上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草包!我们这一代人也决不当草包!”

  “现在,我张大权愿以死相拼,带着你们做最后一次进攻!”

  “活着,我们就站在主峰上!”

  “死了,我们也要躺在主峰上!”

  “我们今天就是要和狗日的越南人较量一下,看看哪个狗日的是草包!看看哪个狗日的是怂货。”

  “弟兄们,跟我冲!”

  稍作调整之后,张大权又率领突击队员们发起了第三次进攻。

  尽管已经是伤痕累累,每一个战士的身上都负了伤,但他们还是那么勇猛。

  “记住,只要军旗不倒,冲锋就不能停止!”

  一面军旗,千疮百孔的军旗。

  旗手一个接一个地倒下,但军旗依旧屹立不倒。

  枪林弹雨,张大权的右腿和头部相继中弹,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那面军旗,倾斜着,旗杆已经插入到土里了。

  旗手死死地抱着旗杆,脑袋耷拉着。

  子弹不时打到他的身体上,不过并没有什么反应。

  好像,这个世界同他没有任何的关联。

  旗手的胸前已经被打烂了,脸上也镶嵌着数不尽的弹片,看样子是手榴弹近距离爆炸所导致的。

  但他没有倒下,稳如泰山般地支撑着军旗。

  后来,战友们冲了上来,拿下了老山主峰阵地。

  因为部队在战备训练期间是封闭的,书信和电报一概都无法发出。

  所以张大权牺牲前的半年时间里,家里就没有收到任何与他有关的消息了。

  前线战事紧急,听广播里讲战斗打得激烈,天天都会有军人牺牲。

  妻子日日夜夜的担心,提心吊胆的,时不时的就得跑到大队里去问问,看有没有丈夫寄回来的信件。

  但每一次都是无功而返。

  战后,中央军委授予张大权一级战斗英雄称号。

  作为主攻团的一级战斗英雄,在张大权牺牲的第二天,报纸上就刊登出了他的英雄事迹。

  当妻子看到报纸上那一行大字的时候,直接就晕倒了过去,醒来之后便是不停地哭,不停地哭。

  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丈夫再也回不来了。

  几天后,部队上来人了,接烈士的遗孀去参加追悼会。

  那年,烈士的儿子不过七岁,女儿不过三岁。

  那个年代的人普遍记事比较晚,儿子对于父亲还有点模糊的印象,至于女儿,一点都不记得了,只能通过照片,来缅怀父亲,英雄父亲。

  在清理张大权的留下的物品时,5连的战士们发现了张大权的一张欠条。

  七百元人民币整。

  连队的战士们都哭了,哭了个稀里哗啦。

  原来,部队生活水平差,战士们的营养跟不上,分管后勤的副连长张大权就经常买些罐头来给他们改善伙食。

  战士们要掏钱,张大权就说这钱是连队上出的,大家伙尽管放开了吃,不够还有,不用担心钱的问题。

  原来,他用的是自己的钱,不仅仅是津贴,竟然还借了钱。

  战士们偷偷地把欠条藏起来,准备筹钱来替连长把账还上。

  但当嫂子来到部队,得知这一情况后,以死相逼,从两千元的抚恤金中把拿钱把欠下的账给还上了。

  “和张连长相比,我的工作再怎么辛苦再怎么枯燥都不值一提。至于理想......”

  站在英雄纪念碑前,张子培指着那一排排墓碑继续说道:“烈士们有着别人无法相比的宽广胸怀,他们明明知道投入到战争中去就意味着一定会有流血一定会有牺牲。他们更清楚,自己牺牲了,亲人更要承受百倍千倍的痛苦。可是他们还是冒着枪林弹雨,义无反顾地冲上了高地。这就是他们的理想,他们把这一切都看成是自己为国家为人民作出的应有奉献。”

  “我觉得这句口号一点都没错,‘亏了我一个,幸福十亿人’

  望着英雄台,也就是张大权墓碑的位置,王亮说道:“张大权是一个好军人,但他绝对不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他亏欠妻子和孩子们的实在是太多了。”

  对于张子培,王亮送给了他一句话,出自于俄国著名作家车尔尼雪夫斯基的名言:“生命,如果跟时代的崇高的责任联系在一起,你就会感到它永垂不朽。”